梦远书城 > 寄秋 > 黄袍霸商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十


  扑地,鹰啸声划过,长长的蛇影是猛禽的腹中飨,她们在上空中展现雄姿,弱肉强食是亘古不变的定论。

  “他死了,所以你再嫁人,这不是很讽刺吗?可见他在你心中毫无分量,你对他的感情只是笑话一场。”乔灏在静默了好一会儿后,语气尖俏的一讥。

  佟欣月没动,却让人感觉她的心在呜咽。“你不懂,我不嫁就真的要失去他,她……不许我哀悼他。”

  “他?”指的是谁,她有名无实的丈夫?

  “太子妃只能有一个,就算是死也是她一个人的,旁人不准私占,不论在心里或是记忆里,全部要拔除。”蛮横至此。

  太子妃……马玉琳?!

  “所以那个他是她?”

  难道是马玉琳逼她嫁人,乔灏很震惊。

  佟欣月苦笑,简单的说出实情,“我若不抢先一步嫁人,就要被她逼得嫁给个老太监。”这么荒唐的事,也只有那骄纵的女人做得出来。

  乔灏咬牙,对马玉琳更是深恶痛绝。

  “我爱他,却不能爱他,这种感受你能体会吗?明明我们的缘分就在眼前,可是莫名其妙的断了,连看他最后一眼都得偷偷摸摸,像见不得人的偷儿,有谁问过我不能再爱了该怎么办?”她想爱却无人可见,她所爱的人安静地躺在棺木里,对她奔流的眼泪视若无睹。

  “月儿……”她竟是这么无助……乔灏伸出手想给予安慰,但是他的手是颤抖地,停在她如丝发梢旁不敢抚摸,悄然屈指收回,放在大腿侧握紧。

  原来,她对自己的感情从未变过,至今仍深爱着,她的爱停不下来,可是同样令她痛苦不堪,找不到出口宣泄的她内在会崩坏,随着那具早腐烂的尸身一起腐化。

  他能为她做什么?

  或者说,他该做什么?

  以乔灏的身分再爱她一次吗?

  一时之间,他惆怅了,竟无力探究对她的感觉是爱还是同情,抑或是负了她一生的愧疚。

  或许都有吧,而以为早已放下的爱,应该仍旧还存在。

  “所以,你不要再撩拨我了,我的心再也没有付出的能力,它死了,不再跳动。”她凉透的手放在左胸,感受不到温度。

  “如果说不是撩拨呢?我想要你的心再活过来。”他倏地将大掌覆盖她手背上,发狠地抓紧。

  佟欣月神色木然地望着交迭的双手。“难,很难,比登天还难,你能令死人复活吗?”

  能。他在心里头回道,乔府的大少爷乔灏便是死而复活。“你知道男人是禁不得激的。”

  她不看他,眼神茫然。

  “佟欣月,我要你的心。”深吸口气,他以乔灏的身分宣告。

  年少的爱经过时光的淬练,变得更加坚韧肯定,如果她如今是幸福的,有夫有子,他会祝福她……辈子不来打扰,但在知道她为了自己吃了那么多苦,对他的感情始佟没有淡忘,他再也控制不住那股过往的柔情从胸膛奔涌而出,他要她再一次属于他!

  佟欣月骇然地一抬头,“你疯了?!”

  “没人告诉你我是疯子吗?我向来做别人不敢做的事。”他的笑充满不可一世的霸气。

  “我有丈夫了。”她昂起头,正视他。

  “那又如何,我不介意你枕头下垫着一张休书。”她是他的,再也不想放她离开,他会让她成为他的唯一,生死不离。

  “你……”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