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黄袍霸商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九


  他沉吟了半刻。“向皇后娘娘道别,感谢她多年照顾?”

  “不是。”她言简意赅。

  “好吧!就送送你,反正我一时半刻也没事,跟着去凑凑热闹也好。”莫非她想见的人是佟太医?

  “你……”

  佟欣月才想说不劳费心,乔灏竟像鹰集捉小鸡似一把抱起她,往豪华马车内一丢,也不管他们还在相府大门口,吃喝一声马车夫,车轮辘辘地朝皇宫方向前进。

  不知她的感觉有没有出错,马车似乎跑得偏快,而且专挑路面不平的凹洞辗过,待在马车里的她根本坐不稳,不只一次扑向对面神清气爽的乔灏,而他每回都刚好接住她,趁机上下其手占点便宜,让她又羞又恼地想把他推出车外。

  不过马车跑得快也有好处,很快地就到了目的地。

  等等,她是不是听到好像惋惜的叹息?

  狐疑的佟欣月抬头看了一眼,自觉多心了,神色自若的乔灏一样笑得令人心慌意乱,还刻意地以指抹唇,轻挑地朝她一眨眸,勾人心神。

  “你要见的人是……咦,柳云风?”怎么是他?!

  佟欣月没理会他,径自地跳下马车走向等候已久的禁卫军统领,并交给他一只比手掌略大的木盒。

  “里面有三颗药丸,是用我的血炼制的解毒剂,能暂时压制皇上体内的毒,你将它交给佟太医,他知道怎么用。”她私下炼制的丹药,马玉琳并不知情。

  会和柳大人搭上线算是多年前埋下的因,看在已逝太子的分上,他愿意冒险帮她这个忙,同时也为自己尽忠。而柳云风并不难找,禁卫军交接班的厢房就能看到他的身影。

  “皇上的情形并不乐观。”他怕就算有这几粒药丸也拖不了许久,如今皇上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都怪我,爹要不是因为我受制于人,他也不会……”帮着皇后下毒,残害皇上龙躯。

  马皇后以佟欣月为人质,要挟佟太医在皇上的药方里下药,以他太医院之首的身分不会引起怀疑,皇上也只信任他和宁太医的诊治,旁的太医一律不准近身。

  “佟姑娘不用自责,即使不是佟太医,也会借助其他人的手,你的委屈我明白。”她也是苦命人,受害不浅。

  “柳大哥……”她面露凄楚……抹苦笑由唇边逸开。

  “话说完了没有?拖拖拉拉浪费少爷我的时间,原来是和情郎话别,难怪依依不舍……”见到两人身影越靠越近,乔灏吃味地出言打断。

  柳云风愕然地瞧他一眼,像是有话要说,却被他一瞪就把那差点出口的称呼吞了回去,改而恭敬道:“乔公子。”

  他们认识?佟欣月有些疑惑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来回看着。

  乔灏似是不想多作解释,扬眉一笑,朝他一领首,又对佟欣月道:“小月儿,还不上车,要少爷我抱你吗?”

  “我年纪比你大两岁。”她冷冷一瞪,他今年十八,是马玉琳命定的良人,她成天听马玉琳炫耀,耳朵都快长茧了。

  他痞痞笑道:“但是我是你新主子呀!我想怎么喊人就怎么喊,你敢咬我吗?”

  她不敢,但非常想。

  第十四章 子蛊毒发

  “为什么你也要出城?”

  据乔灏向马玉琳要人的说词,是他底下一票三、四十岁汉子远赴塞外做买卖,以丝绸、棉花交易回兽皮和干果,此行遥远且酷热,寻常庄稼汉都受不了,何况是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娇弱女子。

  就算不能累出她一身病,起码也要折腾地瘦上一大圈,形销骨立、面黄肌瘦,让她爹认不出自家闺女。

  且一个小有姿色的小娘子丢进数月不知肉味的大男人堆中,她会面临什么样的对待,想必不用多言也了然于心,她不会过得太顺心,甚至被折磨得只剩半条命。

  但是眼前这番大阵仗是怎么回事?马是上等的西域玉媳,马车上载的不是满满的货物,而是一车又一车的吃食、菜蔬,各式各样的日常用品、四时衣物……

  看得眼花撩乱的佟欣月却一点胃口也没有,她瞪大了剪剪水眸暗忖,这是登高望远过九重阳,还是一家子出外远游,把全部家当都给备齐了。

  不是想让她吃尽苦头吗?为什么她还有个伺候的丫头叫花儿?

  最叫人难以置信的是,马车帘子一掀开,理该在京城中陪着佳人的翩翩贵公子竟咧开一口白牙对她笑,神情愉快地指着他身旁的座位……副等人投怀送抱的无赖样。

  乔灏在车内。

  见她上了车,他马上打个手势,要车队出发。

  “哎呀!看到我有必要这般惊喜吗?来,坐近点,把我这张风雅俊秀的脸看仔细了,我允许你不小心爱上少爷我,把你的爱慕和倾心全送过来,少爷的心胸宽大如海,足以容纳百川。”他两手大张,等着她扑怀。

  佟欣月皱着眉,不知该用什么态度面对。“你不是来送行的,到了城门口便要折返?”

  “你哪只眼睛看见少爷来送人,这一群粗鲁汉子哪一个身分高过东家,需要我来相送?!”她脑袋瓜子里装的是豆腐吗?怎么就瞧不出他一番心意。

  他用尽心思讨她欢心,哪知她半点不领情,莲香楼少东家的身价几时一落千丈,送上门人家都不要?

  “你明明对马玉琳……呢,相府千金有好感,千方百计讨她欢心,在这节骨眼上正是献殷勤的好时机,骤然离京实不妥当。”只差临门一脚便可水到渠成,攀上国舅爷这门亲。

  乔灏笑中含着深意地朝她靠近。“你这是在吃味吗?我心思玲珑又苦苦躲藏的小月儿。”

  “不许叫我小月儿!”这一声“月儿”只有那个人说,没有第二个男人能唤她闺中小名,她不允许。

  对她来说,这名字已成为最私密的回忆,那是情人间的低唤,她只为一个人保留,希望在那人的心中留下永无替代的位置,就算他无法再开口,用他浓得化不开的深情轻声低唤,拨动她颤动的心弦。

  “瞧瞧你这横眉竖眼的凶悍样,怎么和我听说的不一样,是相府那些下人对你了解不深,还是你对我特别有感觉,小小心动了一下,难免真情流露。”生气也好,恼怒也罢,现在的她生动多了,不像乍见时那般冷漠,面无表情。

  乔灏不否认用了点小心机逗她,先前的疏离和漠视不是他所认识的佟欣月,原本的她心性单纯、天真率直……点点小事就会开心得找人分享的小兔子。

  与如今的她重逢后,他心里很难过,感觉被马皇后一刀刺入胸口的位置又隐隐作痛……抽一抽地涌动着不舍。

  自以为已忘怀的感情又在心底滋长,不同的身躯,但却是同一个人的情思,春风一吹又满山遍野的疯长,他克制不住自己不去对她好,让她重拾昔日欢颜。

  “听说的本来就不真实,傻子才会相信,还有不要对我存有非分之想,我的心里已经有别人了,容不下第二人。”她不会为他心动,不会。

  佟欣月如此告诉自己,坚定又执着。

  可是她清澈如湖的明眸却不敢直视乔i}的墨黑幽瞳,像是害怕被什么吸进去似的,有一些些慌乱,有一些些心神不宁,好像只要看着他的眼,就会忘记深埋心底的影子,她不要那张熟悉的面容变得模糊。

  “你的心……”他食指修长,停在她胸前一寸。“那个人是谁,他有比我更俊逸出众吗?”

  他在逼,逼出她的心。

  她脸一赧,微红。“和一个死人比有何意义。”

  “他死了?”

  “死了六年。”佟欣月神色黯然,偏过头看向车窗外。

  马车已出了京城……路向北行,官道两旁的风景由草木繁盛、绿意盎然,渐渐变为草稀树少,枯黄的空旷视野占据视线,天空盘旋的是目光锐利的黑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