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黄袍霸商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八


  这是她对她的惩罚报复,医者的仁慈不夺人性命,她尽量在良心和医德间取得平衡,不赶尽杀绝,但也不乡愿的强作大度。

  只是佟欣月并不晓得她对别人的一丝心软换来的是最残酷的对待,皇后已经不需要她的血了,她的死活不再是那么重要……枚随时可丢弃的棋子终于走到尽头。

  被毒控制的沈煜不太能认得人了,时而清醒,时而憨憨傻傻,长年积存的毒素侵入脑子,造成永久性的伤害,即使及时诊治也无法挽回日渐颓纪的病躯。

  马皇后想让自己的儿子登上帝位,十岁的他易于掌控,而她将成为万万人之上的太后,腾龙王朝的江山尽在她手中。

  换言之,佟欣月也不能再从皇上的身上获得喂养子蛊的血……个月的期限一到若未能解毒,她同样活不了。

  皇后的狠毒可见一斑,她任意操控别人的生死,以此沾沾自喜,由一名七品小官之女爬到今日母仪天下的权势,她的心机能不深沈,能不叫人惊惧吗?

  “乔东家,我可以请求你一件事吗?”京城,她的故乡,终于到了离别的一天。

  “不用这般生疏,都要成为我的人了,叫我灏少爷吧!”乔灏语带谑意,笑得春风拂面。

  清冷的眸子微眯,进出怒意。“是随行的大夫,请乔东家自重。”

  他的人……分明是马玉琳的,两人是一丘之貉,不用等她活着回来怕已结成连理的狼狈为奸,为虎作怅地帮着马皇后害人。

  “唉!我刚才好像听见有人请我帮忙,不知道这人的诚意够不够?像我这种唯利是图的商人要是没点好处可得的话,手软脚软的动不了……”他话到痒处停下了,让人不上不下的吊住。

  不只腹黑,还是个奸商呀!善于利用人性弱点,而他乐此不疲,深以为荣。

  “灏、少、爷——”佟欣月咬牙切齿,瞪人的明撤双眸几乎快喷出火来,烧得人体无完肤。

  不过有人的皮厚,烧不怕。

  “哎呀!听起来真顺耳,多喊几声来听听,说不定少爷我舒坦了,收了你当暖房小妾。”半真半假的道,以为不复存在的情意悄悄生起。

  佟欣月小手握成拳,忍着不向他那张惹人心烦的笑脸挥过去。“灏少爷,你确定要在这件芝麻绿豆大的小事打转吗?你的车队不是急着出发?”

  “不差这一点时间,适时的放松能让我的脑子更清明。”见她气得小脸涨红,他呵呵笑地摇起描金绘竹的折扇。“不然你亲我一下,我会更快满足你所谓芝麻绿豆的小事。”

  他逗她逗上瘾了,这话越说越逾矩,他还故意伸出两指,比出绿豆芝麻的大小,取笑她事无大小,取悦了他才能如意顺心。

  “下流。”为什么有这么可恶的人,以戏耍人来当成帮人的条件,不顾他人意愿。

  “爷儿的下流你还没见识到,要不要找个无人的野地,咱们当对快活似神仙的野鸳鸯?!”乔灏笑着把眼一眯,大掌扣住她柔哲小手,温热的暖意透过掌心,传进她的心。

  她一惊,“放手!”

  她用力地想抽回手,用力到手发痛也不放弃,可是她悲哀地发现,女子的体力怎么也赢不过男人。

  “若是我不放,你会哭吗?”她嗜泪的模样最动人,如闪亮的珍珠挂在一朵芙蓉花上,而他最舍不得的也是她的盈盈泪眸。

  “不会。”她已经忘了什么是眼泪。

  见她坚定的眼神中带了一丝令人心疼的脆弱,他语气低了下来,“月儿,你可以不用这么坚强。”

  有他在,他会保护她。这句话他没说出口。

  “月儿……”她心口一动,为了这句饱含暖意的轻喃而失神。

  眼眶热起的她想到一个已不在人世的人,以为已经死寂的心微微波动,她压下鼻间的酸涩,不让眼泪轻易流出。

  “好啦!好啦!少爷我不逗你了,真把你弄哭了还得费心哄呢!”唉!他真没用,见不得她受一点点委屈。

  “我不需要人哄。”她忽地呕气,冲口而出。

  佟欣月没想到自己竟会对另一名男子流露出小女人娇态,好似在她面前的是她日日夜夜思念的人,让她能肆无忌惮地展现真性情,撒娇也理所当然……

  乔灏一怔,蓦地爆出大笑声。“哎呀!好大的火气,活像一根点燃的爆竹,炸得少爷我心‘隐院呀!我家姑姑常说,再温驯的猫儿也有爪子,要我小心点别被抓伤了,看来姑姑真是有大智慧的高人呐!”

  淇儿姑姑说过的话十之八九是对的,他一一验证过,更加对她佩服得五体投地,奉为金科玉律。

  察觉自己失控了,佟欣月不安地沈下脸。“送我到北安门门口,我要见一个人。”

  “你要到皇宫?”他带笑的黑瞳一闪幽深。

  北安门位处偏僻,是入宫宫门之一,平日禁宫守卫较为松散……些太监宫女想偷偷出宫买点东西多半由此门出入。

  “是的。”非见不可。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