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黄袍霸商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七


  恨吗?当然,他更觉得这个女人很可悲,她用尽心机谋夺来的地位,得费多少心力才能保住它?

  “免了、免了,在宫外一切从简,别给本宫行跪叩大礼,放松点,不用拘束,当在自家庭院赏花喂鱼,聊聊秋收冬藏。”礼数一多就拘谨,话就谈不开。

  行礼行到一半,五根手指上戴满宝石戒指的纤手一挥,乔灏便直起腰,满脸笑意地先套交情。“淇儿姑姑要草民向皇后娘娘问声好,愿娘娘万寿无疆,青春永驻。”

  “哎呀!瞧你嘴甜的,把那丫头哄人的招式全学齐了吧!许久没见你姑姑了,倒是想念得紧。”少个人说些趣事逗乐,日子挺闷的。

  “娘娘想的是姑姑的食补料理吧?最近姑姑又想出几道回春菜色,我让人把食单送进宫里,让御厨给你备着。”姑姑像座挖掘不完的宝库,满脑子稀奇事,他学了这些年也只学到皮毛。

  “碎!真把本宫当成贪吃鬼不成,你这小子鬼头鬼脑的,倒跟靖王妃的性子有几分相像,她呀!淘气得很,你可别跟她学坏了。”她嘴里说着嫌弃话,可满心满眼的欢喜,靖王妃乔淇颇合她脾性,她当真喜爱。

  乔灏笑着替马皇后倒茶。“姑姑还总说我不够活泼呢!要我多磨练磨练,她说没学全她的十成十,至少也得九成九,否则她绝不放过我,让我光着身子跳水蛇舞给她瞧。”

  “嗯!嗯!真像她会说的话,没个分寸却叫人发嘘。她跟靖王近来可好,叫她有空进宫陪陪本宫。”人老了,总希望身边热热闹闹地。

  “娘娘恐怕要失望了,姑姑的报应来了,小世子简直是猴王投胎,没有一刻静得下来,姑姑、姑父十分头疼,直说要把他带到山里放生。”他不会让姑姑他们牵扯进来,远离朝堂才不致左右为难。

  马皇后对沈天洛有恩,当年靖王叛乱一事曾出面为其求情,皇帝才让沈天洛戴罪立功,重获重要。

  乔淇和马皇后也有过一段渊源,她为马夫人设计养生食单,马夫人有胃口进食病情便有了改善,马皇后感激在心,前儿年两人还往来密切,常常入宫相伴,后来靖王回封地,这才少有联络。

  马皇后一听他有趣的描述,笑得眼泪都快流出来。“听说你也学人做生意了,还经营得有声有色,琳儿常在本宫耳边提起你。”

  “得三餐温饱而已,实在难登大雅之堂,还望娘娘多多提拔,在皇上枕畔美言几句。”乔灏动作不大,悄悄的拿出怀中一只掐丝珐琅盒子,递给皇后身侧伺候的太监。

  不需多言,明眼人都晓得那是什么,马皇后轻扬嘴角,小指上的莲花指套扬得高高地,小口轻嚷乔灏孝敬的茶水。

  马玉琳却不以为然,皇帝早等同于废人了。“哪需要找皇上开通商路,他早就神智不清,认不得人了,这事找姑姑作主就好……”

  “琳儿——”马皇后沈声一娣,不许她多嘴。

  皇上神智不清,认不得人……这是怎么回事?乔灏眸光一敛,闪过一抹深思。

  “灏哥儿,学你姑姑机灵点,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要牢牢记住,本宫很中意你,聪明的孩子总是惹人疼爱。”她话中有话,表示十分满意他的“孝心”。

  十万两银票不多不少,正好填饱她的胃口。

  “是,灏儿一定为娘娘尽心尽力,赴汤蹈火,在所不惜。”他马上改口,拉近彼此距离,以晚辈身分换取她的信任。

  “你想跟我讨了她?”

  马玉琳的语气尖锐,语调明显地提高几分,她眼露难以置信和狐疑,不怎么高兴乔灏开口跟她讨人,那人还是她最厌恶的女人。

  “你不是看她不顺眼,想给她苦头吃吗?我与你心同意合,当然义不容辞替你想着法子整治她,让你不用每次看到她就像看见仇人似的想咬她几口,咬疼了你的牙,心疼的可是我。”乔灏语气温柔得快滴出水来,把人哄得晕陶陶的。

  “那你的意思是……”他想帮她整治那女人?!唔,有何不可呢,反正姑姑已经用不着她了,把她一脚踢开也好,省得自个见了烦心,叫她白白让佟欣月那女人回家,她也不甘心。

  “我底下的人打算走一趟塞外做买卖,偏远地带难免有些毒蛇出没,或是害人瘴气什么的,听说她会一点医术,跟着马队走也好让他们安心,不然老是埋怨我不顾他们死活,连个随行大夫也没有。”他饱怨手下常给他出难题。

  考虑再三,马玉琳勉强点头。“好吧!就把她丢到塞外讨生活,这些年我看她也看烦了,早早丢开我也清心。”

  她说着又打了个哈欠,好像没睡饱,早上吃了“龙胆三七粥”后,她嗜睡的情形越来越严重,有时手脚还会突然发麻,动不了。

  不过皮肤倒是越来越透哲,白里透红,吹弹可破,仿佛冻了一层冰似,透体晶莹,亮哲水嫩。

  她以为自己变美了,其实不然,佟欣月在粥里下了少许青星花汁液,它有毒,但不立即致命,一次一滴慢慢累积在她体内,她只会觉得疲倦而察觉不出异样,等毒素侵入五脏六腑就来不及了。

  佟欣月不想她死,而是要她活着受折磨,利用她爱美的心态找到机会下毒,同时也毁去她引以为傲的美貌,毒一发作人会渐渐憔悴,清醒的时候越来越少,最后只能一直沉睡。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