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黄袍霸商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六


  “死了。”在她心目中,和她有过白首之约的那个男人才是她的夫婿,他死于六年前的宫斗。

  死了?他挑起眉,想笑。“听说有人见过你丈夫,他还没死,活得像万年乌龟一样长寿。”

  乔灏承认自己就是在吃味,把人家的夫君比喻成王八,还学嚼舌根的三姑六婆用了“听说”两字。

  “不是拜过堂就是丈夫,夫字天开头,等老天爷开了眼才是夫。”老天无眼,纵容恶后横行为非作歹,她无夫可依靠,寂寞梧桐冷。

  “丈夫丈夫……丈之内才是夫,那我和你相距不到一尺,不就是你的良人?”他以指轻拂过她脸庞,笑声轻挑的像个采花贼。

  “……无耻!”他竟然调戏她?!

  乔灏摇着修长食指,笑若疯长的桃花。“你嫁了人,却不和丈夫住在一块,难道不寂寞?据我“听说”到的,也确实不见你为夫君忧思,莫非你与你的丈夫是有名无实,没有情分?既然如此,何不另寻良人?”他指了指自己,意指他就是那个良人。

  这话大大逾矩了,佟欣月气得眼都红了,打破六年来不动明王的淡定,动怒道:“你……你……一派胡言!”

  “真话也好,胡言也罢,下个月称才要过二十生辰,还不到守寡的年纪,快快召回称的郎君来,别让一枝红杏出墙去。”他怕管不住自己的心,再一次爱上她。

  “你怎么知道我下个月过生辰?”六年来她没过过生日,她何时生辰连马玉琳都不知道,佟府下人也早在儿年前就被遣光了,如今府里都是马皇后那边的人,他是如何得知的?佟欣月心有狐疑。

  他暗晒,堆满一脸桃花笑。“我猜的。”

  最好是用猜的!“不管你是猜的还是蒙中的,反正离我远一点。”她还没做完想做的事,不想招惹不相干的人。

  “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没等他说完,佟欣月冷着声音打断。“你追求的是马玉琳……见倾心,再见钟情,你忘了自己说过的话?”

  “我……”乔灏懊恼了,他真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当时她也在场。

  “灏哥哥,你怎么在这里,我府上的下人骚扰你了吗?”

  突然传来这一声,把两人都吓了一跳,循声望去,只见马玉琳不知何时出现在回廊转角,她走上前,不忘狠瞪佟欣月一眼,眼刀锋利得足以将人砍成碎片。

  袅娜而行的佳人身着一袭湘妃紫百金蝶长裙,淡黄绣芙蓉花宫装,头上镶珠嵌玉的珠钗随着摇曳生姿的莲步而摆动,煞是迷人。

  “琳儿妹妹妹方才去了哪里呀?我刚一路找来没找到你,刚好碰到随身伺候你的奴婢,我想你在哪里她就在哪里,所以我赶紧过来碰运气,说不定能和琳儿妹妹来个不期而遇。”乔灏说起谎来面不改色,三两句话就让人释疑。

  原本面有妒色的马玉琳一听他的解释,欢喜地转咳为笑。“虽说家里不把你当外人,你随意走走也无你,不过下回还是直接让小厮丫头通传,何必自个瞎转,我去了一趟宫里,这会儿才回来。”

  “本来想给你一个惊喜,没想到是白做了傻瓜,你笑话我吧!”他故作沮丧……副做了傻事的样子。

  马玉琳哪会笑话他,两人的“感情”好到互称灏哥哥、琳儿妹妹了,她对他的外貌、人品、财势满意得不得了,巴不得立即论及婚嫁,嫁入将军府。

  “灏哥哥别丧气,我给你带来一个好消息,有个宫里的贵人到府里作客了,她想瞧瞧你。”只要帮他拉上这条线,他应该会对她另眼相待吧?

  “宫里的贵人?”他黑眸深了深……闪而过一抹锐利。

  “你待会见到就晓得了,对你日后行商大有帮助。”她媚笑地想拉他的手,可不知怎么着就滑过了,连碰也没碰到。

  “真的吗?那得快去问安,免得贵人等久了觉得我礼数不够周到。”他一脸欣喜,兴匆匆地宛如挖到宝。

  所谓宫中的贵人还能有谁呢,能让马家人以礼相待的,唯有位居中宫的马皇后,她私自出宫才秘而不宣,唯恐消息走漏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乔灏的心思全在这位贵不可言的娘娘身上,但是他也有意无意地朝马玉琳身后的人儿多瞄了几眼,显然她亦明白来的人是谁,不善遮掩的水眸深处充满忿色和嘲弄。

  他能这么想吗?也许当年太子的死她并非无动于衷,甚至至今仍留下抹灭不了的伤口,她没法为太子洗刷冤屈只好委曲求全,心里其实还留着对他的情意。

  “那位是我姑姑,当朝皇后,不过出宫在外免去跪安礼,前去见驾即可。”马玉琳怕他不懂宫中规矩,略加提点。

  跪安……她配吗?乔灏在心中冷笑。

  来到前厅,他拱手躬身为礼。“草民乔灏,见过皇后娘娘。”

  再见当年心狠手辣的马皇后,乔灏发现她老了些,发际多了儿缕银丝,眼角细纹虽上了妆,仍掩盖不了岁月痕迹,眼浊目暗,少了灼灼春色。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