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黄袍霸商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四


  他挑笑地一扬眉。“小姐的万般风情还有待幸运的男儿一一挖掘……下子把你看透了,岂不失了不少趣味?”

  似要执起她的手又偏了偏,欲擒故纵地戏弄相府千金。

  一旁的马青桐看着两人“眉来眼去”,竟也不以为怜,还识趣地招呼他们入座,若有幸结成儿女亲家,他这老丈人可获利不浅。

  他摸了摸收在腰袋里的银票,大嘴笑得阖不拢。

  “坐坐坐,别站着说话,好酒好菜好风光,不喝个尽兴谁也不准离席。”国舅爷做势要斟酒……只纤白柔黄却阻止了他。

  “贱婢,还柞着不动干什么?给乔少爷倒酒呀!不骂你两句就犯贱是不是。”马玉琳低声道,自以为遮掩得很好,没人听见也没人瞧见,用力地掐她腰肉两下,殊不知其恶毒行径全落入乔灏眼中,引发他一丝不悦。

  被人打骂惯了的佟欣月也不回嘴,她一手挽起袖子一手倒酒,腕间细疤宛若狰狞的虫子,尽入人眼。

  “咦,她的手……”为什么伤痕累累?

  佟欣月倏地缩手,怕人瞧见的模样让乔灏忽地想起那一日在莲香楼戴着帷帽的婢女,原来,她的手腕是受伤了。

  “没什么,她是药人,她的血能替人治病。”许是不把乔灏当外人,又或者是不想让人以为她虐婢,她口气轻描淡写的将事实说出来。

  “药人?”

  佟欣月手上那狰狞的伤口深深印入他的脑海,即便以冷静著称的他,此时也只能想着一件事,他死后的这段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的月儿怎么会落在这狼窟里,受了这样的虐待……药人,虽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但他实在不能忍受自己深爱的女人遭到这样的对待!

  巧笑盼兮的月儿、壑眉蹙额的月儿、娇嗔撒泼的月儿、泪水盈眸的月儿、含情脉脉的月儿……一幕幕的过往如翻开的书页,快速地掠过他的脑海,那些他所失去的过去种种,依旧深刻得叫他心痛。

  她真的成婚了吗?这一切疑惑,他会用最快的速度找出答案来。

  第十三章 旧情人的秘密

  “佟欣月?!你说小姐那个受气包呀!她跟在小姐身边五、六年了吧!没见有什么亲人来找她,她一大早就得打水给小姐洗脸,晚上要铺床,从早忙到晚地没见她歇过。”

  “欣月呀!脾气很好就是不爱说话,为人冷冷淡淡地,好像多说一句话会要了她的命,小姐一天没有她都不行,老是在跟前伺候……”

  “你说月儿?那孩子可怜了,不是被骂就是被打,也不知跟小姐结了多大的仇恨,动不动便是一顿责备,你没瞧见她身上的伤呀!多到我都不敢看。”

  “她手上的伤?我不好多说,不过听小姐房里的香荷姊姊说过,好像是割腕取血,不知是哪个贵人要饮用的……真可怕!”

  “月姊姊是好人,我生病的时候她会熬药给我喝,她说她是女大夫……啊!什么,嫁人?我不清楚,听说是成亲了,不过她丈夫到底是谁,好像没人见过……”

  “是呀!听说嫁人了,对方长得满体面的,可是有哪一对夫妻长期分隔两地……年半载见不到一次面,换成是我早就不甘寂寞,爬墙偷汉子去。”

  听说、听说、听说……众说纷纭的传闻始佟停在听说,关于佟欣月的事情,大家知道的都不多,只晓得她是相府千金的下人,个性冷淡不与人往来,从来不笑,安静得像缕随时会飘走的轻烟。

  她不坏,可是马玉琳偏看她不顺眼,从没给过好脸色,打骂更是家常便饭,真不知她怎么受得了?

  嫁了人的她但传说中的丈夫却连个人影也没瞧见……个人几乎可说是住在相府里,独守空闺。

  这些全是乔灏让那买通的美妾去从相府下人口中打听得来的消息,他明知不该再关心她,两人早无昔日情分,可又忍不住想知道她的近况……解心中疑惑。

  只是知道得越多他越困惑,心里的结不只解不开还缠得更深,当年的她究竟怎么了,为何和他预料的全然走样,她不该是为人妇、为人母,过着相夫教子美满的日子吗?

  还有她腕上的伤口,药人?割腕取血是为了谁?

  想要知晓所有的前因后果,唯有问当事人。

  “你在吞什么药?”

  蓦地身后传来男子的低嗓,正服水吞药的佟欣月咳了一声,差点让米粒大小的药丸噎在喉头。

  “嘿!月儿姑娘,你别急着走,好歹先回答我,没弄个清楚我心里闷。”她脸色一直这么差吗?个子抽高了些却一样不长肉。

  “好狗不挡路。”她冷着声想绕过他,走出灶房。

  像个登徒子似的乔灏笑嘻嘻地拦下她。“狗才挡路,我不是狗,而且还有人说我长得秀色可餐。”

  他家姑姑乔淇,老爱捏他的脸碎他是荼毒女人的祸害。

  “秀色可餐?”她冷然地缥了一眼,对其俊雅长相并无太多表情,好像他长得好看与否和她无关。

  “秀色可餐的意思是看到我这张祸水般的脸就能多吃几碗饭,我是乔灏莲香楼的少东家,我家开酒楼,最讲究吃。”他卖弄色相地想博她一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