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黄袍霸商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三


  至情至性,丝丝入扣,多么动人的情意,皇后的亲侄女、腾龙王朝有名的貌美才女,自是有情痴对她爱慕不已。

  马青桐对自个女儿的姿色可是十分骄傲,不是嫁不出去而是万中难挑,总要选个方方面面条件都不错的才能让她出阁。

  再细细打量乔灏,家世不用说,更有靖王这靠山,听说生意做得不错,赚的钱富可敌国,这才是最重要地,活脱脱不就是个乘龙快婿吗?

  万里选一的佳婿送上门,岂有往外推的道理,连忙招来几个丫头服侍乔灏用菜,自己找了个借口离席,好去找女儿,想赶紧促成这桩好事。

  “爹,你来找女儿有什么事?”姗姗来到自个院落厅上的马玉琳一脸墉色,似乎刚被人从榻上唤醒,无精打采的惫懒样。

  “女儿啊,你是什么时候结识了乔老将军家的孙少爷?”真是太争气了,懂得为自己招来这么一位金龟婿。

  见父亲提起乔灏,马玉琳心底也是甜滋滋的,昨日她收到乔府家丁送来的一封信和一大木匣子,信是乔灏写的,信中说他先前因祖父丧事,误了与她相约的事情,因而送上特别烹调的八色养颜露饮,向她郑重致歉。

  他这番举动,显然是把自己放在心尖上,现在又听他帮父亲解决了桩麻烦,来到府中作客,她忍不住欣喜,把当日两人相识的详细经过,统统告诉父亲。

  马青桐听得兴奋非常,难怪这乔灏会愿意出面帮助自己,原来不只是因为野心,还是因为看上自己女儿的关系。

  “琳儿,你做得太好了,我刚刚看那乔灏的样子,看得出他是真喜欢你,你看昨日他刚给你送礼,今日又和我透露这意思,想必不久之后就要上门提亲了。”本来因乔灏的帮助,他已对这有为的年轻人有了好印象,现在更是打从心底把他当成女婿看待了。

  父女俩想到贵客还独自在厅中等着,不敢让人多等,赶紧前往花厅。

  佟欣月也被马玉琳唤了跟上服侍,刚才这对父女的话她在一旁全听见了,心中只觉得这位乔少爷肤浅,只看见马玉琳金玉外表,看不清其内败絮。

  她不禁想起了她的旸哥哥,若这人也是个胡涂人,落得像旸哥哥一样的凄惨下场也怪不得人。

  想起沈子旸,她眉头又笼罩愁云,怔怔陷入思绪。旸哥哥,月儿这几年撑得实在痛苦,多想去陪你,可是我舍不得爹……你会不会怪我呢?

  “怎么一副精神不济的模样,好像没睡饱似的,你这样子叫爹怎么好意思让你见客?”

  父女俩就要进入花厅,马青桐正想嘱咐女儿一番,转头就见她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实在有失闺秀风范,忍不住叨念几句。

  马玉琳有些无奈,最近她总是昏昏欲睡,下午睡多了,夜里却又精神得不得了,且常感到口干舌燥,然而大夫只说她虚火旺,多喝点凉补即可,她的嗜睡是季节关系,来年开春便可不药而愈,因此她也不怎么放在心上。

  马青桐爱吃莲香楼的菜,摆在这花厅中招待宾客的一桌酒菜,菊花烩鸽蛋、百合鸡茸、冬菇蹄筋盅、油淋去骨鸡、京葱串子排、北方合子酥……十来道佳肴皆是莲香楼招牌菜,而酒是乔家酒铺出的“神仙酒”,酒液清澄无色,最是香醇醉人。

  见马青桐带着马玉琳进来,乔灏笑着起身相迎,身姿逸秀,卓尔冠群,星目朗朗看着佳人娇颜,拂面醉人的笑意令马玉琳深深沈溺。

  正要开口恭维相府千金几句,不意见到马玉琳身后的佟欣月,他立时一怔,如墨眼眸闪了闪,失神地望着眼前那容貌清雅的女子,顿时怀念、感伤、喜悦、惊讶,诸多情感汇集在他心中,胸口倏地一紧,像是打翻了油、盐、酱、醋、茶,五味杂陈。

  她不是嫁人了吗,为何会在相府里?

  “总算又见到你了,乔少爷,自从当日一别,可是隔了许久时日呢。”见到他,马玉琳眉眼生波地一抛媚笑。

  收起眸中的讶色与震荡,乔灏要自己把心思放在正事上,笑眼盈盈地道:“府中丁忧,不好访友,这才耽搁了与小姐之约,望小姐海涵。”

  乍见貌妍的佟欣月,大受震惊的乔灏略微失态,没能像以往神情自若、谈笑风生,舌粟莲花地加以吹捧马玉琳,内心的诸多疑问无从开解。

  但他随后的表现像不受影响一般,多年的商场经验让他学会了将情绪收发自如,即使心里惊讶不已仍形色不露于外,笑面似柳,拂人心胸。

  “我听说了,老将军过世了嘛!这事不怪你,至少你还记着这件事,我就很高兴了。”果然她媚色无边呀!叫人一见便惦记上。马玉琳沾沾自喜,引以为傲的美貌没令她失望。

  “小姐艳色世间少见,让人一见倾心,再见钟情,是男人都不愿错过如此佳人。”月儿的神色不佳,莫非病了?乔灏一心两用,从眼角余光一脱气色略差的佟欣月。

  “呵……就会说逗人的轻挑话,嘴巴抹了蜜似,我就只有美丽没有其他令人着迷的才华吗?”她嗜着软嗓,不在意长辈也在场和人打情骂俏。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