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黄袍霸商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二


  人没嫌钱多的道理,腰缠万贯才能挺直腰,大声说话,每个人都得看他脸色。

  后来有个古董商人找上他,说好了三七分帐,他三商人七,不过他不用出钱只要出人脉,帮着打通关节就好,不用本钱就能赚进大把银子。

  一次两次,他手头日渐宽裕,心也变大了,光是三分红利已喂不饱他的胃口,他想把这门买卖抢过来,独家生意赚得更多。

  于是他拿出将近一半的财产,半买半抢地买下商人手中的所有古董,再有模有样的开起铺子。谁知那商人气愤他的专横行径,竟把古董字画全给换了,不识真伪的他兴高采烈地搬上架,想以高价卖出。

  可他买的是假货,最后一件也卖不出去,赔了夫人又折兵的赔了一大笔钱。

  找商人理论,对方却置之不理,任他吵闹,人家的后台似乎也挺硬的,和他拗上了。

  无计可施的马青桐在“因缘巧合”之下,透过官场一旧识引荐,由乔灏出面协商,那商人才肯退一步,给了真品,而国舅爷再补上些许银两,两方都不吃亏,各有赚头。

  但实情是,那旧识是乔繁旧部,商人是乔灏找人乔装的,货物也是他从中调包,用意是攀上国舅爷这条线,让国舅爷为他和皇后搭上线,好执行下一步计划。

  “年轻人不居功真是难得呀!老夫欣赏你,有空多来府里走动走动,当是自个家里。”马青桐暗示当他是自家人,他会当是子侄辈照顾。

  “马世伯别把我赞得晕头转向了,小侄禁不得吹捧呀!你与先祖父曾同朝为官,两家算是世交,多有往来也是人之常情。”他端起酒杯一敬,把话说进人心坎里。

  曾为酒所害,他仅沾唇而已,并未入喉。

  “这句话说得真动听,深得我心呀!多年交情互通有无实为寻常,老将军过世时老夫还去上过香呢!乔府一门尽忠于国。”呵……小伙子有前途,把话全说圆了,让人不怕闲话多。

  “国舅爷赠匾的恩情,小侄没齿难忘。”乔灏双手一揖,好似无限惶恐又不胜感激,给足了对方面子。

  “什么国舅爷赠匾,这话可不能胡诌,老夫蒙圣上看重,代他走一趟而已,老将军一生功在社稷,御赐匾额不足以道尽他汗马功绩。”他赶紧撇清,怕遭人误会越俎代庖,但眉宇间难掩洋洋得意。

  乔灏假意关心地压低嗓音,“听说皇上的身子骨益发不济事了,日后国事就要劳烦皇后……不,是太子代劳。”

  他先提皇后假装说溜嘴又改口太子,不过大家心里有数,太子年幼方足十龄,万一皇上有个什么的话,还不是由皇后作主,把持朝政,太子这个小屁孩成不了大事。

  “你是听谁说的?皇上身体好得很呢!连夜批奏折不成问题。”他心中有鬼,声音特别大声。

  乔灏一副心知肚明的神情朝他靠近……张万两银票往他手上一塞。“生意人得多多注意局势,想要一本万利就要顺着风向走……步走错可是血本无归。”

  宫中的情况当然一般人不会轻易得知,马皇后将消息封锁得紧,可对于国舅爷家可就鞭长莫及,马青桐这人沈不住气,床上美妾耳边风一吹,什么都说了,而那美妾正是他高价收买来埋伏在马府里的。

  “为什么找上我?”马青桐没多推辞,看了一眼银票的面额,满意地收下……脸横笑的放下戒心。

  有钱能使鬼推磨,不论忠臣奸臣,谁也离不开银子。

  “因为马世伯你德高望重呀!小侄不找你还能找谁?!”乔灏故意说得夸张,好似全朝文武百官无一人及得上他。

  “说实话。”他配合地沈下脸,表示他不受贿赂。

  嘴角一弯,乔灏温润笑道:“当然国舅爷的身分是小侄敬重的原因之一,还有你家千金。”

  马玉琳,他怎么会放过她?!

  “琳儿?”马青桐微讶。

  他故意流露腼腆神色,“自从前阵子小侄在莲香楼见过小姐一面,至今对她的花容月貌念念不忘,盼着有幸花前月下吟诗作对,附庸风雅。”他一脸恋慕,期盼花好月圆谱良缘。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