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黄袍霸商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


  送葬的队伍排了长长的一列,除了乔府家眷外,还有朝廷文武百官……身威风凛凛的官服十分显目,文官蟒服、武将戎装,浩浩荡荡送到城门口。

  最多的是曾追随过老将军的旧部,他们曾并肩作战、出生入死,这一段路,是他们能一起走的最后回忆了。

  人生尽头如此辉煜,也算圆满了,乔繁的一生不虚此行。

  “我说灏哥儿,你一个人掌管那么大的家业武是辛苦,不如找个人来分担分担,你肩上的担子实在太大了。”有钱大家分,别一个人独占,自私了点。

  门上的白播尚未拆下,从账房那支不到银子的乔艇迫不及待想到生财之道……脸馅媚地涎着笑,找上正在书房整理乔府田契、房舍等琐事的乔灏,急着想分一杯羹。

  “我应付得来,多谢艇叔的关心。”乔灏头也不抬的回道。叔侄俩年龄相差不到一岁,辈分却差上一辈,亏他那声“艇叔”喊得溜口,毫无妞泥。

  “话不是这么说,你又要管乔府的大小事,又要分心照顾淇姊姊的酒楼,人是肉做的,不是铁打的呀!难免分身乏术,放点权给旁人才不致拖垮自个儿。”他暗指的旁人不是别人,他愿意毛遂自荐替他分忧解劳。

  “艇叔过虑了,侄儿我年轻体壮,办这些小事还游刃有余,不需假手他人。”做起几千万两的大生意他都面不改色了,何况只是处理这些家宅之事。

  见他不点不明,打着迷糊灯笼,没耐心的乔艇开门见山的说了。“我是说你那些马匹、茶叶、丝绸的生意,也该交给自己人管理了吧!艇叔我最近闷得慌,想找些事做,你随便给我十几间铺子让我管着玩,你也好安心做其他事。”

  “给你十几间铺子管着玩?”他眉梢一扬,露出似笑非笑的有趣神色。

  过去曾吃过他几次闷亏,乔艇这时见他的脸色,心中一凛,立刻摆出笑脸讨好道:“默,你别老是把艇叔当成不学无术,成天无所事事的米虫,其实我对古玩一直很有兴趣,和儿个朋友时常研究,这些年来也算是练就了一对火眼金睛,你底下不是有几间古玩铺吗?就让艇叔管着帮你分忧,艇叔也能多点机会看看各种宝贝。”

  古玩这东西是没有固定市价的,全看它在收藏家心中的价值,且买家多是富贵人家,因而利润颇高,做成一笔生意几乎抵得上一年花销,是块大肥肉。

  乔艇对淘古玩有兴趣,乔灏是知道的,只是这一行除了眼力还要靠经验、运气,有时候经验再老道……不小心也会吃了大亏,不可不慎,尤其见他不过在古玩圈子浸淫了几年就一副自信满满,更是不放心。

  他往乔艇身上一扫,见他腕间戴着的玉镯,计上心来。“侄儿倒不知道艇叔还有这样的好本事。”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绒布袋,取出一个玉蝉,“侄儿这里凑巧有块古玉,请艇叔帮忙鉴定鉴定。”

  乔艇见他没有一下驳了回来,顿时觉有希望。接过玉蝉,他小心翼翼打量审视一番,眼睛一亮,“你这块古玉质地温润,雕工精湛,品相佳,我看是个上品,且这两只眼睛上头的血沁也是沁得巧妙,是块不可多见的宝贝啊。”他知道这侄子身价不几,身上带着的自然不会是假货,凭着经验说出一番理论,想卖弄自己的好本事。

  他自信满满地说完,以为侄子该要对自己另眼相看了,却见乔灏勾唇一笑,顿时没了信心。“难道我看错了……可这块明明是上好的和田玉啊。”又低头看着手里的玉蝉,仔细审视,却依旧看不透玄妙何在。

  “艇叔确实有些眼力。”乔灏笑赞道,乔艇却不觉得他真是在夸奖,只见他续道:“只可惜,玉种再好,这仍是件仿品,古玉质朴有神韵,但雕工不如今日好,方才艇叔也说了,这玉蝉雕工精湛,仔细一瞧里头许多细处用的还是如今才有的技法,至于血沁本不是常有的,这块也是造出来的,看来艇叔的火眼金睛还不够老道,有待磨练。”

  其实这个玉蝉做得的确不错,让他一个老行家的友人也打了眼“注解:指收藏时被某些假象蒙住了眼睛,将膺品或次品当作真品或珍品。”,若非他从小在宫中见惯了好东西,后来做生意时认识个老师傅,常教他一些鉴识诀窍,恐怕一疏忽也会看走眼,只是他看这玩意手法之高,产生了兴趣,便把东西要了过来。

  “竟是假的……”乔艇怔怔失神,突然恼怒道:“你好端端把个假货带在身上干嘛,还收得好好的,害我以为是多了不起的宝贝。

  见乔灏不置可否地轻笑,他不甘愿地耍起性子,“我不管,好歹我也是乔家人,你休想一人独吞家产,我知道你们向来认为我没用,如今才想好好做一番事业,今日说什么也要讨得一件差事。”

  “好,既然艇叔这么说,这里有几本收租的账簿,我要求不高,只要你一天之内核对完一本账簿,我二话不说地把铺子生意交给你打理。别忘了,要想管好铺子,不懂得对帐可不行,免得被人从中动了手脚污了钱去。”

  “一天内……”乔艇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汕然一尴。

  别说一天了,十天半个月也做不到,他看到一行一列的数字眼就花,加加减减的算数更是糟得一塌糊涂,能识几个大字就算不错了,吃喝玩乐他还比较拿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