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黄袍霸商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八


  “不好了,大少爷,老太爷他……老太爷他……”那小厮跑得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不全一句话。

  “缓口气,说清楚些,到底老太爷怎么了?”看他的神情,似乎不是什么好事。

  大气一喘,他赶紧报讯,“老太爷病情忽然变得凶险,管事要少爷快快回府。”

  “什么,爷爷他……”乔灏脸色骤变,深沈的伤痛由内而外奔腾,几乎将他淹没。

  虽非亲祖孙却有深厚的祖孙情,从乔繁老将军那里他得到了从未有过的真心疼爱,即使过去也极为疼他的父皇也不像乔繁一般,毫无所求地对他好。

  这些年他东奔西跑地开拓商机,南来北往买货置产,乔繁一句话也没反对的全力支持,暗地嘱咐军中的老部属多关照,出城入城、出关入关,他们睁一眼、闭一眼地任其通行无阻。

  他是成功的商人,却是不孝的子孙,总以为有机会可以报答老人家的疼惜,没想到生老病死不等人……代名将走向人生尽头。

  “少爷,你赶快回府吧!说不定还能见老太爷最后一面。”那小厮催促着,就怕他家少爷脚程不够快。

  “嗯,你先回去,我随后就到。”乔灏力求镇静地深吸口气,进门涩笑地向马玉琳告罪,“府内有急事,必须速返,望小姐恕罪。”

  “你有事先走难道我还留你不成,但是别忘了咱们的约定,我等你。”她媚眼一抛,含情脉脉。

  “一定一定,是在下邀约小姐,自然不敢让佳人久候。”他点头应允。

  人太清闲容易病体缠身,老将军从卸下盔甲以后,他的身子骨一日不如一日,早喘晚失眠,气虚体弱,渐渐地健康走下坡,体力不济,越来越没胃口,连义女乔淇特别为他准备的药膳也吃不下。

  人不吃就会生病……病就难以痊愈,当此际乔繁病重不起的消息一传来,难免有些慌乱的乔灏就急了,想快点回府尽孝,膝下承欢。

  谁知忙中有错,他一挥手想叫随从备马,四足骏马比两足人快,这时马玉琳盛气凌人地叫佟欣月布菜,她上前一弯腰,他的手刚好挥至,将她遮面的帷帽打斜了一半。

  如果他不是那么急着离开,或是佟欣月没立即将帽子拉正,也许他就会见到分别多年故人的脸。

  但是这世上有太多的阴错阳差,他全部的心思放在老将军的病上,无暇分心无心之过,身形匆匆地越过柞立一旁的佟欣月,没多看一眼便下楼出门,跳上马背扬长而去。

  “哼!不过小指宽度的伤口上什么药,你一时半刻还死不了,装着一张死人脸给谁看,寻我晦气吗?”乔灏一离开,马玉琳顿觉兴味索然,看着佟欣月更是不顺眼。

  冷然地瞧着掐上手腕的柔夷,吃痛的佟欣月未吭声,泪泪流出的血湿红了白布条,伤口又裂开。

  “记住了,每天一碗龙胆三七粥,不许偷懒,要是养不出我一身水嫩白皙的雪肤,我就剥下你的皮做大鼓,咚咚咚地日夜敲它……”

  有一种花长得像龙胆草,开蓝色筒状钟形花,吐芳微腥。

  它叫青星花。

  从花到茎,直至根叶,全株有毒。

  栽种落华宫。

  第十二章 引君入毅

  “爷爷,灏儿不孝,灏儿回来了。”

  一下马,乔灏将手中的疆绳丢给门房,他一步不停留地奔向位居中堂的主屋……路推开偷偷垂泣的仆佣,冲向你漫药味和死寂之气的内室。

  方氏坐在床头低泣,柳氏红着眼眶站在床尾拭泪,谢姨娘、乔艇,甚至连已出阁的乔清、乔淳都来了,除了靖王夫妇还在从属地天凉城赶回来的路上,乔府全员到齐了,围靠在乔繁床边。

  他们之间有人不希望他太早死,偌大的家产尚未到手,他怎么能撒手不理往黄泉路上去,好歹把财产分清楚了。

  同样地,也有人盼着老将军快点断气,他活着只会挡人财路……些狗屁倒灶的事怕被他发现,往后半点好处也捞不着,还得时时刻刻提心吊胆防他偏心,把乔府的一切交给半路杀出的憨爷儿——虽然他其实不憨也不傻,说起赚钱脑子比谁都灵光。

  “灏……灏儿吗?回……回来就好,过来让爷……爷爷瞧瞧,坐近点,我有些看不清了……”中气明显不足的乔繁哑着声,朝孙儿招手。

  方氏不想让出位子,死赖着不动,她认为离老头子近些才能多分点财产……让位不就等于把微薄的权力让出去?!

  可是她想装聋作哑当没瞧见丈夫赶人,别人可不允许她耍心机,非常时刻乔灏也懒得顾及她的颜面,巧劲一使暗使力,她忽地身子一软往床沿一偏……晃眼她已被人推挤到一旁。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