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黄袍霸商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七


  “谬赞了,实在愧不敢当,不知马小姐今日往临敝店是想来尝什么鲜?”

  “莲香楼的养生药膳是京中著名,本小姐今日来是想看看,有没有养容食膳呢?”

  他心生一计,暗笑几声,开口道:“看来姑娘家都是同样的心思,前阵子姑姑也向我提了这点子,我近几日正想推出“佳颜养容宴”,既然马小姐有兴趣,待过两日菜色拟好,不如马小姐赏光来帮忙试试味道如何?”

  女人都是爱美,且有贪小便宜的天性,再说马玉琳正愁着该怎么多与乔灏碰面,有这机会自然不会放过。

  “乔少爷都这么说了,我若还拒绝岂不太不给面子了?”

  见她马上就应允,乔灏扬唇豪爽笑道:“那就谢过马小姐了。”一拱手,招来一个伙计低语吩咐一番,又对众人道:“今日能结识小姐,在下实在高兴,不如这一桌就由在下招待各位吧。”

  没多久,方才得了他吩咐的伙计已端着一个托盘过来,乔灏从中取过一盅,端到马玉琳面前。“这是红枣薏米炖燕窝,有养肤之效,长期食用保准各位吃了美颜胜雪、玉肌生辉。”

  递给马玉琳后,他又端了一盅,递向她旁边立着以帷帽蒙面的佟欣月。

  虽然隔着帷帽,他无法看清她的容貌,却隐约觉得熟悉,递过去时不禁露出温润笑容。

  佟欣月本来对这殷勤讨好马玉琳的男子没有好感,见他突然一笑,那笑容竟令她感到一股莫名的怀念,失神一怔,才赶紧抬手接过。

  就在她伸手之际,乔灏不意瞧见她的袖口染着一抹惊心的红,心头蓦地一抽。“不好,这位姑娘怎么受伤了,小东子,快快去拿金创药来。”

  他一惊之下,原本下意识地要抓住她的手,佟欣月正要避过时,见马玉琳锐利的眼神瞧过来,她连忙往后一退,乔灏也才发觉自己的失态,而那要去取药的伙计,也被马玉琳一抬手阻止了。

  一向是众所注目的聚睛处,马玉琳可受不了被人冷落,她一见自己有心交好的男子居然忽略她,过度关心一个下人,明艳娇颜不欢地染上慑色。

  “那点小伤死不了人,不用医治也能好,只是一个贱婢而已。”她是佟太医的女儿,有点医术很正常,猫狗断腿残肢她摸个两下就好了,照样跳墙爬屋顶。

  这女人……他以前怎么没发现她这样小心眼!乔灏心里闪过一丝轻鄙,面上却好声好气地道:“婢子再轻贱也要好生宽待,世人才会赞扬小姐为人宽厚仁善,人美心也美,在下可不希望小姐遭人低毁,说了闲言闲语。”

  听了他这话,马玉琳也不好再摆出恶主嘴脸,瞪向佟欣月,“还不快自个上药,别让乔少爷笑话我是冷硬心旸,苛待奴仆。”

  佟欣月闻言,侧过身面向墙壁,解开草草包覆的布条,从怀中取出绘竹的陶瓶,撒了些细白粉末在伤口上,血很快就不流了。

  由于她是背过身,刻意隐藏腕间丑陋的伤疤,因此乔灏没瞧见她熟稳的包扎手法似曾相识,待她再回过身时已处理完毕,小手也收入袖子内不给见。

  “小姐真是仁心菩萨呀!对待下人也有一副好心旸,真不知哪家儿郎有幸配得良缘,得此翩翩美佳人?”他笑得风雅,故意说得倾慕至极。

  马玉琳一听,佯羞地掩口低笑,“春风不渡无缘人,桃花满江笑春风,我一如那岸上桃红静待有缘人,不知花落谁家。”她厚颜地暗示他就是有缘人,快把她摘回家。

  “在下……”他本想说两句勾挠女子芳心的轻挑话语,可急促的脚步声匆忙奔至,打断他未竟之语。

  来人在门外慌张地叫唤他,他只得先行退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