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黄袍霸商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六


  乔灏的第一步,成功跨了出去。

  现在的乔灏已不像刚重生时势单力薄,他接手了姑姑乔淇的酒楼生意,靠着发展出固定的供应链,他确保了莲香楼的食材来源与质量,因自给自足节省不少成本,食材新鲜,所做料理更加美味,莲香楼如今在腾龙王朝扩充了上百间分店,生意蒸蒸日上。

  当初他开口说要从商,乔淇不遗余力地将自个儿现代的经营方式全教给他,并给了他多方建议,令他获益良多,现在他不只经营酒楼,举几马匹、丝绸、茶叶、异域香料,也都是他涉足的产业,他将货物分级出售……般民间百姓用的是次级物品,单价较低,而高价品全倾销于皇室贵族,获利颇丰。

  短短数年间,他利用圆滑的经商手腕赚进大把的银子,累积成富可敌国的财富,从南至北都有他开辟的生意据点,从民生物品到精巧玩器他全包了,没有遗漏一个赚钱行业。

  他拥有别的商人无法具备的优势,那就是靖王的势力,有了这个皇亲国戚当靠山、姑姑王妃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经商经验谈,加上自身灵活的头脑与努力,想不当个有钱人都很难。

  他也遇过挫折,比如海上贸易遭遇海寇,商品全被劫,要不就是遇到暴风雨,船毁货散,但他没时间沮丧,朝廷剿寇不力,他亲自冒险去和海寇谈和,以高利诱之,没想到反而和海寇称兄道弟起来,甚至双方规画出几条航道,海寇以经验保证一路平安,双方皆赢,他赚的远远比付出去的多。

  原来,能当良民谁想当贼,就跟能吃饱饭谁还要当乞丐的道理是一样的。

  他这么努力赚钱,全都是为了顺利推动心里的那个计划,养精蓄锐就是为了今日,他蛰伏得太久太久了,但他从来没有一天忘记亲手雪仇的决心。

  即使经过多年,他还是能够一眼就认出个性骄纵的马玉琳,她更美了,但也更肤浅了,说起话来哪有一个大家闺秀该有的庄重,不过也好,这样更容易上钩。

  “姑娘想必是右相府家的千金大小姐,在下久闻小姐盛名,京城里的百姓都说,马小姐是世间难得才貌兼具的女子,今日佟得一见,确实名不虚传,小姐往临莲香楼,实在是在下的荣幸。”

  被他几句好话说得飘飘然,马玉琳得意扬扬、装模作样的道:“公子谬赞了。”极力摆出一副矜持的大家小姐样。

  “在下是生意人,看人的眼力还是有的,这莲香楼有不少京中贵官来此设宴酬客,相府的车马在下自然也是见过几回的,再看小姐身边带着这许多丫头小厮,要猜中您的身分并不太难。”他温尔一笑,乔灏的面皮本就生得不错……笑就更加好看了。

  马玉琳娇嗔的道:“你都知道我身分了,那还不快说你是谁。”

  乔灏有礼轻笑道:“在下乔灏,正是这莲香楼的大掌柜。”

  马玉琳微讶,“你当真是乔老将军的孙子,靖王妃最疼爱的侄子乔灏!”

  她听过他,年纪轻轻才十八岁,和她同年,却是腾龙王朝最善于经营的商人,他一年所赚的银两等同国库一年的税收。

  谈钱很俗气,却是最实际的事,举几吃的、穿的、用的全都需要银子,就连皇后娘娘也有捉襟见肘的时候,常常烦恼银两从哪里来。

  毕竟后宫殡妃吃穿用度皆有分例,依等级给予月傣,想要多拿并非那么容易。

  “是的,在下不才,损了长上的威信了。”他自谦不学无术,无能入朝为仕,只能当个不入流的商贾。

  “怎会无才呢,我常听见对你赞誉有加的评论,人人说起乔家少爷无不赞扬,称你为当朝第一商人。”她心中暗暗窃喜,对这个青年才俊心中好感节节高升。

  对男子而言,十八岁娶妻不算早,正是成家立业、图谋前程的年纪,有无妻室并无太大的影响,顶多少个人照料起居,衣破无人补罢了。

  但是女子十八就算晚了,挑三拣四的马玉琳自视过高,自以为是皇后娘家的人,身分地位高人一等,想找个差不多门户的人家来匹配实在不容易,所以她怎么挑也挑不到满意的,留到现在还不嫁人,算是大龄女子。

  再者,她挑别人,别人也挑她,即使她是有名的才女,长得漂亮家世又好,可是真正的高门却怕她年岁过大生不出孩子,不敢登门求亲。

  当眼前出现相貌佳、人品不错,又有经商才华的世家子弟,她像在一堆瓦砾堆里捡到黄金一样,赶紧在心里盘算,这么好的对象错过可惜,于是言行举止更加努力展露出女人娇态。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