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黄袍霸商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二


  死前的一幕记忆犹新,恍若昨日才刚发生过,他还记得毒发时的痛苦,无法呼吸的窒闷锁住脑中的影像……口吐不出的浓血梗在胸口之中,他挣扎地想吐出来。

  忽然间,利刃穿胸,他意外地有了解脱的感觉,那时的他已不知痛为何物,只是莫名的感到悲伤,他的母后、他未来的太子妃,她们可说是他最亲近的人,可是他却死在两人手中,实在是一大讽刺呀!

  “我说死得好呀!太子失德,还没行过礼就借酒装疯,染指娇滴滴的相府千金……定会是他的人啦!他多等几年又何你,干嘛猴急地强行霸王硬上弓……”这是宫中传出来的说法,是真是假有待商榷。

  一听到惨遭设计的伤心事,乔灏愤怒得不能自己,双目赤红地抬起头,握起拳头咆哮。

  “他们诬蔑我,我是被陷害的!是皇后召见我至慈惠宫,马玉琳和皇后合谋在酒里下毒,她们一个殷勤劝酒……个将刀放在我掌心,送入我的左胸……”他悲愤得说不下去,双手抱头低泣,发出近乎幼兽的呜咽。

  幸亏这儿不算闹街,街口有一两人走动,冷冷清清的只有几只飞鸟经过,否则这话要是被不相干的人听到,传了出去,不知又会闹出什么风波。

  不过朱角还是施展轻功,跃上屋顶,四周梭巡一圈,确定没有人才稍稍松口气。一只厚掌重重地压上乔灏肩头,刻意揉按了两下,“原来我的臆测并未有误,你果真是太子。”原来太子沈子旸是被害死的,更让人没想到的是他会死而复活。

  对朱角来说,此事没有造假的可能,让一个傻子假冒别人?还是个死去的太子,这种事叫个正常人来做都办不到了,唯一的解释是—乔灏是太子沈子旸.倏地一惊的乔灏身子一僵。“什……什么太子,老乞丐师父你几时来的,怎么不喊我一声?”

  “你方才说的那些事,到底是怎么知道的?八儿过去生活单纯,心智更如幼童,别说怎么可能认识八竿子打不着的佟太医之女,如今还因她嫁人一事暗自落寞,神思忧郁恍惚失神,脸上的难以置信和悲痛骗不了人。”

  但如果他是太子,事出突然,他没法接受痛心的事实就很正常了。

  “咱丐帮的人虽进不得皇宫,但也花了不少工夫从那些打宫中出来办事的太监或大臣那里听壁角,没人留心一个臭乞丐,更不会觉得他有什么威胁。我听说过,太子和佟太医之女,两情相悦。”

  “我……我……”乔灏语涩地说不出任何解释的话语,心慌又无措,面色惶惶然。

  朱角神色泰然地拍拍他。“你连子岳叔也不相信?”

  他含着酸意,嘎咽地红了眼眶,似由久远的记忆里拉出稚嫩的懦音。“子岳叔。”

  一声“子岳叔”,老乞丐也两眼泛红。“好孩子、好孩子,你委屈了……”

  委屈……顿时所有的心酸涌上,多少不能向人诉说的心事,多少积压的悲伤情绪,乔灏失态地痛哭失声,哭得不能自己,泪流不止地像个孩子。

  六岁的太子目送朱子岳离去,那时他不知道什么是别离,只是少了一个人陪伴,稍嫌日子枯躁些。再一次重逢竟在死别之后,两人境遇已大不如前,朱子岳落魄江湖行,成了酒不离身的老乞丐,太子沈子旸困在十二岁少年的肉体内,成为老将军乔繁的孙子,如此离奇的际遇怎叫人不悲从中来,想好好大哭一场。

  “男儿有泪不轻弹,哭过了就要继续往前走,把眼泪收一收,告诉子岳叔,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眼泪不是懦弱的借口,而是奋起的力量,只有哭过才知泪水的重量,多么不可承负,重到令人不得不振作。

  在朱子岳面前,乔灏像个稚气未褪的幼子,以手背抹泪。“子岳叔,我要报仇,我要伤害我的人得到报应。”

  “好,我帮你,你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全说给子岳叔听。”要有计划的复仇,而非仅凭一腔冲动行事。

  “从十二皇弟出生时说起,皇后她……”乔灏将他已知的真相娓娓诉出,如今重整思绪,很多以前他视为理所当然的事变得破绽百出,他甚至明白马皇后对他的关怀备至是有目的,她的心藏着阴险狡诈,有谋画地盘算每一步。

  人在遭遇了变故后才看得清真相,只是不知能成功挽回改变结局的又有几人?

  “……皇后亲口说出她将九皇弟丢弃民间,使其流落为乞,只因国师推算他将危及皇后的地位,所以她容不下他……”心思何其歹毒,手段凶残。

  听到这里,朱角眼神复杂地轻咳几声,“其实……呢,我找到九皇子了,他就是……就是……”

  “子岳叔知道九皇弟的下落?”乔灏两眼一亮,欣喜不己,他不是唯一的幸存者,还有个手足。

  “你。”

  “什么你?九皇弟如今在哪里?你快带我去找他。”他既兴奋又急切地追问。

  朱角大口灌了口酒,入喉的呛辣让他吁了口气。“你,你就是九皇子。”

  “我?”乔灏一怔,不明究竟。

  “我之所以收八儿为徒,并耐心教他武功,那是因为我发现他背后有六星成斗状的胎记,九皇子的背上有一模一样的胎记。”当年皇帝津津乐道,期待这皇子会成为太子将来最得力的辅臣。

  乔灏一愣,“你说八儿是九皇弟,我是八儿……九皇弟所以就是我……”他有些混乱了。

  “这件事可能连七儿自己都不知道,丐帮里有个老乞婆,十多年前和七儿家同住一村,她依稀记得,七儿的父亲收养了两名弃婴,其中一个过于瘦弱,两岁大就夭折了,现在想想,那死掉的应该就是乔将军的孙儿,七儿当时年纪太小,也记不得这些往事,总之就是把你当成八儿看待,后来顺理成章的误认你为乔家子孙。”让他认祖归宗,改名乔灏。

  他涩然道:“换言之,九皇弟也不在人世了,我重生在他身上,替他重活一回。”

  朱角点头,“不论是你还是九皇子,你们的敌人只有一个。”

  马皇后。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