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黄袍霸商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一


  后脑勺一疼的阿龙本来想也没多想地破口大骂,直到他伸手抽出插在发上的“凶器”,骂到一半的气势忽地没了,表情一汕地缩缩脖子,左顾右盼地瞧着人来人往的大街。

  有谁会拿吃剩的鸡骨头当武器,普天之下也只有把尝遍天下美食当生平志向的老乞丐朱角会这么干,他令人又惊又惧的顽童心性总是出其不意,神出鬼没地就蹦到你身边。

  果然,拿着一只烤鸡啃地不亦乐乎的人不就是他了,肉剩没多少,完整的鸡骨架几可透光。

  “是谁在骂老乞丐小贼呀?阿龙,你瞧见了没,把他嘴给缝了,咱们从鼻子塞鸡屁股进去。”油了点,不够香,肉也太柴,没莫香那“‘头的好手艺。

  阿龙搓着手,诌笑地迎上前口“帮主,您老安好,看你气色好得红光满面,简直是二十郎当岁的白面书生面皮,光滑得蚂蚁走在你脸上都会滑一跤。”

  “嗯、嗯,马屁拍得我喜欢,我那愣头小徒弟呢?”一个木头……个愣头,他可真命苦,收了两个徒儿全不贴心,还要他日日操心。

  “在那里呢!我替您老守得紧紧地,没让人碰掉他一根头发。”他朝某户人家的屋檐下一指,屈身蹲坐角落的一沱黑影很阴暗,四周凄风惨惨。

  “你们今天做了什么?”

  阿龙简单扼要的把乔灏在佟府门前流连,以及和那中年男子的对话说了一遍。

  朱角沉吟一会,看了乔灏一眼。“你先走吧,我有事找他。”

  “是的,帮主。”他也不多问是什么事,反正自己该知道的人家就会告诉他口“啊!等一下。”差点忘了件重要的事儿。

  “什么事,帮主还有吩咐……”呃,这有点过分吧!人家吃肉他喝汤,帮主啃鸡他……捧鸡的“尸骸”?

  阿龙傻眼。

  “拿去吃,不用客气……只鸡最补的就是鸡骨头,你看老乞丐我多疼你,把舍不得嚼碎的部分全给你,你太瘦了,要补一补。”朱角拍拍他肩膀,顺便把油腻腻的手往他衣服一抹。

  “谢……谢帮主……”他眼眶含泪,啃着鸡骨头。

  人饿的时候什么都好吃,掉在地上沾满沙的饼屑都抢着吃,乞丐没得选择,有得吃就得偷笑。

  可是丐帮成立以后,阿龙已经很久没挨饿过了,他也差不多快忘了饿到前胸贴后背的感觉,肚子饱饱的他被养刁胃口,以往“美味”的鸡骨头不再是首选,他……失了乞丐的风骨,开始嫌弃起食物。

  其实他哪晓得是朱角故意整治他骂出的那句“小贼”,老人家的心胸不够宽大,又有点爱记恨,所以他只好多担当一点了,默默地接下帮主的惩罚。

  而当他默然的走开之际,朱角脚步极轻的靠近乔灏,他半是试探,半是诱引地以话来试探他。

  “听说佟太医目前被软禁宫中,皇后娘娘似乎想让他替她做什么。”

  宫里太医何其多,为什么是他?朱角始佟想不通皇后的用意,十二皇子已被册封为太子,世上再也没有比她更尊贵的女人,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佟太医擅长妇科,也许她觉得一个皇子还不够,要多生几个好确保万一。”后宫子嗣通常活不长。

  心爱女子另嫁他人,因为此事备受打击的乔灏心神恍惚……时没想到这具身体的身分,他神色黯然地垂视地面,以沈子旸的语气说出一般百姓不会知道的秘辛。

  这个八儿大大有问题!他想都没有想就能议论起后宫之事,方才听阿龙所言,他似乎认识佟太医之女,甚至在得知此女嫁人后,又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到底为什么?

  想起那声始佟让他介怀的“子岳叔”,八儿的改变太让人匪夷所思,如今的乔灏和以前痴傻的八儿相差太多,这么大的差异仅仅是因落水被救起的变化?

  什么脑中陈年旧伤癖血化开全是他胡诌的,他不禁怀疑,乔灏其实“另有其人”,反正原本的八儿,也不是什么简单人物,他的模样、他背上的胎记……

  这世上千奇百怪的事太多了,多一桩不多,少一桩不少,谁敢断定老天爷不会开个恶意玩笑,将排定的命运悉数推翻,重入涅案,创造出完全不同的局面。

  “可惜太子死得早,不然皇后的十二皇子不会成为太子,毕竟年纪小了些。”四岁的太子尚有可塑性,就怕受了皇后影响,日后心性有所偏颇。

  “太子不死怎么另立新主,他挡了人家的路,不死不成,不死不成……”想起被最信任的人背叛,眼睛酸涩的乔灏泪光浮动,不自觉地喃喃自语。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