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黄袍霸商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九


  “你……”一道烟青绿身影忽地走过街头,乔灏愣了一下,忘了要说什么。

  他以为是月儿,但定睛一瞧,看清不是她,衣着相似人不同,如猫爪挠心似的在心口抓了一下,让他的心一紧。

  “乔少爷,你在看什么?”阿龙也算机灵,看出他的心不在焉,似乎有什么事困扰着他。

  “我没……”

  “别再说你没事,我阿龙眼睛没痞,你这晃过来又晃过去,要是真没什么心事,打死我都不相信。你老实跟我说不必客气,我虽是乞丐也有兄弟义气,你有事我万死不辞地帮到底。”他直接把话挑明了,省得猜来猜去猜得一颗脑袋瓜子快打一百二十个结,还是死结。

  从没这般迟疑,考虑再三,乔灏终于下定决心开口道:“我想找一个人,你帮我敲门……”

  “找什么人?”他一脸狐疑。

  “佟府千金。”他比着眼前门户深锁的人家。

  “吓,你何时认识了人家闺阁小姐?七儿知不知道?”该不会灵窍一开就动了情思吧?才在人家门前徘徊不定,不过才十二、三岁就学人家花前月下,会不会太早了点?

  “不要问那么多,你先叫门再说。”他很难跟阿龙解释,干脆别浪费口舌了。

  “好好好,乔少爷的吩咐莫敢不从,我这就上前叩门。”阿龙也不多嘴,肩一耸走上了石阶。

  他是明眼人,不该他问的事他就三缄其口,装聋作哑当跑腿的人,手掌一捉扣住铜环,叩叩叩地敲着。

  只是他敲了许久却都没人响应,他想这户人家出游去了吧!主人不在家,仆佣也懒得应门,因此偷懒地越敲越轻,最后还打算放弃,不做白工。

  突然间,嘎吱一声,门开了。

  一个没站稳的他差点往内跌……张面色不善的臭脸正对着他,他吓了一跳把腰杆子打直了。

  “干什么敲门敲得这么急,来讨债呀!”一个面白中年男子横眉竖眼,口气很不耐烦。

  “咦,你家主人欠人银子呀?”原来是躲债主,难怪龟缩在屋里,怎么也不肯应一声。

  “你才欠钱不还!去去去,少来寻晦气,我们没有多余的饭菜施舍乞丐。”他挥手赶人。

  见他要把门关上,阿龙敏捷地伸腿卡住门。“小爷不是来要饭,我是来找人的,别见到乞丐就喊打喊臭的。”

  “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快走快走,不要让我拿扫把把你打出去。”男子一脸凶恶,不通人情。

  “我都还没开口呢!你就能屈指一算当铁口直断的李半仙不成。”不是有鬼便是过于张狂,拒客于门外。

  他一讶,“你怎么知道我姓李,祖上当过风水师?”

  随便糊弄也蒙个正着?阿龙在心里疯笑,乐不可支。“我会看面相,你最近会走霉运。”

  “什么,走霉运?”真的假的?

  “要改运,到庙里求张平安符戴在身上挡煞,最好让你家小姐出来一见,她煞气也很重。”他装神棍装得有模有样,把人唬得一愣一愣地,差点就被他骗了。

  “什么小姐……啊!你耍我,佟家小姐早嫁人了,哪来的煞气?我先一棒子打死你再说。”他顺手抡起放在门边的扁担,作势要给乞丐一顿好打。

  “什么,月儿嫁人了?”怎么可能?

  中年男子一瞧见冲上前,穿得十分体面的小少爷,他抡高的双臂顿时打住。“你是哪家的孩子,怎么没个分寸地喊人家小姐的闺名?”

  “我没见过你,你是佟府的门房?”很眼生,他记得佟府的门房姓顾,背有点驼,乡音极重。

  中年男子面露警觉,“你没见过的人可多了,小孩子没事别到处玩,别来扰人清静。”

  “家父是佟太医故人,算是世交,路经此地不来问安,唯恐家父怪责。”乔灏拱手有礼,词语文雅而恭顺。

  “佟太医故人之子……”中年男子皱起眉,打量了乔灏许久才道:“”太医进宫了,短时间内不会回来。“

  佟太医?乔灏眉心一凝,不对,佟府下人称呼自家主子应该是唤老爷,怎会直呼官位?

  “佟伯父若不在,佟姊姊可否代为接见?”他收敛怀疑神色,以一个十二岁男孩的口吻说道。

  中年男子似乎为难地顿了一下。“小姐嫁人了。”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客客气气地询问,他不好恶脸相向,把上头交代的话说了出来。

  脸色微变的乔灏有些急迫地追问,“嫁给谁?”

  “宫里的人。”

  宫里的人……“佟姊姊不是太子喜欢的人,我听说他俩私定佟身,约好等佟姊姊及异后过门。”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嫁人呢?他死了都还未满一年呢!

  这些事中年男子不清楚,不过,那也不关他的事。他冷笑地一嗤,“人在人情在,人亡人情亡,太子都换人做了,你要她嫁做鬼妻不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