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黄袍霸商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八


  乔灏正色地看向她,“有舍必有得,姑姑已嫁为人妻,不能时时刻刻护着我,我必须学着成长,以后才有能力保护自己,我不是以前的傻八儿。”

  听他条理分明的说着话,她舒眉一笑。“你说得没错,我该调整母鸡心态,不能老当你是长不大的八儿,你是乔灏,将军府的子嗣。”

  一听到“将军府的子嗣”几个字,朱角眉尾抽了一下。

  “姑姑,我知道我将来的路了,我想学商。”商人无所不在,水路、陆路皆可通行。

  “咦,你不跟爹一样当武将吗?”乔家军威名扬天下,乔老将军盼着后继有人,在战场上为国争光。

  他摇头。“大概是泡在湖水里过久伤着了心肺,我的胸口常常会莫名发疼,若从军成就可能也有限,乔府到了我这一代不一定要当官,爷爷征战多年只剩下我一个男丁。”言下之意很明白,若还有别的出路,他不想上战场去冒不必要的风险。

  “他想学商就让他学商吧!乔老将军一门人丁单薄,也要留一血脉传嗣。”沈天洛淡淡地说道,不忍老将军百年之后无人送佟,乔府的男子比金子还珍贵。

  乔淇想了一下也就没反对。“好吧!你想学我就教,从最浅显的教起,明天你就跟着小伍学跑堂,多多观察,学习别人的长处,你补自己的短处,人生百态,“人”能教你书本上得不到的道理,他们都是你的老师。”

  “嗯!我不会让姑姑失望,请姑姑用力地教,你教多少我学多少,绝对不让你后悔庸才难上台面。”

  他会做到的,为了太子沈子旸,以及……月儿。

  第十章 八儿的身世
  
  按捺不住想见一面的思念,乔灏还是去了佟府一趟。

  他知道以他现在的模样,不可能有人认出他,以前的故人也陌生了,比如有回柳云风到莲香楼,自己一时忘情的与他多说了两句,对方却问声,“小爷何人?”

  他蓦地回过神,笑笑的把话题转到介绍新菜色上。

  容貌已变,身形不再高大俊伟,连声音都是另一个人所有,他在这具躯壳里的只有魂魄和记忆,关于沈子旸的一切种种过往早已烟消云散,不复存在。

  十二岁的身体能做什么?在旁人眼中不过是个少不更事的孩子,不会有人在意他在想什么,更不会分心关注一个黄口小儿是否有他的爱“情仇。

  那么,他还停留在此处有何意义,人事已非,他再也找不回昔日的自己。

  “乔少爷,你到底在找什么?我瞧你在这户人家门口走来走去不下一个时辰,看得我两眼都花了,你好心点指点迷津,我帮你一起找。”一人计短,两人计长,合着帮忙总比一人瞎忙来得好,这日头晒得人发晕呀!

  “我……呢,没什么,随便走走看看,瞧着这里热闹就多看两眼。”他假意随兴一晃,抑制自己不去看向那扇紧闭门户的狡貌铜扣朱门。

  哪有热闹可瞧,当他阿龙是好骗的呆子吗?“那你走得还真远呀!西市卖杂货,满街是摊贩,东街是酒楼饭馆,你要上那逛逛才晓得京里人爱吃的口味,莲香楼开分店可不可行,南门是马匹集中处,想挑几匹好马上那里准没错,北巷胡同我就不提了,提了七儿姊姊会打破我的头,我还得留着小命娶老婆。”

  北巷胡同是花名满京城的花街柳巷,妓馆林立,青楼一间盖得比一间华丽,高高挂起的红灯笼从没拿下,白天夜里照样宾客临门,有达官贵人,有仕绅富商,有风流才子,更有升斗小民,川流不息的肉欲横流,倚门卖笑的花娘送往迎来……个个千娇百媚,淫声娇笑不断。

  阿龙没说出口,乔灏却知之甚详,这京城本是他的出生地,还有谁比他更清楚呢。

  “阿龙,当乞丐辛苦吗?”看他指缝间的污垢……身衣衫褴褛地拿着破碗和瘦竹竿,他不觉得羞愤,低人一等?

  当他还是沈子旸时,曾立志要让腾龙王朝再也看不到一个乞丐,每个人都有饭吃、有屋住,不挨饿受冻,现在他身边就有一群乞丐,他更是看不得他们日子过得不好。

  民为国之本,即使是饥寒交迫的乞丐也是为帝者的子民,不该视为贱民而错待。

  只是他再也没机会为他们出声,人微言轻,少了手握大权的力量,什么事也做不了。

  阿龙点头又摇头,“以前很辛苦,常常吃不饱,为了争半个发臭的馒头被打得头破血流,那时真想死了算了,做人为何要这么卑微,连口饱饭也没得吃。”想起过去的悲惨日子,他也会皱起眉头,但随即笑嘻嘻地啃着仙橙饼子,酸甜滋味让他笑得眼睛都眯起来。“幸好七儿姊姊来了,我们有丐帮,肚子饱饱地,没再挨饿过。”

  没再挨饿不是应该的事吗?人人有饭吃,个个有屋住,不餐风露宿,而他竟为了小小应该做到的事而满足。乔灏抿紧了唇,分不清是以沈子旸的身分还是乔灏的志向在宣言。

  “以后我会赚很多钱,成为富甲一方的大商人,你们跟着我,我保你们衣食无缺,大富大贵!”

  “哎呀!我的大少爷,就靠你吃喝了,日后发达了别忘了提携。”阿龙是天生的乞丐命,见人说好话,逢迎拍马屁很有一套,他嘴一甜地把人当大爷捧,反正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多个贵人罩着不吃亏。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