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黄袍霸商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六


  想笑不敢笑的乔灏食指一比她身后。“姑丈是笑面虎,灏儿记下了,学他笑里藏刀。”

  “他……呢,在我后头?”乔淇头皮发麻,笑得有如身上爬满蚂蚁般痛苦,还不能不笑。他点头。

  她反应极快的反口。“其实腹黑的人最专情了,不爱则已……旦爱了便惊天动地,不只对所爱的人好得没话说,还爱屋及乌的对妻子身边的人一样照顾有加,自己人不用防范,挡刀挡剑他冲第一。”

  “嗯,王爷姑丈很爱姑姑。”这是众所皆知的事,不用质疑,看他把妻子宠得无法无天就知道用情至深。

  乔淇夸张的又道:“天底下找不到比他更爱我的男人了,就像我只爱他一人一样,我们是月老牵的红线,菩萨赐下的良缘,天作之合,天造地设,佳偶天成,天上人间一双璧人,两心成串不分离……”

  乔灏快被她逼出笑声了,不过有人比他快一步大笑出声,爽朗的笑声让人打心底舒坦。

  “够了、够了,再说下去我都替你脸红了,本王王妃的脸皮之厚天下无敌,我要敢说她一句不是,夜里就得顶水盆、跪算盘,连软玉温香都没得抱。”一只大掌从后伸向前,抱住乔淇不盈一握的腰身,往后拉靠在他厚实的胸膛上。

  “姑丈。”由堂兄变姑丈,乔灏喊得有些拗口。

  沈天洛若有似无地一领首,眼中只有妻子一人。“拿我当范本教侄子是不是太过分了?”

  “爹亲娘亲,姑姑最亲,你是人家姑丈计较什么,大不了我们到莲香楼吃好菜让你当个跟班。”她说得很大度,完全是有钱人撒大钱的嘴脸。

  “跟班?你说得出口。”沈天洛佯怒地捏她粉颊。

  乔淇一手挽着丈夫……手拉着侄儿,满面桃花地笑道:“不是一家人,不入一家门,你就认了吧!”

  寒风一吹,冷得打哆嗦,睁着一双悲愤眼儿的乔艇柞立在风中无人问津,他被落下了,没人问他要不要同行。

  热炒一盘香炒肉片,猪后腿洗净切成片,以独家配方的调味料腌抓一下,锅里倒入三匙油烧热,肉片快速翻炒到七八分熟捞起,沥干油分,接着锅里再放一大匙油烧热,将甜葱、酸黄瓜、肉片一起拌炒,等肉片熟透再加入酱油和盐炒匀便可盛盘。

  口感甜脆略带一点酸,配饭最对味了,油油亮亮的色泽让人一瞧胃口全开,大口扒饭大口菜,大快朵颐。

  最难做的是药膳,“一瓣心香”用的是猪心、莲子、玉竹、降香、枣仁和黄酒,猪心剖开洗净用沸水烫过,捞起后入锅加姜、葱、花椒和盐煮熟。

  莲子去心,然后加水上笼蒸熟。煮熟的猪心加入玉竹、降香、枣仁和水再煮上半时辰,而后猪心取出切片,如盛放莲瓣摆放盘内,汤汁留用,莲子则放在盘心如莲之花蕊,汤汁调味后淋上即可。

  这道药膳的功效在于养心,理气止痛,对血脉虚弱、阴气不足者特有奇效,猪心是清心,降香理气止痛、枣仁养血安神,乔淇特意准备这一道是给乔灏补气补神,他有陈年脑伤怕有后遗症,安神静气好养心肺。

  “丫头呀!这道“梅汁生蚵”是怎么做的?鲜嫩肥美又没腥味,轻轻一抿就滑入口里,顺喉而下,那滋味……嗯,美得很,舌头都快要一块儿吞下去啦……”鲜味回韵,在舌尖停留着蚵肉的鲜甜和梅香。

  真应了那一句“哪里有美食哪里就瞧得见老乞丐朴素的身影”,他不只鼻子灵光,耳朵更是兔子尖呐!一听人家要上莲香楼大饱口腹之欲,他老人家不请自来,猴儿似的跳上八仙椅等人上菜,幸好莲香楼上下都认得他,知道他是喊出名号的头儿,没当是吃白食的臭乞丐一棒子打出去。

  莲香楼其实算是乞丐们聚集的大本营,大老板之一的乔淇是丐帮成立的推手,丐帮里的老老少少她大多认得,若真没饭吃来唱首“莲花落”,还是会大开善门供其饱饭一餐,不叫乞丐们饿肚子。

  而朱角正是丐帮帮主,第一任啦!

  一行人为了吃,不惜路程得花上大半天时间,回到天凉城上莲香楼,菜刚上桌老乞丐就到了,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若是直接由蚵田剥壳取食可不必冲洗,直接沾梅酱生食风味更佳,可是咱们离养蚵人家颇有一段距离,因此还是要用盐水浸洗干净并除去砂石杂质,用滚水冲烫……”没有污染的水质养出的鲜蚵颗颗硕大,有她手掌的长度,有海味却无泥土味。

  中国人两千多年前就开始养蚵了,明朝时还有“西施乳”的美称,想不到腾龙王朝的养蚵技术不差,只是每日快马运送到京城的成本还是高了些,只有富贵人家吃得起。

  “哎呀!你的脑子不是动得很快,干脆在自家后院挖个池子养蚵,到时要吃多少有多少,自个下池捞又快又便利。”老警的口吻,只求好吃不怕累死人。

  朱角说得随兴,有口无心,不管别人要付出多少辛劳,反正他一张嘴就是用来吃的,优哉游哉地过着闲人日子,不亏待他的胃便是天下太平。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