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黄袍霸商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五


  乔灏在心里发笑,这位嘴上不饶人的姑姑损人不带脏字,把乔艇损得一无是处,活像待宰的猪,她这本事要学起来,日后一定用得上,要对付杀害自己的仇人,口蜜腹剑犹胜过实心眼,宁当真小人,不做伪君子,这是他前世所学到的教训,做人太坦率易受陷害。

  “我就要跟就是要跟,我是乔府的主子爷,以后乔府的一切都是我的,我说的话你们一定要听,否则有你们苦头吃。”乔艇还当自己是乔府唯一的嫡传子嗣,把母亲方氏说过的话一字不漏的背得滚瓜烂。

  乔淇一指戳向他眉心,皮笑肉不笑的道:“那边那一位才是乔府的大少爷,捧乔家牌位的正统子孙,你哪边凉快哪边待,少作不切实际的春秋大梦,有我在的一天,乔府就由不得你盛气凌人,耀武扬威!”将军府的花园也不小了,这位不速之客最好有点自知之明,这座亭子地方小,容不下神猪。

  “你……你敢对我无礼,别以为你是靖王妃我就不敢……呢,不敢对你不客气……”他吃痛地抚着额,在乔淇冷厉的瞪视越显气弱,声音越来越小,小到让人以为他只是动动嘴皮子而已,并未开口说话。

  “臭小子,无礼两个字怎么写你知不知道?论身分,我是王妃,你一介平民百姓岂敢向皇室宗亲言语放肆,论辈分,你还得喊我一声姊姊呢!没大没小的态度,你想要爹请出家法打你个屁股开花,三天三夜下不了床是不是?”这混小子不吓吓他不成,被方氏惯得快爬上天了口“我……我……”他“我”了半天吭不出半口屁气,涨红了脸一副眼白快要往上吊的短命样。

  乔淇骂个痛快后……转头面对乔灏,又温柔得能滴出水来。“阿灏,记得姑姑一句话,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以后遇到像他这种不学无术、趾高气扬的纵挎子弟,你不需要给他好脸色,尽管端起架子,这年头是有权有势、财大气粗的人说话大声,我刚好两样都有。”

  靖王王妃的头衔还不够吓人吗?这就是皇权,腾龙王朝里有儿人不低头,连才四岁的小太子都得奶声奶气地喊她一声堂嫂,权势快大过天了。

  而她和莫香合开的“莲香楼”更是日进斗金,她出一张嘴说菜,莫香则靠着一手好厨艺,做出料理来,推陈出新的菜肴不重复,天天有新菜色做为a头,味美料好真开胃,宾客无不吮指留香、再三回味,吃惯了这一家就再也走不开,不时光顾,让她赚饱了银两。

  更别提丐帮那边的情报网生意,唉,如果换到现代,早就人人有奔驰开、家家有别墅住,乞丐在腾龙王朝可以宣布灭族了。

  “嗯!姑姑,我晓得了,”看到乔艇有气难吐,乔灏却觉得有些难为情,欺负个“孩子”实在有些不够光明磊落。

  “姑姑再教你厚黑学,你学会了腹黑本事,以后便天下无难事,运筹帷握尽在掌中。”见他聪巧了,乔淇巴不得把二十一世纪的知识全教给他,让他懂得防人和自保。

  “厚黑学?”又是什么怪名词?

  “就是外表一团和气,见人笑咪咪地,好像完全无杀伤力,唔,就像你姑丈一样,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你看他是好人,他偏偏不是人。”她是受害甚深的过来人,被他吃得死死的。

  “不是人是什么?”乔灏忍住逸到嘴边的笑意,越过她肩膀看向她身后的某一处。

  “是笑面虎,吃人不吐骨头,他表面对你笑,你兄我弟大家好,砍他两刀还向你说谢谢,可是这种人最阴险了,在你以为他能为你两肋插刀时先在你两肋插刀,义气这玩意根本不值半文钱。”背后耍阴招令人防不胜防,而且往往还是最亲近的人。

  “不就是表里不一,人前人后两种脸。”满宫廷是双面人,随手一捉是一大箩筐。

  乔淇没发现说话的声音变得低沈,不像乔灏的语调,兀自说得开心,“没错,形容得真贴切,靖王最擅长的是变脸,你要提防他这类人,并要让自己成为真正的腹黑,你不害人不代表别人不害你,多防点总是有益无害。”

  “王妃的说法不是自打耳光吗?又要笑面迎人、待人和善,又要捅人儿刀、屠宰任我……个人两种迥异的性情不会把人逼疯吗?”做人双面真辛苦,善人恶人一手包。

  “那有什么难的,人本来就有多面,加上七情六欲的影响,时镇时怒,时哀时欢……”她微顿了一下,感觉不对劲。“乔灏,刚刚是你跟姑姑对话吗?”

  怎么怪怪地,背后一阵凉意袭来,冷爬爬地。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