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黄袍霸商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四


  毕竟如今他这具躯体年方十二,还是个半大不小的孩子,文不文、武不武地处在学习阶段,而且出身朝廷重臣之家,他若是有个什么大动作,恐怕第一个受冲击的是乔府,他不能因死去的太子身分而做出使乔家蒙难的事端,几事尚得从长计议,不可操之过急。

  收锋藏锐才不致启人疑窦,他有得是时间成长,不必急于一时,该他的总会是他的,谁也抢不走。

  “你想做什么都不打紧,姑姑全力支持你,只要你认为这是你想要的就放胆去做,不要怕失败和挫折,你的背后可有我们一堆人给你靠,谁敢动你一根寒毛或欺在你头上,姑姑带一群乞丐,拿着锅碗瓢盆跟他们拼了。”乔淇说得豪气干云……副混黑社会的角头大姊头口吻。

  她这穿越来的现代人,满脑子现代思想,对古人食古不化的教条嗤之以鼻,所谓行行出状元,不是非要当宰相还是大将军才叫有本事。

  “多谢姑姑。”乔灏心里无比感动,在他还是太子时从未感受过的温情,如今借由乔灏的身躯全然领受,他内心感触良多,同时也为拥有这份幸运而满心感激。

  再活一回的感觉真不差,虽然年纪小了些,不过身边围了一群关心他的人,他很知足,全无作假的关怀令人感到窝心,心暖暖地,他知道他就算走错路、做错事,他们还是会全力挺他到底,把他从岔路拉回来。

  这就是一家人的感觉,即使没有所谓的血浓于水,却更胜血脉相连的至亲,为此他感谢老天的安排,给了他拥有真性子的家人,让他体会他不是一个人,而有家的温暖。

  “自己人客气什么,姑姑还欠你一声谢吗?看到你又活过来,我比谁都开心……”一想到他曾在自己面前没了呼吸,她心有余悸,总要一再摸摸他,感受他温热的体温,才能确定他安好无恙。

  “都过去了,姑姑,你看我现在不是好端端地在称跟前,没缺胳臂少条腿,活蹦乱跳。”乔灏表情有些不自在,不太能适应她给予的温情,毕竟这个姑姑年纪比他小,乔淇才十五、六岁,而他实际年岁已十八。他当然不知道,乔淇穿越前已是三十二岁的轻熟女,他喊她一声姑姑不为过。

  十五岁……“她”还差一年呢!澄撤的眸子黯了黯……抹苦涩浮上嘴角,曾允诺过的誓言还作数吗?

  他不是他,“她”还会是“她”吗?他不敢去想,现在的他未来还是未知数,又怎么给得起承诺?

  “哎呀!我瞧你这会儿的模样真不习惯,不傻也不憨,活像多长了几岁似,让我不知该疼你好还是瑞你几脚,人太聪明就不可爱了。”有条有理的说话方式怪别扭地,好像什么事也骗不了他,以前的他多纯真,她说什么都相信……副崇拜她崇拜得要命的样子。

  乔淇很失落,感觉像丢失了一个弟弟,可是又欣慰他不笨了,只要再努力,将来一定有出息,矛盾的心情五味杂陈,酸酸涩涩地。

  有时她常想,他该不会也是穿的吧!他言行举止异于往昔,但她用现代词汇试了几回,又观察了好一段时日,发现真是她多想了,除了脑子变灵光外,他根本就是个古人嘛!

  言谈行径古到不行,还有一丝丝……嗯,不知道是她的错觉或是对古人认识不深,坠湖醒来之后的八儿,身上有一股“贵族”的优雅,似乎天生贵气。

  乔灏失笑,对她话中的埋怨感到很无奈。“姑姑不希望我有所改变吗?傻子难免受人欺负。”

  乔淇不快地瞪了他一眼,好像一下子聪明佟俐全是他的错。“可是也不要变得太快,循序渐进懂不懂,万丈高楼平地起,又不是坐云霄飞车瞬间冲到顶端。”

  “云霄飞车?”那是什么东西?又来了,姑姑老说些让人听不懂的话。

  乔淇岔开话题地挥挥手。“别提云霄飞车了,姑姑带你到街上溜达溜达,顺便吃点好料补一补,你还是太瘦了,光抽个子不长肉,想把人心疼死呀!我要用养猪法喂肥你。”

  说到猪,果然就有头猪滚过来。

  “你们要到哪里?我也要跟,我刚才听见了要吃好料,不许落下我。”炖得软嫩的冰糖肘子、滑溜溜的鱼片粥……光想他的口水就流满地了,恨不得吃遍山珍海味。

  听到喘呼呼的声音,再看到圆滚滚的肉球,乔淇脸上的厌恶毫不掩饰。“吃什么好料,喂你饲料还差不多,瞧你这横向发展的宽度,再过几个月就能宰了拜祖先。”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