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黄袍霸商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三


  谁知多年后刘大娘又上门勒索银两,和嬷嬷拉拉扯扯的声音太大……不小心说漏了嘴,让路过的谢姨娘听个正着,她哭闹地要找回孩子。

  唯恐事情闹大的柳氏只好让刘大娘去找人,刘大娘担心得罪了柳氏,将来无法从她那里再得什么好处,便欺骗柳氏当年生的是位小姐而隐瞒是男娃的事实,庶子也是有继承权的,李代桃僵将七儿带进府,佯称这才是正主儿。

  “……如今闹到皇上面前,各说各话,老乞丐我去看看,顺便翻翻陈年旧帐。”朱角若有所指地膘了膘冷着脸的木头徒弟,又喝了一口装在葫芦里的酒。

  “你说完了?”墨尽日不耐烦地一瞪。

  “唉!有个说话无趣的徒儿,日子过得真痛苦。”假装咳声叹气的老乞丐倏地快步走到门边,伸手一捞,将躲在门后偷看的胖小子给传出来。“你,把八儿带到谢姨娘住的院落,不准起坏心眼,否则我把你的脑袋扭下来当凳子坐。”

  “你……你这个臭乞丐快放开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是乔府二老爷……”乔艇的小短腿想踢人却踢不到。

  “我管你七爷还八爷,我是要人命的阎王爷,你再啰啰嗦嗦我就勾你的魂到地府报到。”臭小子,不吓唬吓唬他不知怕,被乔繁老太爷收养的义子摆什么架子,早认本分知所进退才有前途可言。

  天生懦弱的乔艇一缩头,吓得不敢再开口。

  第九章 从商之道
  
  “姊姊,我不憨了,以后我来保护你,不让别人再欺负我们。”八儿笑得灿烂有神,露出一口雪白牙。

  八儿……不,是乔灏,他如今已认祖归宗,这名字是爷爷取的。当他说出不傻的豪语时,向来照顾他、疼他像亲弟弟的乔淇感动得一塌糊涂,眼眶一红差点哭出声,十分宽慰地摸摸他的头。

  一夕之间……或者说乔灏从落湖后到死而复生的那一刻起,他的人生起了极大的变化,人不傻了,变得聪明,整个人从里到外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眼神清明恍若从未傻过,现在的他才是真正的他,是潜伏的睡狮。

  据朱角老前辈所言,他幼时曾受过脑伤,后脑勺有道陈年旧伤,可能颅内Y“;血久结成块,导致气血运行不通,这人才傻呼呼地,灵窍阻塞,怎么也无法长智慧,致使心智犹如幼童般,难解世事。

  老前辈神功盖世,英明神武……察觉异样便运功打通他任督二脉,再喂他儿颗金贵得要命又得来不易的聚灵丹,这才令傻八儿恢复神智……如常人般聪颖又健壮。

  这话把乔家人唬得一愣一愣,但乔淇可是半信半疑,对她这个时空穿越来的现代人而言,这么玄奇的事只会在小说里发生。

  不过她自己也穿越了,证明这世界无奇不有,或许朱角说的是真的也说不定。

  朱角说的当然是假的,其实他说得天花乱坠,无非是想从乔淇手中多骗几盘好料,他这人没什么大癖好,就是嘴馋,只要能端上桌的佳肴,管他是炸虫子还是下水汤,他照样吃得回圈吞枣。

  不过他也不懂,为何乔灏会起死回生,那龟息大法也是他随口胡诌地,目的只是想堵住下人的嘴,诈尸说法太可怕,龟息大法虽荒诞可毕竟真有这武功,不巧他本人也练过。

  沈子旸……他再次提醒自己,他现在是乔灏,很努力地适应目前这个新身分。

  乔灏,大将军乔繁之子的侧室谢姨娘所出的庶子,十二岁,是乔府唯一有乔家血脉的男丁,父早亡,父亲的元配柳氏育有二女乔清和乔淳,对他们母子俩极不友善。

  不过不必担忧,乔灏有个嫁入靖王府的王妃姊姊撑腰……现在要改称姑姑了,因为爷爷收了姊姊当义女,这几个不足为惧的威胁不敢动他分毫,顶多酸言酸语几句,暗地里做些绊人几脚的小动作而已,伤不了人。

  乔繁的继室方氏过继了一子乔艇,辈分高乔灏一辈,为人懦弱无能、一事无成,除了老摆出二老爷的架子耍耍威风外,还真没本事扛起乔府重担。

  这些全是乔灏花了月余才收集到的信息,乔灏的脑子不好使,原本就没留什么记忆,他隐隐约约只记得自己有个姊姊,捕捉到的也是近一年跟姊姊相依唯命讨生活的片段场景。

  而原本是乔府千金的乔淇并非真千金,乔灏才是正经的主子,因此在经过一番波折后他正式入籍乔家祖谱,成为名正言顺的乔府大少爷。

  “八儿……不,该改口喊你灏儿了,你现在变聪明了,有了自己的想法和主见,姑姑问你将来想做什么,是跟着朱角前辈学武功,日后投身戎马,和义爹一样成为武将,还是想读书,考个状元公光耀门相?”文能治国,武能安邦,全看他自身意向,她不勉强,任凭发挥。

  乔灏眉头一蹙陷入深思,“只有这两条路可以走吗?没有别的选择,我想……”

  他应该还能做别的事,入朝为官势必会遇见马家势力,以他目前的实力和处境尚无法与之对抗,必须培植出更强大的力量,才能夺回失去的一切。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