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黄袍霸商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二


  “八儿?”是他吗?沈子旸低头看着一身不算精致的衣衫,心里闪过无数疑惑。

  “我说你呀!学机灵点,别被乔府那几个女人给玩死了,你姊姊整天担心这、担心那的为你操心,瞧瞧,听说现在还被送到官府去。”送去官府做啥?这些下人话说得不清不楚的,不行,待会儿得过去瞧瞧,那丫头前几日答应过他的清炖羊肉和白灼东风螺他还没尝到呢。

  “什么,我有姊姊?”沈子旸露出讶色,对突然冒出来的亲人感到陌生又无措。

  老乞丐狠狠地朝他脑袋瓜子弹了一下。“你姊姊七儿你敢不记得,你想要我再把你丢进湖里清醒清醒。”

  “不要不要,我怕淹水……”死前的记忆太深刻,此时的沈子旸和八儿残存的影像重迭,骇然地直摇头。

  “会怕就好,就怕你不怕。”朱角一手执壶仰头一灌喝了一口酒,几滴酒液由嘴边滴出。

  老乞丐一移动位置,他的身体就不再背着光……张略带沧桑的老脸露了出来,眼神幽远地望着前方。

  乍然一见,沈子旸被久远的回忆拉了回去,他从这张脸看见另一张意气风发的俊颜,五官轮廓并无太大的变化,只是增添了岁月的痕迹,多了几条皱纹。

  他一时失神地喊出很久没唤过的称呼,“子岳叔?”

  朱角被烈酒呛了一下,眸子一眯地瞪视死了一回的八儿。“你刚才喊我什么?”

  沈子旸不确定该不该吐实,犹豫了一会,迟疑的道:“老乞丐师父。”

  如果他没听错的话,他自称老乞丐,又称他为好徒儿,所以他们是师徒关系,喊“老乞丐师父”应该没错。

  “老乞丐师父……嗯!嗯!不错不错,这称呼老乞丐听得顺耳,以后就叫我老乞丐师父。”呵呵……他这徒弟有慧根,不像某根木头,怎么教也不开窍。

  说到木头,木头就来了,鬼魅一般地飘到身后。

  “师父,七儿出事了,你还有心情在这闲磕牙?”他们丐帮消息网络名不虚传,七儿一被送进官府,马上就有小乞儿来跟他享报,他去衙门却因皇帝驾到,亲审此案,他不得其门而入,正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只好先到乔府看看八儿情况,了解死因,再作打算,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遍寻不着的朱角。

  “哎呀!我在救人,你没瞧见你师弟刚才没喘气了吗?是我拍了他一掌才回魂,八儿,别理你小墨子师兄,他这人的脑子是死的,你千万别跟他学。”朱角骂人不忘损人,把两个徒儿的好坏给挑出来,而且明显偏向傻子。

  “小墨子师兄。”沈子旸唤道,他正努力适应眼前诡异又令人难以置信的现况,装个傻子。

  墨尽日没看他一眼,冷哼一声,“皇帝都出面了,君无戏言,你再不走,七儿就成了死人,你拍她十掌也救不回来。”

  “哎呀呀!他也来凑什么热闹?你别急,皇帝老儿还没坐热椅子呢!总要等他温热场子咱们再上场,才能显显威风。”去得早不如去得巧,要有耐心才有好果子吃。

  “老乞丐师父和小墨子师兄要进宫见皇上?”沈子旸眸光一亮,有些急迫地问道,他想知道宫里现在的情况。

  朱角若有所思地瞄他一眼。“八儿,你口齿似乎变得佟俐,眼神明亮的不傻了。”

  “我……呃,师父要我学机灵点,我听师父的话。”他装傻,憨憨地干笑,避与老乞丐锐利的双眼对上。

  他几乎已经可以肯定老乞丐就是当年教他武功的御前带刀侍卫朱子岳,只是他该如何开口告诉他,自己就是太子沈子旸,他会相信吗?

  “呵……听见了没,小墨子,要跟八儿多学学,你什么时候才能跟他一样乖巧?”遗憾呀!木头徒儿不长脑,让他当人师父的毫无成就感可言,至少也要教出个混世魔王才称心如意。

  “等我抄了你全家再说。”满门抄斩。

  朱角脸色微变,却依然哈哈大笑。“别太愤世嫉俗了,老乞丐这就带你到皇上跟前讨公道。”

  “哼!”他哼唾一声。

  “八儿,你乖乖地待在府里等你姊姊回来,老乞丐保证她没事,定能全身而退。”他摸摸徒儿的头,眼底多了深意。

  方才下人说明事情的时候,沈子旸有听却依旧一头雾水,他拉住朱角衣角。“七儿姊姊怎么了,皇上会砍她的脑袋吗?”

  墨尽日抢白道:“乔府大太太柳氏告御状,状告你七儿姊姊欺君,假扮乔府千金顶替真少爷,这会儿又抢了大小姐乔清的未婚夫,准备嫁入靖王府当王妃……老头子,快走吧。”

  七儿乔淇并非真正的乔府千金,她喊娘的谢姨娘当初生的其实是儿子,只是生产的时候有点混乱,连谢姨娘自个也不知道生男生女,被大太太柳氏买通的产婆刘大娘欺瞒生了个死胎。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