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黄袍霸商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六


  他入宫见了皇上,细享此番讨伐的功绩,他为有功者请求封赏,大肆赞扬靖王世子沈天洛的有勇有谋、大义凛然。

  儿女私情倒是其次,虽然他急着见心上人也得压后,国家大事为先,个人私事置之度外。

  不过大获全胜的消息一传开,后宫之中也沸沸扬扬起来,不等他回太子府换下风尘仆仆的装束,皇后懿旨已然传召,设宴慈惠宫,为太子庆功。

  其实他最想的是回府好好梳洗一番,上佟府寻他的小女人,再睡上个三天三夜舒缓疲惫,等乔大将军带队进城与之会合……并上金銮殿见众将士一一听封,看有无遗漏,可是母后召见又推辞不得,即使他百般不愿也得给足面子,不能拂了皇后凤颜。

  只是到了慈惠宫偏殿,他见到的不是华贵无双的皇后,赤金九龙雕漆花梨木圆桌上摆满了八仙盘、御黄王母饭、镂金龙凤蟹、绛茧冰蚕“注解:古人称荔枝壳为绛茧,荔枝肉为冰蚕”、白玉丹砂、三鲜海参等数十道佳肴,马玉琳聘婷含笑而立桌旁,四周竟再无其他人。也就是说,内殿里只有他二人两两相望,没有服侍的宫人,连上菜的御膳房宫女也退到殿外。

  一壶酒在烧红的红泥小火炉里温着,淡淡的酒香扑鼻而来……旁直立的金银花香炉里燃着龙涎香。

  “太子哥哥莫非看傻了妾身的美丽吗?你瞧瞧我这一身打扮可还入你的眼,不许说不好看,人家只想听好话。”马玉琳纤纤素腰束着雪纹烟色玉带,将吹弹可破的雪峰托得高高地,雪嫩丰盈,暗送风情。

  和佟欣月一比,小她两岁的马玉琳的确有傲人本钱,年纪尚幼却已有女子凹凸有致的身形,加上刻意装扮,胸前更显腆嫩硕丰,引人遐思。

  所谓色不迷人人自迷,瞧见眼前诱人春色还能泰山崩于前仍面不改色的话,那就不是男人了,即便神色镇定的沈子旸也忍不住目眩了一下,不过他此时疲乏得无心于风月,只淡笑道:“琳儿妹妹生就如花似玉,宛若天水仙子,不论穿什么都娇美秀丽,世间少见的盈盈佳人。”

  马玉琳走过来,主动挽住他的手,引他入座。

  “讨厌啦!太子取笑人,人家会难为情的。”她娇柔做作地掩面娇笑……副羞不自胜的模样。

  “真讨厌吗?要不我先走了,不惹你心烦。”他作势要起身,心想这样能离开也好。

  可她以为他是在和她逗乐子,马玉琳学姑母所教的身一软,偎进他怀里,以纤指抚弄他胸口娇嗔道:“人家的讨厌是反话嘛!太子哥哥还欺负人,存心让人难受。”

  看来她还真有几分魅惑男人的本事,莲指轻勾,媚眼流波,软语如馨扣人心弦,美目盼兮间散发出一种叫人招架不住的媚态。

  沈子旸脸微红地咳了几声,岔开了话题,“母后呢?不是她召见我,为何迟迟不见她。”

  她咯咯娇笑。“太子哥哥还不明白呀!姑姑是特意为我们安排的,她希望我们多点时间相处,将来成了夫妻才能情深意浓,缝给缠绵,相互扶持到白头。”

  “意思是说母后不来了?”他忽觉不妥,虽已定下名分仍得谨守分际,不得逾越礼节。

  ““醉花酿”来自潞安名产,酒香清雅纯正,透出沁人梨香,酒质醇厚柔绵,入口味厚回甜,余香延续,诗有云:“一壶潞酒三年香,入口绵绵永难忘。”其中绝妙滋味要尝过才知晓,琳儿为太子哥哥斟上一杯,你喝喝看味道如何?”她斟满一杯酒,纤素玉手端到他面前。

  劝酒一杯,夺命索魂。

  酒气诱人,他未饮先醉了。“我自个来,你小心别烫伤了手,炉子里的炭火灼得很。”

  “就知道太子哥哥心疼我,对我多有怜惜,我再为你倒一杯聊表心意。”多喝点,别糟蹋了。

  既是心意就不能不喝,沈子旸仰头再干完一杯。“的确香醇,后劲冲上喉,琳儿也喝一口,不必只顾着伺候我。”

  马玉琳倒酒的手颤了一下,差点将酒液倒到琉璃白玉杯外。“琳儿还小,不宜饮酒,姑姑说了等我再大些会让我饮些水果酒……来养颜,二来活络气血。”

  “啊!我都忘了你才十二岁,可能酒喝多了,人也有些迷糊了。”他自嘲酒量不好。

  “你一点也不关心人家,再多罚三杯酒。”不许他拒绝,她连连倒了三杯酒要他喝下。

  “什么,三杯?!再喝我就要醉了,琳儿妹妹别勉强我……”咦,奇怪,是他眼花了吗?怎么琳儿的身影出现迭影……个、两个、三个……看得他头好晕,昏沉沉地。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