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黄袍霸商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爹……”他这是在帮她还是害她,学医救人的人居然毒不离身,虽然她有意此道,十分乐意钻研。

  佟欣月本就醉心医药的学习,打认字开始便研读各类医书,虽不到过目不忘也差不多了,看过的书册全记在脑子里,可说是一本活医书,随便挑一病症考她都难不倒。

  不过学得越多她越觉得贫乏,因为很多疑难杂症是无解的,她翻遍有限的医书还是找不到医治的办法,眼睁睁看病人受病痛折磨致死她于心不忍,总想着能救人一命该有多好。

  于是她一头钻进成千上万的草药,研究药性提炼救人妙方,谁知无心插柳柳成荫,误打误撞地,她炼成的丹药中有些是具有毒性的,即使少许服用也会令人身体不适,甚至是丧命,中毒而亡。

  当时她手捧着毒药万般惊惧,不知该做何处理,她害怕被人误用了,导致毒发身亡……度考虑毁了它们。

  可毕竟是自己的心血,实在舍不得放弃,因此她用一瓶瓶白玉瓷瓶装着,放进莲花双扣的夔金红木盒里,偷偷藏在床底下,省得时时提心吊胆怕害了人。

  岳思源眼神冷冽地看了师父一眼,佟义方神色一整地轻咳。“咳咳!月儿,爹是想天下有才有智的男子不在少数……呢,你不是想行遍各处探访各种药理,爹的年岁大了,体力渐渐吃不消,皇宫内院并非久居之地,打算辞了官回老家去,我这把老骨头要休息休息了,不想太操劳……”

  “爹,你到底想说什么?没头没脑的谁听得懂。”几年前就听他说不当太医了,要回乡开间医馆造福乡里,可是皇上不允又留了下来,还升他为太医院之首。

  佟义方看看面色凶恶的徒儿,欲言又止,尴笑地搔搔后耳。“思源不比太子差,爹想将你许配他……”

  他话还没说完,生性大而化之的佟欣月脸色一变的跳起来,满脸讶色和难以置信,以及一丝丝的仓皇。

  “爹,你怎么会有这么荒谬的想法,我一向视思源哥哥为亲手足,哪有妹妹嫁哥哥的道理,你想让娘大半夜拿搬面棍敲你的头是不是?!”想吓死她也不用这样,这玩笑一点也不好笑,吓出她一身冷汗。

  “你们哪是亲兄妹,思源这孩子我打小看到大,他是什么脾性一清二楚,不会委屈了你。”实在、肯负责、没什么坏心眼、洁身自好,日后会一心一意地对她好。

  为人父母者最佟的心愿不就是看儿女有个好归宿,女儿嫁得好,有人照顾他才能安心。

  “可是我喜欢的人是太子呀!我已经答应要跟他一生一世了,哪能出尔反尔?”佟欣月嘴一扁,看向屋里的另一人。“思源哥哥你不是不好,我也喜欢你,不过是妹妹对哥哥的喜欢,和太子不一样,我不能嫁给你。”

  “你斗得过马玉琳吗?”他淡然地丢出一句。

  她一窒,脸色微变。“我只跟太子好,她……她不会影响我们的感情,我会避开她。”

  “你什么时候才会长大?天真救不了你,马玉琳只是其中之一,以太子的身分只会有更多的马玉琳,十个、二十个,甚至一百个、一千个,你想和成千上百的女人分享他吗?而你还不一定是他的最爱。”天底下少有不变心的男人。

  “我……我……”她脸色苍白,抓着裙裸的手微微颤抖,她没想到那么远的事,只看得见眼前。

  “现在的他喜欢你,对你百般爱怜,那是他身边只有你一名女子,等他府里满是千娇百媚的娇妾美婢时,你想他还会多看你一眼吗?他会非常忙,忙着应付向他乞怜求宠的女人,夜夜召女宠幸。”岳思源残酷地点出她不曾细想过的事实。

  “你……你不要再说了,我要想一想……”她的旸哥哥不是她一个人的,他不属于她,他……是马玉琳的,无数个马玉琳……

  他是太子。

  像是才刚明白即将面临的处境,佟欣月手脚发冷、脸色惨白,她倏地转身朝屋外跑去,想找个地方冷静,由不得她逃避的现实深深刺痛她的心,她对太子的爱茫然了。

  在她离去后,两个男人静默很久,相看两无语,只有无奈的叹息声萦绕不散。

  “真不想把她交给太子。”岳思源眼底有着苦涩和不甘,更多的是对师妹的心疼,她不该卷入宫廷的斗争之中。

  “唉!有什么办法呢?咱们劝也劝过,骂也骂过,她就是喜欢太子,像是中了迷魂术似的对他情有独钟,我这当爹的不忍心呀!总不能硬逼着她别嫁……”

  吾家有女初长成,带给他们的,不只喜悦骄傲,还有更多的忧心。

  当佟义方师徒正为女儿的佟身大事苦恼时,围剿靖王的大军也传来捷报,由大将军乔繁领军,靖王世子沈天洛献策,太子幕后统筹,合三人之力大败靖王大军,不日将班师回朝,押解叛王回京受审,以昭天威。

  因兵将众多,大军缓慢地向京城推进,大队人马犹在百里外行进,几匹快马已先行入京,其中马上一人便是太子沈子旸,随后是亲信数名。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