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黄袍霸商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二


  “什么太子,你这么大的人了连话都能听错,本宫是指十二皇子,他昨夜肚疼闹了一宿,本宫好不容易才哄睡他,你别来闹腾他。”马皇后垂视的眸光中一闪幽色,皓腕如雪地轻拍小皇子的背,十足地呵宠。

  马玉琳这才注意到睡在皇后身旁榻上的小皇子,压低了音量,却不减话中的火气。“喔!也许真是我听岔了,可是我一肚子火快气炸了,连脑袋瓜子也要爆开了。姑姑,你不能再坐视不理,你要不帮我出气就没人可以帮我了。”她没多想地只在乎自己的来意,气呼呼的朱唇撅得三寸高,怨气冲天。

  “静一静,别把相府的脸丢光了,你缓口气,好好地说,本宫耳朵没聋,正听着呢!”浮浮躁躁的性子几时才能收敛,形色不露于外方能入主中宫,她还有得磨练。

  马玉琳瞪着一双媚色已现的丹凤眼。“人家也想缓着气说呀!可实在太气人了,气得我两手还在发抖,恨不得亲手掐死那个不要脸的贱人,看她还敢不敢勾引太子。”

  “你是指佟太医的女儿?”

  “就是她,姑姑治她死罪吧!扣她个淫乱宫闹的罪名,死人才不会和我抢男人。”太子是她一个人的,别人休想染指,那只骚狐狸凭什么跟她抢,连替她提鞋也不配。

  腾龙王朝最尊贵的女人因她的孩子气而掩口轻笑。“才一个女人你就受不了,日后母仪天下,那如潮水般涌进后宫的美女又该做何处理,你能一一杀光她们,独占宠爱吗?你还是太天真了,本宫不禁得为你担忧口”

  女人多或少都无所谓,重要的是手段,只要掐住命门这后宫之中任凭兴风作浪、翻云覆雨,想要谁活谁就死不了,想要谁死谁就活不成。

  琳儿太嫩了,还学不会运用女人的天赋,争一时不如争千秋,要吵要闹腾是成不了大事,吵久了只会让本性暴露,让人感到无知和厌烦,连最初的好感也没了。

  欲擒故纵,还要适时地给些甜头,皇上拥有后宫三千佳丽,他还不是服服帖帖地栽在她手中,十来年荣宠不减。

  “我不管以后,都不知道是几年后的事,我只晓得现在不要看到太子身边有我以外的女人,我要她们全滚远点,不许缠着我的太子。”那是她三年后的丈夫,她不与人共夫,他只能是她的。

  “呵呵,看不出你对太子这般情深义重,小小年纪已懂得争风吃醋,本宫真是小看你了,妒性大到连个无举足轻重的小女人也容不了。”没出息,就这点能耐。

  “什么无举足轻重,她都爬上太子的床了,完全无视我这个太子妃,你叫我这口气怎么咽得下,难道要等她珠胎暗结,生下小贱种,把我太子妃的位置让给她?”她越想越气,如玉花颜纠结成一团。

  “稍安勿躁,气坏了身子谁心疼你呢!太子都十八岁了,有一、两个女人不算什么,你看皇上这么多女人,本宫还不是全忍下了,男子贪欢是一时的,你要看和他长长久久过日子的人是谁。”占了正室的名分,谁也抢不走。

  马玉琳仍忿忿不平地咬牙切齿,“要我忍比登天还难,姑姑你不疼琳儿了,只疼十二皇子。”不是亲生的就是不同,差别立现,她忍不住小有怨怼,不甘心曾被捧在手掌心的疼爱被肉呼呼的小鬼抢走。

  “谁说本宫不疼你了,你这”‘头没良心呀!若非本宫为你着想,太子十五岁时皇上早就有意赐下美人数名,让太子枕畔不寂寞,还不是本宫替你挡下。“当时她还作主让皇上自个儿收了,封殡赏赐不断的给足了美人恩。

  “什么?皇上的赏赐是女人,他未免老糊涂了,给自己的儿子塞女人,他以为太子跟他一样好色……”无女不欢,左拥右抱还嫌少,年年招新人入宫,有些殡妃的年纪比太子还小,他一把年岁了怎么还如此不知羞,专摧幼蕊。

  哼!一树梨花压海棠,做人爷字辈绰绰有余了。

  “放肆,你越来越大胆了,目无尊长,连皇上也敢议论,你这条小命不要了吗?”她真是把她给宠坏了,不知轻重,无法无天,蛮横的性子越见刁钻。

  马玉琳的骄蛮和不敬的口吻让马皇后忍无可忍的严厉喝斥,此举登时让一向受宠的马玉琳吓得脸发白,“姑……姑母,琳儿做错什么了?”

  看侄女真吓到了,法然欲泣地怯怯看着她,她叹了口气,但语气一样沈肃,“皇上的事有你多嘴的分吗?这天下是姓沈的,不是咱们马府的,你一张不懂事的嘴想坏了马府一锅粥不成,你爹娘没教你谨言慎行是不是,在宫里说错一句话就有可能祸延九族,你有几颗脑袋可以砍?”皇上是“该”胡涂了,但再等一等,时机未到。

  马皇后怒颜一收,看向幼子的神情满布慈光,她轻抚酣睡无邪的童颜……点一点拢聚的盘算在眼底成形,她的儿子为什么不能是太子,她越看他越觉得他长了张帝王相。

  其实她那声“太子”是她心中谋算已久的目标,只是被突然闯入的马玉琳惊扰,这才脱口唤出。碍于靖王一事尚未平定,她暂时不能动沈子旸,等这件事过后,太子他……就不再是太子了。

  她嘴角微扬,露出一抹几不可见的阴笑。

  “姑……姑姑,人家知错了,你不要再骂我了,以后我会学着少说少错,不给你添麻烦,你就疼疼琳儿嘛!”适时撒娇的马玉琳软着甜嗓,请求姑母的怜宠。

  “疼疼疼,不疼你还疼谁,姑表一家亲,都是自家人,本宫说你也是为了你好。”

  一见皇后娘娘气消了,和颜悦色地对她笑,马玉琳跌了一跤忘了疼,又得寸进尺的要求,“姑姑,那个佟欣月……”

  没等她说完,马皇后纤指轻抬。“不急于一时,本宫还用得到她。”

  她要借助佟太医的医术,他的女儿是他唯一的弱点。

  马玉琳不服气了,“姑姑想要她做什么,琳儿比她能干,更能助姑姑一臂之力。”她想争口气,不让情敌专美于前,抢了她的锋头。

  “她哪能跟你比,你是金枝玉叶,她不过是随处可见的杂草,本宫怎会让你涉险……”一计忽生,她眼眸微利地望向容貌娟丽的侄女,笑膺绽放。“琳儿,本宫的确有一件要紧事要借你的手一用,你可愿意?”

  马玉琳未先问明何事便点头如捣蒜。“姑姑交代的事琳儿一定不负所托。”

  她扬眉,语多试探。“本宫问你,你爱太子吗?若是他有一天不在人世了,你会为他伤心欲绝,食不下饭吗?甚至活不下去,想跟他一起赴死,做一对同命鸳鸯。”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