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黄袍霸商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莫名地,他脑海中跳出这么一句话,似乎在预告着什么,让他心头发紧地倏勒双臂,将怀里带着淡淡幽香的人儿勒进骨子里,好让她生死不离,只能成为他分割不了的骨肉。

  “旸哥哥,我快喘不过气了,快被你勒成两截了。”她略微挣扎,大口地喘着气。

  “我渡气给你。”他松了松手,俯下身封住水波润泽的盈盈朱唇,舌尖一顶窜入芳香馥地。

  “太子……”可恶,他又吃她小嘴儿,让人脸红心跳、面颊发烫,晕陶陶地忘了东南西北。

  “叫我旸哥哥。”他爱听。

  “旸哥哥。”她满脸通红,娇羞地低唤。

  沈子旸志得意满地亲吻她瑶鼻。“还有一年呀!真难熬,你得好好地补偿我,花好月圆迎郎君。”

  “说什么浑话,不怕人家脸皮薄呀!吓都给你吓出一脸绊红,你跟谁学坏了……”她蓦地杏目圆睁,像是想起什么而震惊不已,张口欲语却结舌。

  “怎么了?脸色都白了。”他扬指捏了捏她粉色小脸,这才恢复些许动人的血色。

  “他……刚刚那个人……是靖王世子?!”沈天洛。

  见她反应迟顿地露出惊色,沈子旸抿唇闷笑。“你不是听见我喊他堂兄了吗?”

  “可是他……呢,靖王……我听我爹说,近来可能要大乱了,你怎么还和他往来?我爹不让我出门,还要我暂时别往太子府走动。”他怕她遇到危险,分身乏术的太子保不住她。

  “所以你趁夜偷偷溜出府,好和我月下偷情。”他取笑道,眼中有着浓得化不开的爱意。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开我玩笑,不过我家的墙真的有点高,攀得我的手心都磨红了。”想到差点被半夜尿急爬起来找茅房的家丁撞个正着,佟欣月不禁噗嗤笑出声。

  “下次要红杏出墙记得找我,我帮你翻墙。”他心疼地翻看她细白小手,长指轻柔地抚摸。

  “我不是红杏。”她横起眉,佯怒道。

  他捉起她抽回的柔黄,放在大掌中温柔不舍地揉弄。“却是我的月儿,我心底唯一的小人儿,独一无二。”

  听了情话,她满足地憨憨的笑了,笑了一会儿,忧虑又重新回占她心间。“靖王真的要造反了吗?”宫里的消息最灵通,十之八九假不了,连皇后都忧心忡忡,近来少来找红鸾姑姑的麻烦。

  目光一凛,他沈痛地一领首,“确定了,只是不晓得他何时起兵,父皇命我密切留意靖王动向。”

  “那靖王世子找你是……”佟欣月没法放心,她最近右眼皮跳个不停,真怕会有不好的事发生。

  他神色沈重的叹了口气。“他是来告诉我不用顾念旧情,尽可做自己该做的事,他是站在我这一边,不会为虎作怅,即使是他的亲生父亲也绝不留情,错就是错,没有理由,父皇是好皇帝,不该被推翻。”

  “咦,他真这么说?”看不出世子能有这样大义灭亲的决心,要是她就不行了,她爹再错也是她的爹。

  话说回来,她的爹爹是世上最好的父亲,他不会有错。

  沈子旸笑着抚着她乌黑长发。“嗯。”他由衷钦佩堂兄,换作是他自己,不见得做得到。

  “不过,你真有把握吗?万一……”如果他不是太子就好了,她也用不着担心受怕,唯恐他出兵平乱会一去不回……呸!呸!呸!胡思乱想什么,他是九龙真身,有神仙护体不会出事的,定会旗开得胜归来。

  他一指点住她嫩红唇瓣。“有你等着我回来,我说什么也不能输,我要为你凯旋,让你成为最有福气的人。”

  其实最有福气的人不是她,而是另有其人,马玉琳才是该站在太子身边的人,名正言顺,光明正大。

  自古以来妾不如妻是不变的道理,偏房再得宠也不能越过正室,事事要服从,样样低人一等,元配夫人的一句话足以论定妾室生死,不能反抗,不能有杂音,低眉顺服,恃宠而骄绝对不被允许,皇家礼仪更胜于民间百姓家,最严厉的一条是,元配未有子嗣前,任何庶出的子女都不被允许,可三年五年后欢情薄了,想再有孩子也就难了,那时伴在夫婿身侧的人早换了,新人辈出,满目春色,谁还惦着花颜已褪、美貌不再的旧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