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黄袍霸商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五


  佟欣月嘿嘿地眨了下眼,“佟太医府上的,皇后娘娘赶紧下旨治罪,罚他个管教无方的大罪,让他去官罢职,告老还乡,回家好好地教养不肖女儿,不要长留宫中。”

  一听到“皇后娘娘”这儿个字,想起所受遭遇的华红}“;顿时神伤,眼中难掩伤痛。”月儿,别顽皮了,小心隔墙有耳,我已经不是皇后娘娘了,不要让我害了你。“

  红颜未老霜白催,青丝已见白头雪。她老的是心境,而非容貌,多年夫妻之情竟绝于一时,身为帝王的夫婿一次也没来看过她,仿佛曾有的恩爱是一场梦,梦醒情已空,她的痴情成了不堪一击的笑话。

  “你本来就是皇后娘娘,爹说你是遭人陷害的,是马皇后她……”宫中有太多藏污纳垢的肮脏事,何人所为大家心知肚明,只是秘而不宣,怕惨遭毒手罢了。

  与落华宫紧邻一墙的月华宫,喜获麟儿的德妃娘娘好不容易以子为贵,重获皇上的喜爱,从月华宫搬入离皇上寝殿颇近的影心殿,赏赐不断。

  谁知不到一年,刚学会走路的十一皇子居然溺毙太液池,当时多达三十几个宫人看护一名幼儿,竟然还能从众多眼皮底下出事,这等玄事说出去有谁相信?

  偏偏皇上听到马皇后的片面之词,怪罪痛失皇儿、哭得死去活来的德妃,将她打入天牢,静待宗人府审理,此生想再活着走出牢笼只怕无望,难上加难。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德妃唯一的过失是早皇后诞下皇子,若能晚上两、三年,也许她就逃过此劫,即使不受宠也能保住孩子,在后宫一隅安度晚年。

  多年不孕的马皇后在佟义方的调理,加上宁太医强行助孕的烈药下,终于怀上身孕,生下十二皇子沈子熙,今年四岁。

  “月儿,你想见佟太医人头落地吗?”华红鸾厉喝,阻止她口无遮拦的议论。

  佟欣月犹自不服,不过声调已缓了下来,“我是为红鸾姑姑抱不平,你人这么好,他们怎么可以是非不分,诬赖你对九皇子不利,亲手袱君又轼子,泯灭天良。”

  她苦笑。“这世上不公的事多如河中之沙,怪只怪我太冲动,受人煽动……时不察陷入别人算计好的陷阱,才会一败涂地,百口莫辩,将后位拱手让人。”

  如果同样的事再发生,她想她还是会奋不顾身地冲到御书房,为代人受过的墨将军一府请命。

  “那九皇子他……红鸾姑姑真的不想了吗?”活生生的一块肉从肚里滑出,失去了,任谁也无法不心伤。

  华红鸾的眼神望向窗外纷飞的落叶,隐隐流动着泪光。“c};认为皇后会容许他活下去吗?我早不存希冀。”那么小的孩子落在心旸恶毒的马皇后手中,岂有活命的机会,她现在担心的是太子,身处险地而不自知。

  “红鸾姑姑不要灰心,人家说吉人自有天相,九皇子出生时祥鹤盘空,那是吉兆,所以肯定会没事,老天送来的福星不会轻易收回去。”她相信在某一角落,福大命大的小皇子必还幸存,只是难免受点小磨难。

  “但愿如你所言。”她幽然叹了口气,语涩地转了话题。“那你呢?丫头,真甘心和太子这般过下去,他日后继承大统,你的日子不会太好过,甚至是以泪洗面。”

  她是过来人,深知帝王的心,今日的恩爱,明日将断旸,虽然是她十月怀胎的亲生儿,她还是不愿苦了这个心地善良的孩子,她值得好男儿一心一意的对待,执手一生,而非在皇宫内院里与人争一个男人,她是争不过马玉琳的。

  谈到与太子暖昧的一段情,生性率直的佟欣月也免不了报红了双颊。“我知道以我的身分只能屈居侧室,不能与太子妃相提并论,可我心疼他,不想他一个人傻傻地被骗,被马玉琳耍得团团转,不识她的真面目。”

  这些年来,马玉琳表现得可圈可点,毫无瑕疵,她在太子面前是温婉的大家闺秀,虽然小有骄纵和任性,可是仍在能容忍的范围内,以她的家世和受宠程度,这些全是无伤大雅的小毛病。

  可是私底下她的刁钻蛮横不下专宠后宫的马皇后,不时的找自己麻烦,让她每次与旸哥哥相见都得偷偷摸摸,反正有马皇后为其撑腰,只要马玉琳看不顺眼,她教训起人来毫不客气,佟欣月还听爹爹转述过宫中的耳语,说马玉琳在宫里即便将人殴打致死也没人管。

  佟欣月心有余悸地抚摸左臂上的伤口,上个月她不过绣了个鸳鸯戏水的香囊送给旸哥哥,马玉琳一得知此事后,隔日她上街买些药材,平白无故地受到登徒子调戏,对方还拿刀划伤她的手臂,撂下狠话要她别自作多情,招惹不该招惹的人。

  她心里很清楚那些人是受谁的指使,除了心胸狭窄的马玉琳,谁会费尽心思和她过不去,若非是在大街上,那些人也不想把事情闹大,否则恐怕她的清白身子已被站辱了,残花败柳之身何以匹配得起尊贵的太子?

  但这些事她不能对旸哥哥明言……来并无证据,人家抵死不认她也没辙,哑巴吃黄连地吞下暗亏;二来势不如人,若遭反咬一口该怎么办?有权有势的相府一出面,她再大的冤屈也只能化为乌有,谁知表面端和的千金小姐恶毒如鬼,虽然才十二岁而已,尚未及异。

  “我是担心你老是为别人着想却忽略自己,红鸾姑姑不愿看你重蹈我的覆辙。”后宫之中不够心狠者是无法生存的,她不算计人,别人也会想尽办法除掉她,少掉一个足以威胁的竞争对手,多给自己一次博宠的机会。

  这几年若不是有月儿陪着她,她早就撑不下去了,绝情帝王的狠心,马皇后不时的嘲弄和迫害,逼得她快要发疯,只差白绞一抛,悬梁自尽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