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黄袍霸商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她是被废的前皇后,我的亲娘。”沈子旸略微犹豫后,便说起曾听过废后所做过的恶事,他的目的只是想吓跑马玉琳,没想到自个却越说越心虚,毕竟生的恩情也不小,为人子女者不可议论父母的不是,她已为所做的事付出代价了。

  马玉琳一听,小眼睛小鼻子的计较起来。“姑姑才是你娘,太子哥哥胡乱认娘,皇后会伤心地,我们赶快离开,不要和坏女人有所牵连,她会害你,把你害死……”

  她说得煞有其事,好像废后是多坏的恶婆娘,她帮着皇后姑母出气,诬蔑废后的人品,双手一扯就要拉着太子离开,不让他们母子走得太近,重系亲情。

  “你在胡说什么?红鸾姑姑怎会害人?!你不晓得她人有多好,长得漂亮又温柔,背后说人坏话不够光明磊落,是小家子气的行为。”她爹说公道自在人心,是非对错佟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好人不会一直被欺压到底。

  落华宫废弃的园子一角,蓦地出现一名身量比马玉琳略高一点的女娃,她杏眸圆呼呼地瞪得老大,仗义直言。

  “你是谁,胆敢对我无礼?”她要叫姑姑打断她的小腿,打到她皮开肉绽,没办法站起来走路为止。

  “我是……”

  “咦,你不是……月儿吗?佟太医又带你进宫了?”沈子旸讶异地一呼,认出曾让他很开心的小女娃。

  见到熟识的面孔,佟欣月欣喜地一喊,“旸哥哥,你又来看红鸾姑姑了,我有好多话想跟你说……”

  “说什么,扬哥哥是你这种人能唤的吗?你也不瞧瞧自己的身分,掂掂分量够不够重。”马玉琳口气不悦,挡在她面前不许她靠近。

  “嘎!什么意思?”佟欣月睁着无邪大眼,满是困惑。

  沈子旸笑容清朗地分开两人。“琳儿,你不是想去摘花吗?这会儿日头不烈,我们到御花园摘几朵花。”

  “可是她……”不该出现在太子哥哥面前,她讨厌有人笑得太好看,把自个的甜笑比下去。

  “月儿,记得早点回去,别到处乱跑,佟太医若找不到人肯定心急如焚。”他一样温笑若阳,浅浅淡淡。

  “嗯!”时间确是也不早了,爹一定在找她。

  佟欣月娇憨地一笑,模样生动可人,活似一朵迎风而立的海棠花,缥了一眼马玉琳顿然又有气,小心眼的记恨在心,她对看不顺眼的人通常没什么好脾性……

  没人注意到沈子旸一行人走后,有个四十岁出头的嬷嬷越走越慢,故意落在人后。

  而后将近一个月,佟欣月没再出佟府一步,岳思源也没陪同佟义方出入皇宫,他寸步不离地陪着佟府小千金,冷着一张不笑的脸,似在和谁生气一般。

  听说佟太医的女儿被打了十几个耳光,两颊肿得像发糕,久久不消。

  第五章 太子立府
  
  时光茬再,又是一年孟春,前几日沈子旸十六岁的冠礼过后,正式从皇宫搬至到御赐太子府……连几日太子府中贺喜的人络绎不绝,直到七八日过府人潮才稀少些。

  这日午后,佟欣月搭乘自家马车抵达太子府门口,活泼的她刚一跃下车,正好看见有一乘轿子也停在大门口,她见了那乘轿子的颜色,立即知道轿里的人物了,小嘴一咧开,清脆喊道:“旸哥哥!”

  这几年两人来往频繁,日渐交情深厚,沈子旸还没揭轿帘,光听那声音也认出她来,立即下轿,快步迎向她招呼道:“小月儿,你可终于来了!”

  他立府之后,每天迎送宾客,若论起他最想和谁分享这份喜悦,只有佟欣月这贴心解人意的小丫头。

  尽管已有了未婚妻马玉琳,但早期马玉琳过于钻人,缠得他厌烦,因而他能避则避,虽说这几年马玉琳慢慢懂事,变得知书达礼,颇具才情,在京中甚至拥有才女之美名,他对她却越来越难觉得烦心,总觉得她的所作所为带着一种做作的腻味,交谈没两句便觉得索然无味。

  相反的,小月儿有趣多了,她那天真贴心的性子,偶尔胆大妄为的举止,与她在一起时他总不自觉的放松下来,看着她的灿烂笑容,即使他在朝堂上遇到什么不愉快的事情,都仿佛能在她柔如春风的眼神中释怀。

  他们见面的时间不算太多,但每回相见都很开心,宫中逛烦了,她会偷偷带他出宫,熟门熟路的穿梭在大街小巷,告诉他她上个月治好的刘家小儿的风寒、前几天医好的王大娘的腹泻……他喜欢看她谈起替人治病时的飞扬神采,他忍住没说出口,她也医好了他,救赎了他在宫闹中苦闷的人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