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黄袍霸商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琳儿妹妹……”他为难地拧起眉,又见皇后眼光看过来,压抑住想甩开她巴着自己胳臂不放、甩来甩去的手。

  “琳儿,休要胡闹,姑母说过的话全忘得精光了吗?”马皇后佯装怪罪的一横眉,解了沈子旸的难处,赢得他松了一口气的感激。

  才十二岁的沈子旸还不了解男女间的感情是怎么一回事,对这粉雕玉琢的小表妹说不上讨厌但也没有多喜欢,不讨厌她是因为她是宫里少数敢亲近他的人,不带戒慎地和他谈笑自若,不因他太子的身分而过于拘谨、唯唯诺诺……如所有的宫人。

  虽然他父皇殡妃甚多,但皇子皇女却不多,能活到他这年纪的兄弟姊妹更是凤毛麟角,少之又少,所以他在宫中的日子十分苦闷,总是找不到年龄相仿的玩伴说话。

  而马玉琳的到来算是为这沈闷的宫廷带来一点活力,听到她喳喳呼呼的声音,那令人受不了的枯躁和烦闷顿时好像少了许多。

  只是她少了钻腻更好,老要人照顾,陪着她玩,说实在话,他有些吃不消,她可以整天无所事事地闲晃他却不行,在这时候的他该用功学习为君之道,不能怠惰,不然以后怎么辅佐父皇,立足天下,开创腾龙盛世?

  “姑姑,琳儿不敢了。”马玉琳乖巧地低下头,假装她是听话又温顺的孩子,不让长者烦心。

  马皇后满意地嵘首微领,“太子,本宫见你与琳儿相处甚欢,把她许配你如何,谛下娃娃亲。”半认真半戏谑的口吻,让人听不出她的真意。

  沈子旸怔了一下,半晌回不了神,神情愕然的不晓得该做什么响应才得体,立妃一事他虽想过却没料到来得这么快……时间措手不及,无法考虑要或不要。

  “姑姑,人家还小……”马玉琳一脸娇羞,从垂下的眼缝偷偷瞧着她俊秀不几的太子哥哥。

  “就是趁着年纪小赶紧定下亲事,省得本宫得时时操烦你们这些小辈的婚事,都是一家人亲上加亲,日后嫁进宫里有本宫护着,也不怕委屈了你!”把太子妃的位置先定下她才安心,不怕太子身边有机会出现扰乱她计划的人。

  见沈子旸没反对,马玉琳撒娇地偎向皇后。“姑姑疼我,琳儿最喜欢姑姑了。”

  马皇后微笑地一抬莲指……脸慈蔼的看向沈子旸,“太子,本宫的多事可吓着你了?你若不满意琳儿这丫头大可拒绝,本宫不勉强。”

  回过神的沈子旸双手一拱,作揖回道:“但凭母后安排,儿臣并无异议,琳儿妹妹会是儿臣的良缘。”

  “好,过些日子本宫会和皇上商议此事,你好生的对待琳儿,等琳儿及异再行立妃大典,迎娶她为皇家媳妇,鹅蝶情深,举案画眉……”

  不过鹣鲽情深、举案画眉还不知成不成,年纪尚幼的太子和相府千金哪晓得做夫妻是怎么一回事,不就是一个名分罢了,会不会有变数还是未知数。

  然而这风声一传出,本就被宠坏的马玉琳更加肆无忌惮,以培养感情为由天天缠着课业繁重的太子殿下,形影不离地跟在他身后,不管他走到哪里就跟到哪里,还不许貌美的宫女靠他太近。

  一开始,沈子旸还觉得无所谓,无人作伴的日子真的太闷了,多个小丫头解解闷也好,人多热闹些。

  但渐渐地他感到不耐烦了……个无时无刻跟在身边的人,他既要分心哄她,又要专注在课业上……心难两用,如今她成了摆脱不了的苦恼,叫人非常头痛。

  虽然他有意无意地暗示过他很忙,没空常陪她,要她自个找些事做,譬如女红、学学琴棋书画,涵养出大家闺秀的蕙质兰心、秀外慧中,充实自身的学识好在日后母仪天下时,当个人人称颂、受百姓景仰的无双皇后。

  可惜他说得再多、用意再好,不改其性的马玉琳是左耳进、右耳出,当作马耳东风没听见,依然故我地往东宫跑,拉着他陪她从早玩到晚,不肯有半刻歇停。

  一道美味佳肴日日摆上桌,吃多了也会腻,更逞论是痴缠不休的人,沈子旸真的怕了,倍感喘不过气来的压力,明明是甜美的糖,怎么吃在嘴里的味道却是苦涩不堪?

  “太子殿下,快往这边走,奴才没瞧见玉琳小姐。”一张秀气的小白脸鬼鬼祟祟地探头探脑,做贼似的查看左右,表情比死了姥姥还严肃,憋着气不敢大声喊人。

  “真的没看见她?你一双小眼睛机灵点,别又出了差池。”俊雅的身影躲躲藏藏,从两人合饱的大柱后头探出头来。

  “太子放心,奴才两颗火眼金睛张得可大了……目望天……目视地,包山包海包普罗万象,绝对没给殿下丢脸。”左边八个宫女,右侧十二名纵队内宫侍卫,五丈以外的白杨树上有一只尖嚎雀鸟,下领鲜红腹白羽,叨着半条尚在蠕动的小虫,要吃不吃地防同类来抢食。

  小德子自诩眼力过人,长了一双天生能视远处的鹰眼……里以内的大小动静一目了然,半只蚊子也别想骗过他的眼。

  “上次你这么说时,本太子正好被琳儿从背后逮个正着,你自个认罪尚能从轻发落,事实上你是琳儿收买的眼线吧!”“细作”的可能性居大,背着他通风报讯。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