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黄袍霸商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和生母相比,他倒是显得与马皇后亲近了些,因为她刻意为之的假象,相处的时间也较长。

  马皇后眼中的厌恶飞快地一闪而过,她假意扬笑地朝他招招手……副慈爱神色。

  “太子也不小了吧!该做立妃的打算了。”

  “母后的意思是?”生在帝王家,他知道自个的婚事作不了主,以政治因素为考虑居多。

  “瞧你,本宫才提了个头你就皱眉头,好似本宫要逼你上刀山、跳火海一般,本宫自是会挑你喜欢的可人儿为皇媳,你不点头本宫也不允婚。”她捂嘴轻笑,眼中的取笑意味让人感到难为情。

  “母后莫要笑话儿臣,母后中意的定是儿臣喜爱,绝无二话。”娶谁对他来说并不重要,日后三宫六院、佳丽无数,何患无红颜相伴。

  此时的沈子旸并未想得久远,在马皇后特意的安排下,他的天生聪慧并未完全发挥,太过安逸的生活使人怠惰,他浑然未觉的循着被安排好的路走,先是太子,而后是帝王,他的一生没有其他的可能性,也不做他想。

  殡妃成群是必然的事,多一人少一人何必在意,只要对未来他的帝位有利,足以制衡朝中各大臣,多纳数名又何你,自古以来官家千金便是政治筹码,娶她们不是源自男女情爱,而是延续皇家子嗣,让皇室血统开枝散叶。

  “真的吗?不是说来哄骗本宫的吧!”他真是好用的棋子,说东往东,不需她太费心。

  “儿臣不敢,母后的关爱教诲儿臣一向谨记在心,在儿臣心中,您已是儿臣的亲生母亲。”要是没有她,他在宫中的处境将十分艰难,人人视他为罪后的孽子。

  显然地,他这句“亲生母后”取悦了马皇后,她咯咯地娇笑不已。“果然是本宫的好皇儿,本宫没白疼你。”话音突然顿了顿,突然又道:“还不出来,窝在蛟销帐后干啥,这会儿才来害羞,本宫都要笑你脸皮也太薄了。”

  垂落地面的红纱无风动了一下……双海棠斗梅的小绣花鞋从纱帷后缓缓步出。

  “姑……姑姑,人家蹲得脚酸嘛!站不直身子,你让人扶我一下……”讨厌啦!说什么惊喜,分明是欺负人。

  一个唇红齿白、模样娇俏的小姑娘嗓音娇娇滴滴,半是埋怨半是娇P}地偎向美色无边的皇后,她发黑如漆地以五色蝴蝶丝绦系起,编成数条小发辫,半留碎发覆于前额及颊边,身着玉色镶白狐毛绸衣,葱绿盘丝金彩绣裙,外罩青缎掐银线褂子。

  眉弯柳叶丹凤眼,似三月灼灼桃华,未有艳色先见贵气,粉嫩双腮如水豆腐一般,禁不起一掐就化为碧湖生波的流泉,水嫩水嫩地。

  “别撒娇了,又不是不认识你表哥,还不叫人。”马皇后眼神软得出水,疼爱万分地捏捏侄女的小脸蛋……副疼不够她、又怕太疼的样子。

  姑表一家亲,对这自家兄长的女儿,没儿没女的马皇后特别和马玉琳投缘,娇宠她。宠得像个公主……切都给她最好的,不曾有一丝吝惜,吃穿用度比照宫里贵妃。

  “太子哥哥,琳儿给你行礼了。”不见扭促的马玉琳举止大方地行了个宫礼,优雅姿容是标准的大家闺秀。

  马玉琳年纪虽小却己懂得看人脸色,家里大人肯定下过一番工夫教过进退礼仪,才六岁大的孩子表现出千金小姐的大度……举一动皆有闺阁女子的雅致和秀丽。

  但毕竟还小……行完礼就忍不住露出骄蛮的一面,笑容满面地主动上前牵住沈子旸的手,热情的热络劲好像两人有多熟,熟到不需拘泥憋死人又繁复的要命礼节。

  “琳儿妹妹,好久不见了,近日可好。”沈子旸笑着问好,望向她的目光平静无波,不动声色的将自己的手给抽出来。

  “哪有好久,太子哥哥记性不好,琳儿上个月中才进宫,距今不过十来天,太子哥哥把琳儿给忘了是不是?”她嘟起小菱角嘴,有些不高兴。

  “没忘、没忘,我哪敢忘记琳儿妹妹你。最近功课多了些,忙不过来,想偷个懒都不行。”太子的责任重,他要学的东西很多,内要治国,外要安邦,还要学习看奏章。

  “太子哥哥骗人,你说好了要陪琳儿玩,可是琳儿左等右等就是等不到太子哥哥,你说话不算话,出尔反尔。”小脸儿皱成一团,娇气地数落太子的不守信用。

  马玉琳自晓事后,姑姑就已是一朝国母……家贵不可言,当朝右相孙女又有谁敢不多加呵宠,加上皇后的疼爱,她更是在宫里如鱼得水,来去自如,甚至出入都不需腰牌,直接由小轿抬入……个月内有十来天住在宫中,比在自个家里还吃得开,服侍的宫人们竞相吹捧,捧出一副骄横性子。

  不过她不会在太子面前表现出来,顶多发发小女儿脾气,不致太过火,她早被告诫过要端庄言行。

  所谓父凭女贵,想当年马贤仲只是小小的七品县官,名不见经传又毫无建树,却因为女儿的得宠而官位节节高升,短短数年间竟一跃为护国相爷,享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荣耀,叫人好不得意。

  但是皇帝会老,而太子日渐成长,若想马家的荣宠不衰,那么再出一个皇后是必然的,姑侄俩把持后宫大权,两代人同心,何愁马家运势不兴盛,个个高官厚禄,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皇亲国戚势压朝官。

  沈子旸表情尬尴的安抚,“不是我不陪你玩,实则分身乏术,陈太傅出的功课繁多,我又要背书,又要研读兵法布阵,真的抽不出空玩耍,望琳儿妹妹见谅。”

  “我不管、我不管,说出的话就要做到,言出必行,你是太子怎么可以食言而肥?”她就要缠着他,让他眼中只有她一个人,独一无二,不能取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