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黄袍霸商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第四章 相府马千金
  
  春风徐徐,乍暖还寒。

  一只红木嵌青花瓷板台屏立于窗侧,紫檀翘头大案上一盏银夔金嵌珐琅香炉里燃着袅袅清香,不浓不淡、恰如其分,香气盈鼻略带安神气味,淡雅兰香染上了些微春色,似梦似幻,宛若离尘除嚣的桃源仙境,静谧虚缈。

  银红撒花靠背软榻上斜倚着一名容颜娇艳的女子,她头a朝阳五凤挂珠钗,金丝八宝猫儿眼垂穗抹额,羊脂白玉般细腕套了珊瑚香珠,绛纹石玉戒大如鸽卵,金璃缨洛带出颈线的优美和修纤,美若皎月。

  这是贵不可言的娇人儿,皇上宠爱有加的皇后娘娘,也是腾龙王朝最宝贵的国母,艳丽无双,风情万种,如丝媚眸缝缕情丝,顾盼生姿地招睐一丝无力的春风。

  昔日的青岚宫,今日的慈惠宫,中宫所在。

  但是这慈与惠二字她真担得起吗?慈祥贤慧的马皇后是世人对她的美赞,可是谁又晓得她爬到今时今日的地位是踩过多少人的鲜血、用尽多少心机拔除绊脚石得来的。

  “太子,听说你今儿个晌午又去了落华宫是吧!”一张芙蓉娇颜笑得娇媚,似扬柳清风轻轻拂过,给人淡淡的墉懒和娇不可言的感受。

  宛如明月般温润俊秀的锦衣少年拱手一揖,“母后,儿臣是听宫人回报母亲又夜咳不休,基于孝心才前往探视一番,但并未久待,稍事看望便离开了。”

  马皇后嗜笑的眸心闪过一道冷意。“不是本宫不让你探望生母,实在是惊怕呀!她亲生的小皇子至今下落不明,不知是生是死的尸骨难寻,本宫怕她又来害你,拿你来报复皇上对她的不闻不问,让腾龙王朝后继无人。”

  低头望着自个的平坦小腹,暗恼它不争气,至今未传出喜讯,平白便宜了华红鸾那贱人的儿子,稳居太子之位。

  “母后放心,儿臣谨记母后的叮吟,仅是远远眺望并未靠近,任她心再恶毒也害不着儿臣。”他能做的是加衣添暖,改善饮食,使其病痛不缠身而已。

  “太子的敦厚本宫自是了然于心,你这孩子打小就善良,率直温和,不过人言可畏,怕此事传到你父皇耳中,又是不中听的蜚短流长,你能离远些就离远些,本宫不愿见到皇上责罚于你,当年的她太狠了,连一国之君也敢轼杀。”她故作感慨地叹了一口气,莲指轻翘的啜着碧螺春。

  “还有,别再称呼她为母亲了,她已被皇上贬为庶民,于礼不配堪当太子之母,你这么唤她恐落人话柄。你也晓得端妃刚生下十皇子,她正想找着你的错处好为她皇儿铺路,本宫的意思你明白吧?!”她握在手中的棋子只要听话就好,不该有自个的想法和主见,当她的傀儡人偶,任凭操纵。

  马皇后看似处处为太子着想,言语之中多有维护,实际上看到三分肖似皇上,七分像华红鸾的沈子旸,她是恨不得掐死他,让后宫内院再也没有华红鸾留下来的残影。

  可她动他不得,不仅不能起半丝杀意,还要极力拉拢他,扮演着娴淑的母后角色,让他与之亲近,忘却生母的生养之情,视她为亲母的伺候左右,好稳住她皇后之位,谁叫她多年无所出,若不死捉着太子,日后江山易主,她太后一位也就不保了。

  不过端妃那贱妇休要得意,宫中早天的皇子不会只有一个,即使提防再三还是难逃注定的下场,小娃儿体弱……次伤风就足以要了一条小生命,如同废后的那个小皇子,祥鹤绕顶不也福寿不全,没来得及满岁捉周。

  她垂目,冷笑。

  “儿臣明白,下次绝不再犯。”是他错了,母后只一人,生他的人是恶贯满盈的华氏,不可善待。

  当年的宫变他年纪尚幼,许多事都还僧懂,华皇后被贬,镇南将军府满门遭抄斩,教他武功的侍卫长也消失了,而父皇后来立了马妃为后,昭告天下,仿佛一切风平浪静地没有发生什么事。

  不久后九皇子沈子威也不见了,照顾的乳母、宫女、太监们遍寻不着,整个宫中都快掀翻过来,还是找不到出生没几个月的小娃儿,人心惶惶地“比惧有大灾难即将到来,毕竟这九皇子可是有受仙佛赐福的美名,弄丢他非同小可。

  皇帝震怒,下令掘地三尺也要找出小皇子,当时不少宫人被斩杀于熙凤宫外,身首异处。

  可六年过去了,九皇子仍生死不明,无人得知他在何处,是否安全无虞。

  有人说是废后所为,小皇子失踪那日,她疯了似的披头散发闯进马皇后寝宫,哭闹地要见她的儿,太监见她疯癫赶忙逐出宫外,口称懿旨不许她再接近半步。

  大家本以为没事了,谁知躺在摇篮里的小皇子却不知去向。

  皇上不待见废后,命马皇后前往询问,但闻讯后华红鸾呆若木鸡,似无法接受失子之痛而嚎陶大哭,甚至欲攻击马皇后,这件事后来不了了之,成为宫中一桩悬案。

  “下次?”马皇后掀眉一挑,软语如絮。“你一次机会也没有,要知道,朝中政事变化莫测,若非右相因本宫因素极力护你周全,左相拿华氏轼君一事大作文章才不致得逞,免你受到无辜牵连。”

  右相马贤仲乃马皇后之父,当今国丈。他父凭女贵,从一小小县令,如今高居一品重臣。

  而左相是右相政治上的敌手,两人不合已久,乃端妃的亲叔父。自华皇后被废之后,华相左迁岭南蛮荒之地,皇帝便拔攫当朝最有权势的两位大臣,而左相本来也算是华皇后一派的亲信,但自她失势后也起了私心,想用自家侄女的皇子拉拢己方的势力。

  “儿臣谢母后及国丈相护,日后定会谨言慎行,不让母后您忧心。”沈子旸态度恭敬,无一丝轻狂色,秉持为人子女的孝道和对长上的敬爱。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