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黄袍霸商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少年压声轻笑,“是呀!八岁很大了,都能翻书练帖,写出一手好字呢!佟太医教了你识字吧?”

  “当然喳!我三岁就会背百家姓,虽然背不齐,老是落东落西的,可是我会看医书握!上面的字有一大半我都认得。”她得意扬扬的扬起小巧下巴,小有谦虚地不提自己过目不忘的本事,爹说做人要会藏拙,不能锋芒太露,因为不是每个人都像她一样聪明,他们听了会自卑,自惭形秽。

  少了娘照顾的佟欣月特别崇拜她爹,对他说过的话视为圭臭,无一不信地当作奉行的准则,三句话不离爹亲,觉得他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也常将他的话挂在嘴边,让更多人知晓她爹有多疼她,视若珍宝。

  “你也想当大夫?”看她眯着眼睛笑的模样很像小兔子,少年好笑地捏捏她有肉的小脸。

  “嗯!我要当比爹还厉害的女神医,看病、解毒、针灸……什么疑难杂症都精通,将来还要行遍天下,替有病的人解除痛苦。”她发下豪愿,人小心大地立定志向。

  “很大的志愿,希望你能成功。”他眼神微黯,欣羡她能大声地说出远大的法愿,如轻快的鸟儿能任意飞翔。

  佟欣月握起小手……副鼓舞自己的样子。“我一定会成为女神医,救万民于病痛中,大哥哥你要是生病了尽管来找我,我不收你诊金,保证把你治到好。”

  她拍拍平坦的小胸脯,豪气千云地一倾热血,好似神医之路指日可待,将死之人亦能起死回生,让人瞧了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她此时的童言童语和诅咒别人生病有何两样,也幸得少年度量大,没计较她的有口无心,苦笑地当是小孩子童心。

  虽然少年大她没几岁,不过十二足龄罢了。

  “你能治好里头的那个人吗?她近日来似乎咳个不停。”很想不在意,可是两条腿却老是不由自主地走到这里。

  “咦,里面有人吗?我爹说这里是后宫禁地不可以随便进出。”她眨了眨猫似的眼儿为时已晚地想起爹爹的嘱咐,小手不自在地拉拉浅绿镶银鼠皮裙,眼神飘来飘去。

  佟欣月很不安……双绣蝶串珠的小鞋在裙子底下移过来移过去,想走又舍不得离开。

  少年神色微淡的轻启唇,“哪有什么禁不禁,只是不想多余的人来打扰住在这儿的罪人。”

  “罪人?”是指犯罪的人吗?可是作奸犯科的坏人应该关在大牢里呀!怎会被关在宫殿里,比她和爹住的大宅子还要大上好几倍。

  佟欣月不懂后宫殡妃的争斗,她没想过宫里住着皇上、皇后,许许多多的娘娘和宫女及公公外,还有什么人能住进皇宫,她也想不透为什么有人生病大哥哥却不宣太医,反而要她这个小丫头医治。

  当年废后华红鸾被贬为庶民,本该出宫发还原籍,但马皇后为展现大度,便向皇上一番进言,盼他顾念旧情让废后留在宫中,赡养天年。

  此举令皇帝为之欣喜,对马皇后更加宠爱,他本就有愧直言进谏的发妻,能就近照顾她也算是一种补偿,毕竟一夜夫妻百日恩,他也不想真当个绝情到底的男人,对其弃之不顾。

  可谁也想不到马皇后的歹毒心计,她留下废后的用意不是出自善心,而是想欣赏情敌的落魄,看她孤老冷宫,让曾经权倾一世的华皇后对她卑躬屈膝、受尽屈辱,不若当年的风华绝代,受万民景仰。被贬为低贱的庶民,不比她小官之女的出身好到哪儿去。

  “算了,不过咳了几声,应该没什么大碍,多喝点热汤自是不咳了。”少年自嘲急病乱投医,竟指望一个青丝未给的小女娃,说不定她连脉象都诊不出来。

  佟欣月见他时而皱眉,时而笑得很奇怪,不禁神情迷惘地拉拉他袖子。“大哥哥,你不舒服吗?要不要我帮你把把脉,我会开药治病,大花的腿疾就是我治好的。”

  “大花是谁?”她真会医病不成?他真小看她了。

  她喜孜孜地露出两排小牙口,“大花是常到我家灶房偷鱼吃的花猫,它被狗子家的婶娘打断了后腿,走起路来一瘸一瘸地,我找了草药替他敷上,不到一个月她就活蹦乱跳了,跃进开着的窗户叼走一条大鱼。

  “是猫……”他面上一晒,暗暗心想幸好没真让她医人“啊!等一下。”她似乎想到什么,大叫一声。

  否则把人当牲畜,活端端被她治出一堆大病小病来。

  少年被她突如奇来的叫声喝住,刚要往前一跨的脚顿住,回头一瞧她又嘟嘴、又扁嘴的有趣表情。

  “你还没告诉我你是谁?”吼!想欺负她人小脑子小吗?她佟欣月可不是笨蛋。

  “咦,我没提吗?”他以为宫中行走的人都晓得他的身分,用不着刻意提及,人人皆知他是谁。

  佟欣月圆睁着大眼,瞪他,“没有。”

  他失笑地弯起好看的眉眼。“我是当今太……呢,太子身边的伴读,字旸之,你喊我一声旸哥哥就好。”

  一个新奇的念头生起,他不想让她知晓他是谁,这宫里已有太多对他毕恭毕敬的人,他想要有个人不因他的尊贵身分而保持距离,心无芥蒂地当他是一般人看待。

  而她,入了他的眼,憨憨的笑脸令人开怀。

  “旸哥哥。”软腻的嫩嗓喊得好不甜人。

  心一动,他笑了。“好月儿,哥哥就当多个小妹子,这个就送你耍玩吧!别给掉了。”

  莹白色暖玉透着淡淡香气,小手合捧的佟欣月不知其贵重,只是惊喜地睁大眼,不住打量刻着麒麟戏珠的圆形玉佩,笑得傻呼呼,樱红小口怎么也阖不拢,爱不释手地放在手心来回的赏玩。

  看她没心机的傻样,少年嘴边的笑意更浓了,看向紫藤花尽头的紧闭宫门也没先前的沈郁了。

  他想,遇上她也算好事一桩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