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黄袍霸商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当年那“雪里已知春信至,寒梅点缀琼枝腻……共赏金博沈绿蚁,莫辞醉,此花不与群花比”的人儿,她爱梅、赏梅,自比雪中傲梅,经霜不能摧,独秀枝头傲霜雪,让那百花尽折腰,无人敢在梅前展风华,吐蕊绽姿容。

  如今梅花年年开,却少了赏花人……场风雨扫过,花色凋零,梅瓣残破,曾经傲然的身姿等不及开春,花落未结果,寂寞深云处,连晚来东风都嫌冷,憔悴旧花颜。

  望着残破不堪、冷风爬爬的暗淡宫殿,神色微黯的俊雅少年说不出心底的感受,有股涩然的酸液由心头滑过,让人有种春花已尽、长夜漫漫的凄凉,无心的芦苇疯长,掩盖住那一株淡淡吐香的翠兰。

  他负手走了两步,却不再上前,眼前半掩的门扉里住了个可恨的女人,她心狠手辣,她蛇蝎心旸,她因妒生恨,狼子野心……柄长剑刺杀君王未果,连甫出生不足三月的稚子也狠得心下手,以除辅星好动摇国之根本。

  这些全是母后告诉他的过往,要他牢记在心,勿重蹈覆辙,国有明君方能兴业,子承继,父子同心受八方朝拜,以废后为借镜不乱正统,国之霸业将能万古流芳,千万百姓叩首谢恩,直呼天子万岁万岁万万岁。

  可是虎有食子心,子无伤虎意,纵使此虎凶残成性、恶习难改,却也是生育他的亲娘,他岂能不孝的毫无闻问,任凭佟老而不探冷暖,冷冷深宫不知几许春秋。

  去,还是不去呢?

  只是,见了又如何?她的眼泪是假的,无声的哭泣是为了博取同情,让人怜悯其遭遇,忘了她曾做过的种种罪行。

  “大哥哥,你到底在看什么?我仰得脖子好酸,你好心点跟我说,我只看到蓝天白云和你好看的脸。”他真的很好看,唇红齿白,眼睛亮得像星星……闪一闪地。

  佟欣月喜欢“美人”,这位美人哥哥漂亮得不像真人,他白哲的皮肤居然比她还嫩白,看起来像娘留给她的白玉童子,说不定一掐就会化成凉凉的水,五指拢不住。

  一听到“好看的脸”,少年薄嫩的脸皮微微泛红,“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欣月,佟欣月,我爹是佟太医,你呢?大哥哥,你是谁?我爹说皇宫内院不能有寻常人等随意走动,除了太监,可我看你不像嘴上没毛的公公呀!”她满脸疑惑……颗长偏的小牙微露,让她看起来十分可爱又讨喜。

  “公公?”他轻咳了两声,忍俊不已。“原来是佟太医的女儿,难怪见你有几分面熟,你先前也进过宫吧!”

  她与佟太医有些相像,但五官较柔和,眉目有神,晶莹发亮,活似花丛里绷出的小小花仙,无邪又天真。

  她比出三根手指头,神情十分得意。“都没人发觉哦!我躲得很好,只是皇宫太大了,我走得脚酸。”

  少年失笑地一弯嘴角,“住习惯了也就不觉得大了,有时还嫌小,但不管大小,却是怎么也走不出去。”

  所以他十分羡慕堂哥沈天洛,不若他得长年待在宫里,寸步难行地守着一方天地,无法恣意地放纵,五湖四海任凭逍遥,做一个只咏风月,不问国事的闲散公子,无拘无束的想去哪里就去哪里,笑看风光无限的秀丽山河。

  他打一出生就是四方墙里的鸿鸟,身有双翼却飞不高,空有两足也行不了万里路,除了寄情书册里的旖旎春色,无从亲眼目睹渡虹江雪融时的满江碎冰,也看不到飞鹅山漫天飘扬的白雪,或是绵延不绝的辽阔大海,天海共一色的落霞奇景,策马长鸣、寸草不生的黄沙大地……

  这些母后不会允许他做,连习武也怕他受伤,严格禁止他锻炼体格,不准他靠近有可能踢伤他的马匹。

  他不晓得这是母后的过度保护,或是身处之位所带来的拘束,想起几年前他曾拥有一匹小马,还有一道挺拔身影挥舞着长剑,教他武功,他握着木剑跟着挥砍穿刺……

  子岳叔,不知安否?

  “……大哥哥,大哥哥……你在想什么?我一直喊你都不回答。”佟欣月拉了拉他的手,不喜遭人冷落。

  往事如梦,恍若隔世,猛一回神的少年低视矮他一个头的小女娃,温润地扬唇一笑,“想起一些旧事,恍神了,小月儿没让我给吓着吧!”

  “人家不小了,我八岁了。”听到个“小”字,她小嘴一扁,不太乐意别人当她是不长个头的小丫头。

  她想快点长大,帮爹的忙,不要老被思源哥哥笑她手短脚短的,小小的个子踞高了脚尖也拿不到柜子顶端的药材,还得垫着高脚凳,小心翼翼地往上构才摸得着边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