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黄袍霸商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你……你想刺杀联?!”沈煜誉目怒视,怒不可遏。

  “不……不是,本宫只是想……”华皇后想解释,但沈煜根本听不进耳,他被皇后失格的行径气得失去理智。

  “马妃一再在联耳边说你对墨烟啸怀有私情,联相信你,不曾有过一丝怀疑,可是你今日竟为了他想杀联……”他眼中只剩下冷漠,再无往日恩情。

  华皇后含泪摇头,“多年夫妻你竟不信我,偏要听信馋言,我对你的心意你还不懂吗?夫君薄幸,只闻新人笑,不见旧人哭,我这皇后不曾有过失德,却被你……被你冠上不贞之名,你……郎心如铁,翻脸无情!”

  她心痛至极,擒泪的眼眶里充满难以置信和灰心,她能忍受他身边一个又一个的女人,强装大方的笑迎他的后宫佳丽们,明明心在流血也要强颜欢笑,做好后宫之首的表率。

  但天下没有一个女子愿与人共夫,谁叫他是万万人之上的皇上,既然已成夫妻她也只有认了,忍着稚心之痛看他宠幸如花似玉的殡妃。

  有人问过她甘心吗?甘心为多情夫君承受冷夜寂寥。

  她心甘情愿,将一切都忍下来了,调整心态,帝王的专宠可遇不可求,她将全部希望寄托在太子身上,不再强求微乎其微的帝王之爱,他的心从来不是她能独得。

  可是皇后的贞德不容诬蔑,尤其是出自皇上口中,那杀伤力比凌迟她还可怕……名小小妃子的枕边风居然就能一把抹去她付出的感情,叫她如何不悲愤,伤心欲断旸.“联再狠心有你心狠吗?竟敢横刀相向,联是一国之君,哪由得你造次。”沈煜让愤怒蒙蔽了眼,认定皇后要轼君,亮晃晃的刀剑是不容狡辩的明证,她意图杀伐。

  “我不是……”不是要杀他。她急得连“本宫”两字也不提了,直接以我自称。

  “来人呀!皇后企图谋杀联,押入天牢,三日后问斩。”

  她想杀他,他先杀她!

  “皇上,你……你连我也不放过吗?”华皇后眼眶中的泪水终于纷纷滚落,全身虚软地瘫坐在地。

  谁也没料到帝后的决裂出自一场精心策画的阴谋,皇帝本有意隐瞒墨将军一门问斩一事,待事后再向皇后请求宽谅,他知道皇后与将军夫人的情谊甚笃,定会为其求情,因此早已下旨熙凤宫里内宫女太监三缄其口。

  然而在有心人的操弄下,不可避免的对峙还是发生了,皇后的受罚和帝王的绝情全然在对方掌控中。

  “皇上,万万不可呀!皇后乃后宫之首,即使有错也罪不致死,请皇上看在臣妾的分上饶皇后一命。”未经通报……阵香风拂进御书房里,绛丝团竹蜜金色凤尾裙横扫而过,可见来者在帝王心中分量不同一般,可以视宫中礼节于无物。

  “爱妃,你也想惹联生气吗?”沈煜冷着脸,并未推开朝怀中一偎的香气美人。

  纤指翩翩,如蝶轻栖杨柳岸,轻放他胸口。“皇上息怒,别气坏了龙体,臣妾也是为皇上着想呀!太子年幼,总不能让他没了亲娘吧!而且小皇子尚在襁褓中呀!”

  想起两名稚儿,沈煜胸中怒火稍稍平息。“依爱妃之意,联该对皇后做何处理?”

  媚眼轻睐,马妃淡道:“那就贬入冷宫吧!省得皇上见了心烦。”

  看了泪流满面的华皇后一眼,沈煜心中也有些许悔意,自己确是把话说得太急了。

  “就如爱妃所言,废了皇后后位,贬为庶民,若无联旨意,从今而后不得再踏出冷宫一步。”

  废后。

  这是所有人始料未及的,昨日还高高在上的凌空凤凰,今日沦为权力斗争下的弃后,这是何等不堪呀!

  华红鸾泪流不止,皇上掩面不再相见,谁也没瞧见马妃神色得意的一扬眉,与邢公公交会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透露出稍后有赏之意。

  就是这吃里扒外的阉人收了马妃的黄金向华红鸾通风报讯,加油添醋地形容其中的凶险,这才让皇后忘了后宫不得干政的祖训,急急忙忙赶来阻止皇上,铸下大错。

  温和贤良的华皇后,就这样败在一个不起眼的小圈套里,无力回天。

  “连你也怪联吗?”

  望着跪在身前的挺拔男子,沈煜神情黯然。

  “恳请皇上收回成命,饶墨将军不死。”朝廷正在用兵之际,栋梁之才损失不得。

  他苦笑地抚着发疼的额头,“阿岳,别人不能理解联的做法,你也要规劝联吗?”

  “臣只知墨将军无罪,皇后娘娘没错,皇上三思而行。”放着有过失的靖王不罚却杀功在社樱的忠臣,臣心难服。

  沈煜冷哼,“就算联有错,也轮不到你们一干人等指手画脚,跪安吧!此事休要再提。”

  “臣愿以项上人头力保镇南将军一家。”身为臣子,他不能眼看君王一错再错,误中奸人挑拨。

  “你……你们一个个都来逼联!你……你们还把联放在眼里吗?”从小贴身保护的侍卫是这样,他从未亏待过的皇后亦如此,他们全将他当成千古罪人看待。

  “臣不敢,臣只是不忍皇上痛失左臂右膀。”为了一个觊觎帝位的靖王,皇上真是胡涂了。

  “……阿岳,联只给你一个机会,留下来继续为联尽忠,日后的封官晋爵绝少不了你,联能信任的人不多……”他不希望他令他失望,假以高官厚禄以留人才。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