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黄袍霸商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明明是靖王不甘臣服,在封地起兵造反,意欲篡夺帝位,举兵十万,粮草先行,烧杀掳掠,夺城攻墙,造成无数百姓伤亡,哀鸿遍野,盗匪横行。

  一代名将墨烟啸挥起长剑浴血御敌,将叛军阻隔于大河之南,不使进犯天子江山一步,强势压下锐不可当的大军,使其无功而返,退回物产富饶的封地无力反抗。

  谁知皇上护短,重情于血浓于水的兄弟亲情,不想赶尽杀绝,妇人之仁地想保下亲手足,竟以一纸军令状判为国尽忠的大将军斩首示众,即日执行,不得有误。

  先不论功高震主之虞,皇帝怕的是他军权在手,优势更胜于靖王,若有一天想举兵起义,腾龙王朝有谁能挡他锐势?大好江山悉数落于外姓人手中,天家将一败涂地。

  为求自保,他先下手为强,斩其锐芒,夺其性命,靖王之乱已定,他后顾无忧,自是痛下杀手也不手软。

  狡兔死,良狗烹。

  即使他明知墨烟啸不可能背叛他,他还是心有余悸地处处提防,如果连自幼玩到大、血脉相连的同胞兄弟都想夺他帝位,那其他手握重权的大臣,又岂能不蠢蠢欲动?

  为防患未然,他只好推出他最信任的臣子为靖王i}过,他也是无可奈何,为时势所逼,总不能斩了自己的亲兄弟,让先帝在九泉之下不得安宁。

  “皇上,你老眼昏花了吗?竟然要斩杀忠君爱国的墨将军,你要全天下百姓皆骂你一声昏君不成?”杀忠臣,良将残,此乃国之大难,四方蛮夷为之额首称庆呀!

  “放肆!联乃一国之君,由得你一个妇道人家干扰朝纲。”沈煜”险羞成怒,以怒斥掩饰自知有错的慌乱和苦涩。

  华皇后不惧厉色,大胆直言,“皇上做了错事,本宫就该指正你的一时胡涂,不能让你一错再错。俊臣易得,良将难寻,皇上怎能赐死一心尽忠的名将,还下令满门抄斩,连一条生路也不让人活,你这心……实在狠如猛虎。”

  将军府一门三百余口人,上上下下仆婢居多,墨家家眷不过数十,他们何罪之有,皇上一句话就要他们命丧午门,替真正作乱的靖王背负谋逆罪行,这叫人情何以堪,徒生唏嘘。

  “大胆华皇后!竟敢指责联的不是,你以为你贵为一国之后,联就不会废了你?!”他气愤帝后不能同心,华皇后的话语损及龙颜,他恼怒之余脱口而出一时意气,不希望皇后和他作对。

  沈煜虽宠爱能歌善舞的马妃,可心底看重的仍是结发十年的元配妻子,红鸾是他最初的爱恋,亦有缠绵的夫妻情,纵使后宫佳丽无数,她亦是无可取代,最尊贵的妻。

  可是帝王的面子更胜于男女间的小情小爱,他先是为帝,而后才是人夫,再多的夫妻情分也及不上皇帝的尊严,何况内心有愧仍一意孤行,舍大义而就一点点私心。

  其实他气恼的不是皇后的正言直谏,敢指着他的鼻子说他错得令人发指,而是他自知真的正往错路上走,却又无法停下来,皇后的苛责撕扯着他的良心,令他进退为难。

  所以帝王怒了,将自身的过错迁怒最亲近的人,他需要的是全心全意维护帝意的皇后,无论是非对错,只要盲目地支持就好,而非拉住他,告诉他不是好皇帝,所作所为与昏君无异。

  谁知他的苦心呢?当骨肉至亲与良臣忠将相互拉扯,他能作何选择,帝王的难处有谁能体会?

  何况靖王已痛哭流涕的向他磕头认错,说他再也不生异心,并送上世子以为质子大表忠心,他那把夺人命的大刀还砍得下去吗?除了饶恕诚心悔悟的靖王外,他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只是起兵造反一事……定要有人承担过失,否则帝王威严荡然无存,处死墨将军也是不得不为的唯一途径。

  “就算皇上要废后,本宫也要争出个道理来,本宫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好姊妹惨死刀下。”她拼着一死也要救下永娟一家人,不让他们死得冤枉。

  “你……你好个皇后,为个外人要和联反目成仇吗?联给你的后位若是不想要了,多得是人能坐上这个位置。”沈煜气她的不懂进退,执意和他力争到底。

  “那是外人吗?视民为子,天下百姓皆为皇上子民,社樱为重,君为轻,皇上若真下旨斩杀墨将军满门,天下人将以何种眼光看待皇上,有谁又愿真心为皇上效力,忠良的下场谁不寒心。”可以挽回的错误怎能容它一发不可收拾?

  华皇后的一番疾言厉色正中沈煜最脆弱的痛处,他两手握成拳,忍着不捆掌皇后。“君无戏言,联说出的话断无收回之意,皇后大可自行退下。”

  见他仍执迷不悟,不肯收回圣旨,华皇后心一狠,愤而抽出皇上身侧一名四品带刀侍卫的刀,打算以死力谏。

  “皇上,万不可再残害忠良,你的千秋万世想染上污名……”

  华皇后的“吗”字尚未说出口,她当着龙颜拔刀之举已犯了大忌,虽然她的用意是以命相搏,想为墨将军府留下一丝生机,可是她自刎的动作再快也快不过宫廷侍卫。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