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黄袍霸商 >  上一页    下一页


  男子眼睛一亮,双瞳映满一座座价值不菲的佛像,眼中的贪婪藏也藏不住……如饿了许久的豺狼。“多谢娘娘赏赐,感激不尽……”

  他伸手欲取,哪知纤素藕臂一扣,盒子在他面前盖上。

  “这样就想拿走吗?本宫的头疼事尚未解决呢!国师大人先为本宫分忧吧。”马妃笑得极妩媚,眼眸流动处泛着盈盈波光,既魅惑且撩人,让人由骨子里酥成泥屑。

  这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深获皇帝重视的国师言无尽,他未老发已白……头银丝不见黑发,能夜观天象,日知天文,预测国运,师出名门,乃一代术士宗师。

  沈煜前些年生了一场大病,群医束手无策,后来经一高人指点,上至天山顶上寻一凌虚仙士,据说其道行了得,设坛祈福、几场法事做下来,皇帝的病情果然大有进益。言无尽也有意求官,沈煜遂封他国师,主掌钦天监。

  只是位高权重的钦天监正薪棒并不高,除非天有异象、国降大难时皇上才会想到他,偶有的封赏对心高气傲的他而言是一种羞辱,他自认一身才华,不仅仅是用于摆饰。

  银子人人爱,白花花的金子更好,只有嫌人穷,不嫌富人多金,若有另一条财路开通,他何乐不为?

  马妃的赏赐来得正是时候,投其所好收买心生浮动之人,连成一气,共谋大事。

  “娘娘不必忧怀在心,不日便有大好机会,能助娘娘一臂之力。”她的心头大患不足为惧。

  “你是说……”她眯起媚眸,做了个斩草必除根的手势。

  他狞笑地领首一点,“娘娘心想事成后,不要忘了臣的忠心,以后为娘娘效命的机会还多得是。”

  懂得他话中之意,马妃一使眼神,身侧的小德子恭敬地奉上手中漆盒。“那个佟太医可有用得上的地方?”

  此时的她已起杀意,对非她的人马无须留情,在宫中最不需要的就是扯后腿的人。

  言无尽掐指算了一下,突地阴笑,“娘娘放心,此人留着对你大有益处,是一枚不可或缺的棋子。”

  她蹙起眉,“你认为他能为我所用?”

  佟太医为人耿直,不结党营私……心钻研医理,太过刚正的心性有文人气节,不轻易受人掌控。

  “是人就有弱点,娘娘莫非忘了佟太医有一名疼之入骨的幼女,只要善用之,何尝不是你一枚暗棋?”打蛇七寸,掐住命门,再顽强的韧竹也得弯腰。

  马妃一听,眉眼染上笑意。“好呀!国师大人,果然心要够狠,本宫对你寄望甚深。”

  “不过不可不防一时之失,娘娘要拢聚自己的人马,佟太医的医术虽然高明,但另一人也不差。”制衡。

  “依你所见是……”有人帮着出主意的感觉挺不错,不用烦心便水到渠成,省了一番算计。

  “宁太医向来和佟太医不和,两人小有冲突,而且他擅长的是—毒。”尾音落得极轻,却重重地印上人心。

  “毒?”她眸光一闪。

  “防人之心不可无,除了自己外,谁也信不得。”以毒控制人更万无一失,没有人不怕死。

  红艳唇瓣微扬,她笑眼迷蒙,眼波流光。“这事就交给你去办吧!本宫能指望的人只有你了。”

  “是,娘娘放心,臣定不负所托。”他一脸张狂的笑了,好像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中。

  不久后,朝中果然如他所料的起了巨大风波,牵连甚广,造成危及国本的动荡。

  这情形就是他所要的,政局越乱对他越有利,有些事便可趁乱为之,神不知鬼不觉地达到目的,等到事后究责己来不及了,自有代罪羔羊背起这沈重黑锅。

  风云起,江山变色。

  一江萧萧春水暗呜咽,染红的是荒漠大地,遥远的国土北端……场杀伐正要展开。

  而帝王掩面无视,任其血流成河。

  那捍卫国土的强兵,那为国家抛洒热血的将士……夜之间,尽付黄土。

  是康明帝的狠心,还是他的重情呢?

  留与历史评断。

  “什么,要将镇南将军府满门抄斩?!”

  怎么会是这下场,全朝震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