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黄袍霸商 >  上一页    下一页


  她话才起个头,佟义方扑通一声两脚一跪,脸色白得毫无血色。

  “臣老迈,耳目不聪,娘娘所言臣一字不进。”生为臣子,岂可有大逆不道之念。

  马妃捂着口,笑语娇脆,“得了、得了,本宫不过是开开玩笑,瞧你紧张的,本宫是说小皇子若不在皇后身边,本宫抱来养也可行,佟太医莫要把话听岔了。”

  他笑不出来,汗流侠背。“是,娘娘英明,臣中了暑热,脑子不太清楚了,望娘娘见谅。”

  “佟太医膝下只得一女是吧!不知是如何的聪明佟俐?”她没叫他起身,只是眼眉含笑地凝娣着自个的修长玉指。

  佟义方心口一跳,“小女愚昧,刚足二龄,不通诗词,又痴又傻,只会赖着臣妻撒娇。”

  马妃故作羡慕的一喟,“有一痴儿承欢膝下也是好的,不若本宫……唉!你好生的养着,别给出什么意外才好,要养得健康可不是容易的事,本宫不想你年老失女……”

  “娘娘……”

  她在威胁他。佟义方心里有数,马妃深夜召见的用意,绝非看诊一事。

  马妃轻轻一扬手,语气软绵,“下去吧!今夜之事莫向人提及,就说本宫胃躁,虚火上升。”

  “是,臣告退。”他不敢多作逗留,慌慌张张地急急退出青岚宫……步也不敢慢地出了宫门。

  说是看诊,真实用心昭然若揭,宫廷斗争瞬息万变,明哲保身方为万全之策,他不求荣华富贵,只愿一世平安,与爱妻幼女平静无波的过日子。

  只是世事岂能尽如他所愿,在佟义方前脚刚走不久……道全身墨黑的身影出现马妃寝宫。

  “那孩子一出生就夺走皇上的全部注意,你说本宫要怎么挽回劣势,让皇上的心又回到本宫身上?”马妃眼底有着对世局变化的不满,以及权倾当朝的野心。

  黑影移动,露出一张三十岁上下的男子面孔。“娘娘当心了,小皇子对你日后的处境不利。”

  “不利?”闻言,她月眉轻扬,发际的双凤含珠金钗为之一摇,愕然中有一丝压抑的不快。

  “娘娘生肖属蛇,小皇子出生之时仙鹤呈祥,鹤乃蛇之天敌,必定影响娘娘的地位和运势。”

  怪就怪在他算不出小皇子的命数,命中险里带吉,有帝王命却无紫微星君来的紫气护身,令人十分不解,若非有一番奇遇,便是自身不愿为帝。

  当今太子虽是九龙之身,可是帝星昏晦不明,时而明灿如日辉,时而暗淡似乌云遮蔽,吉凶难测。

  但可以算出的是,两位皇子的星子皆是明亮耀空,两星互辉,光耀腾龙王朝,若是同心协力,皇位将屹立不摇,千秋万世,受万民爱戴和拥护。

  所以马妃想独宠后宫着实困难,不管皇上对她如何宠爱,怎么也敌不过稳坐后位的华皇后,有子傍身才是真正权力所在,皇家子嗣才是帝位承继的大统。

  “那你说我该怎么做才好?”她要出人头地,她要高高在上,绝不让人再轻视她低贱的出身。

  男子低忖地动了动腕间九颗串起的青绿色东珠。“先笼络太子,让他站在你这一边。”

  “什么?!你要我讨好那小鬼?”马妃满脸错愕,美目眯成一条直线。

  “娘娘别小看太子,你想要得偿所愿还得靠他,那是很好用的踏脚石。”若他推算无误,太子是一股助力,助她雀鸟高飞,有凤来仪……

  “踏脚石……”她目光冷沈,迸出厉光。

  “娘娘想要成就大事就得先低头,以你无子的情况下,想在这吃人的后宫中立稳脚步有多难不用我多说,而太子无疑是有力的支柱。”捉牢他等同得到半座秀丽江山。

  “可是皇后……”生母尚在,哪有她的好处,替人作嫁的傻事她可不干,养壮了老虎反咬己身一口。

  他手一扬,面露神秘诡笑,“相信我,皇后不是阻碍,你只要捉住皇上的心即可。”

  “什么意思?”她一凛,立即坐正柔若无骨的身子。

  “此乃天机,不可泄露。”他故弄玄虚,语焉不详。

  什么天机,不就是想看她拿出多少“诚意”吗?眼一晒,她轻声唤道:“小德子,把本宫的谢礼呈上来。”

  “是的,娘娘。”

  面皮光滑的太监搬来一只雕着双鸦栖梧桐的褚红漆金桧木盒,有点沈,他搬动时颇为吃力。

  在马妃的示意下,小德子打开扣着银环的盒盖,闪灿灿的金光霎时灼烁一室,十二座手掌大小的小金佛排列两行,笑盈盈地等着新主人收入藏宝阁赏玩。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