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黄袍霸商 > 上一页    下一页


  为人父母者都想给儿女最好的,他也不例外,盼着女儿能择一良婿,多一人疼爱。

  “想想她才几岁,咱们想得也未免太远了,我看我还是把她多留几年,不让她嫁人。”杜秋娘伸臂打理女儿松开的对襟大红斜领短袄,仔细扣紧盘扣。

  他呵笑地抚着短须,“所以你要顾着自己,别再嫌药苦,偷偷地倒掉,我们父女俩还要靠你呢!”

  杜秋娘心一软,眼眶微红。

  她何尝不愿多陪陪他们……家人和和乐乐的度过春与秋,可是人哪能跟天对抗,阎王要人三更死,岂会留人到五更?她是看开了,不敢多争一分不属于自己的福分呐!

  罢了罢了,多一日是一日,既然舍不得就拖着吧!她的月儿还这么小,总要有人照料。

  “娘要吃药,不可以再倒到花盆里,花都枯死了。”佟欣月指着娘亲鼻头,要她乖乖地,听话。

  瞧她一副小大夫的模样,杜秋娘噗嗤一笑,“是,娘吃药,娘要陪小月儿长长久久。”

  “嗯!娘乖。”她小手拍拍娘的头,两排小牙笑得白灿灿,好似春天的小白花,满山满野地盛放。

  她好笑地一张口,状似要吃女儿的小指头。“瞧你的得意样,不知是谁惯出的娇气。”

  “哎呀!娘咬人,坏坏,爹爹保护我。”佟欣月双手双脚的缠上父亲,抱着不放。

  “好,爹保护你,咱们不让娘咬上你的小肥肉。”佟义方打趣地捏捏女儿的小粉颊,笑她是颇有重量的小猪。

  “爹坏,人家不胖。”她鼓起腮帮子,小牙口一呲。

  “是呀!爹坏,娘坏,小月儿也坏坏,我们一家都是坏人好不好?”他故意举高女儿,想吓她,可佟欣月是小大胆,高举过头也不怕,反而咯咯笑地要她爹再举高一点,她要飞上青天。

  “相公,小心一点,别摔着月儿。”真是的……只脚快进棺材的人了,还和女儿一样调皮。

  他回头一笑,“放心,摔不着她,我抱得可紧了,她多像你小时候的样子,天不怕、地不怕地踩我的背……”。

  回想童稚时光,两小无猜的两人多开怀,不怕羞的手牵手去溪边摘花,他在她耳边插上一朵水芙蓉,她羞答答地接过他手编的草蚱蜢,许诺要跟着他一生一世……

  佟义方望着妻子的眼神充满怜爱,他们由年少走到中年,始佟不变的是这份深情。

  “老爷,宫里来旨,传你即刻入宫。”一名身穿天青色长袍的管事急忙来催。

  “宫里找我?”他眉头微微一皱,心里不太踏实。

  “是邢公公传旨,要你到青岚宫。”

  “青岚宫……”是马妃寝宫,她传他……是好是坏呢?

  “相公,怎么了?”看见夫婿为之一敛的神色,杜秋娘也感觉出一丝不寻常。

  他勉强勾起唇畔,“应该没什么大事,我去去就回,用不着太过担忧,大概是娘娘受了风寒。”

  “可是……”他表情不对,夫妻一场,他的一言一行她哪会看不透,分明有事。

  他笑笑地安抚妻子,嘱咐女儿道:“月儿,盯着你娘吃药,别让她耍赖。”

  佟欣月用力一点头。“嗯,我会照顾娘,长大以后我要和爹一样当个受人尊敬的好大夫。”

  第二章 后宫义计
  
  应召而至的佟义方行色匆忙,与两个小太监各乘着轿子尽速入宫,在宫门前下轿,步行至青岚宫中。

  看了看这座辉煜的宫殿,不知为何,他突然觉得隐隐不安。

  本来太医院的太医们是各有职责,他是专为帝后看病的,马妃先前都是找宁太医看的,但近来马贵妃经常召他看诊,虽是因她想求子,理所当然求助于专精妇科的他,只是难免怕宁太医心中有了芥蒂,毕竟他们二人过去在太医院时就是劲敌。

  与求安稳的他不同,宁太医是个富有野心的人,而马妃在宫中的手段他也是偶有耳闻,虽不知消息真假,但在宫中他仍诚惶诚恐,生怕被卷入后宫中的纷争之中,这种事是身为太医最忌讳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