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黄袍霸商 >  上一页    下一页


  “只要月儿能顺顺当当的长大,我就心满意足了,也不晓得我这身子骨还能不能撑到月儿健健康康……”杜秋娘轻咳了两声,以帕子轻捂嘴角。

  “秋娘,不许胡说,你家相公是堂堂的皇家御用太医,岂会治不好你小小的寒症。”她就是想得多,嫌药苦,不肯按时服药,病情才会一直无起色,身子一日不如一日。

  她苦笑,望向女儿不解世事的小脸蛋,“我自个儿的身子自个儿清楚,都治了好些年了,能好早就好了,只是可怜我的月儿,年纪小小就没了娘……”

  还有点小发烧的佟欣月举起没几两肉的小胳臂,像是懂得娘亲心底的苦闷和悲凉,轻轻摸著娘的脸,露出两排刚长还没长齐的小乳牙,天真无邪地笑得好开心。

  “娘,抱抱。”小短腿一蹬,跳入娘亲怀中。

  “瞧!女儿还这么小,正是需要母亲照顾的时候,你别再说这些不吉利的胡话,安心地养好身子,咱们往后的日子还长得很。”佟义行伸手搭脉……诊妻子日渐沈痾的脉息。

  身为太医院首屈一指的太医,没人比他更清楚妻子生女儿时落下的病症,高龄产子本就风险多,要不是夫妻俩都渴求一子,以医者的身分压根不赞同此等危险行径。

  虽然这一、两年他悉心用著好药,调理妻子气弱的身子,可是成效不佳,妻子的身体太寒了,生育过程又伤了内腑,他医术再好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尽量延续她的命,让她在有生之日能多陪陪女儿,他们夫妻俩也少些遗憾。

  杜秋娘目带苦涩地握住夫君的手,“若是我撑不过,给女儿找个善待她的后娘,别让她打小没娘疼惜。”

  她很不捨,却也莫可奈何,劝夫再娶是何等割心撕肺,她的痛又岂是笔墨所能形容,痛到有如全身骨头错位。

  可是她不能自私到连死都不愿放手,她这世上最亲最爱的两个人呀!她若不先为他们设想一番,谁又肯为父女俩的将来著想?寒了无人添衣,饿了灶冷缸空,独凄凉。

  “秋娘,我这一生得你为妻是所我幸,再无人能及你一二,瞧瞧咱们的小月儿多可人,你捨得放下她不理?”佟义方搔著女儿的胳肢窝,逼得她发出甜软的咯咯笑声。

  “我……”唉!她的小月儿呀!怎么捨得,她还想看她披上大红嫁裳,坐上八人花轿,嫁得好归宿呢。

  “娘,不要皱眉头,月儿心疼。”白嫩小手抚上杜秋娘眉间,做出抚平的动作。

  瞧著女儿的贴心举动,杜秋娘也宽心的笑了。“不皱眉头,我的小月儿最乖了,娘最疼你了。”

  “娘的脸脸太白,气色不佳,月儿帮你诊脉。”两岁大的佟欣月学著父亲的手势,像模似样地将手搭上娘亲腕间……张粉雕玉琢的小脸儿十分认真地学人望闻问切。

  小小的娃儿哪会诊什么脉,不过是耳儒目染下多了一份灵窍,想像著自己也是女大夫,为亲娘治病。

  佟义方一见女儿可爱又贴心的模样,心裡大感欣慰,若有女继承衣钵,他倒也省下后继无人的忧虑,她肯学,他便倾全力教导,让博大精深的医术能发扬光大的延续,就算不能成为一代名医,至少她有自保能力,为己身开药方取药,不假手他人,人生在世总要防著点,险恶的人心总是出其不意。

  驀地,他眉心一拢,微微浮上忧色,华皇后的早产意味著什么,后宫的争斗防不胜防,自己伺候著这些贵人们,他担心有一天会波及到他的家人,那时他该怎么做才好?是要选边站还是……

  远离。

  其实他的忧虑并非杞人忧天,近臣们都看得出马妃善用狐媚之术……日一日地获得皇上宠爱,几乎到了快专宠一人的地步,即便华皇后诞下九皇子,嫡长子也立为太子,可怎么知道情势会不会有朝旦夕变色?

  一名地方小官之女怎能一夕之间蒙受圣恩?除了容貌出色外,更要有非几的手段和狠心,铲除异己是第一步,接下来的伎俩怕也是不少。

  看似繁花似锦的深宫内院是人吃人的世界,皇上只有一个,而嫔妃有无数个,想要从众美中脱颖而出,成为帝王专注的对象,吃素的小绵羊绝对办不到,只有被吃的分。

  华皇后后来也说是自己不慎滑倒,与石嫔无关,可她心裡其实比谁都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谁才是幕后黑手,却什么也不能说,石嫔只是遭人利用的代罪羔羊。

  总之,希望朝廷别出大乱子才好,让人踏踏实实地过日子,不然后宫起风云,只怕百姓们也难有寧日。

  “爹爹,皱眉,不要。”粉嫩小手臂伸了过去,拍了一下父亲的额头,试图拍走他眼底不安。

  小欣月是想抚平父亲如小山的眉头,但手太短,搆不著,所以抚变成拍,小嘴儿不满地微微噘起。

  “呵……爹的心肝宝贝,爹一瞧见你,什么烦恼都飞走了。”他从妻子怀中抱起女儿,将她高高举起逗乐她。

  “爹爹也是月儿的心肝宝贝,还有娘。”她开心的笑著……双无邪的大眼睛弯成弦月。

  “你这张小嘴甜得很,爹和娘的心窝全给你甜得化了。”有女如此,夫复何求,他这一生还有什么不圆满?

  “咯咯……咯咯……月儿吃糖,吃好多的糖……”父亲把她放下,让她坐在床边,她从娘亲绣的小荷包裡取出云纸包的糖,大方地要给她爹一颗。

  大家都有糖吃,嘴巴甜甜的,爹爹也高兴地直说她乖。

  “小心糖吃多了把牙吃坏了。”佟义方暂且放下心中的忧虑,笑凝挚爱的妻子。“秋娘,咱们的小月儿聪明又佟俐,不知哪家的儿郎有幸娶到她?”

  女儿尚小,他已开始操心她的佟身大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