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黄袍霸商 > 上一页    下一页


  她听完点点头,忽然又娥眉深锁,叹道:“皇后生了小皇子,本宫相当欢喜,这皇宫这么大,小皇子小公主却寥寥可数,未免冷清,本宫也希望能给皇上添个孩子承欢膝下,只可惜这肚皮不太争气,总是不见什么消息。”

  “娘娘请别担心,这生育之事毕竟急不得,娘娘年华正茂,受孕容易,只要身子调养得当,就不成问题。”

  “本宫听闻佟太医是医官院中的妇科好手,皇后娘娘这次也是託了佟太医的功劳,不知佟太医能否也提供本宫一些有益生子的好方子,好助本宫一臂之力,以圆本宫的宿愿。”

  “这绝对不成问题,请容下官先为娘娘请脉,再按娘娘体质开方子。”

  “那就有劳佟太医了。”

  “嗯……下官斗胆敢问,娘娘是否有月水不通的毛病?”

  马妃面有难色,“确实如佟太医所说,早先是月信乍早乍晚,月水渐少,本宫唯恐影响生育,请了许多大夫,吃过几年药都不见起色,这些年更是恶化,佟太医可有什么办法医治?”

  “女子以血为本,娘娘营血不足,气血不通,才致月水不利,下官开些气血生化的方子,娘娘按时服用,再辅以食疗,待身子调养好了便可。”

  “太好了,有劳佟太医。”

  宫女取来纸笔给佟义方,没多久他就写好药方,又列了药膳方子和一些注意事项。

  马妃接过那张墨跡淋漓的药方看过一遍,面色再度明亮起来,她立刻吩咐人去尚药局抓药,又让一名宫女去裡室取来一个乌漆匣子。

  “本宫前些日子蒙皇上赏赐,得了一株百年老山蔘,听闻令爱自幼体弱,本宫就将这老山蔘赠与太医,让令爱好好补补身子。”

  佟义方诚惶诚恐的推却,“娘娘如此厚礼,下官万万不能收,这山蔘是外番使节献上的珍奇药材,圣上赠与娘娘是对娘娘的恩宠,下官无功不受禄,不能收。”

  “佟太医别客气,你给本宫治病,若能使本宫早日为皇上怀了龙子,可算是大功一件,再者佟太医在宫中当值多年,本宫也是体恤你的辛劳,你可别不收,拒了本宫的心意。”马妃款款笑语中透著不容拒绝的坚定。

  “娘娘如此厚恩,下官不敢或忘,下官代小女谢过娘娘。”

  “佟太医不必多礼,你这两日伺候皇后娘娘,想必操劳,本宫实在不该还拦著让你跑这一趟,且把这碗黄耆枣杞茶喝了,赶紧回去歇息吧。”

  佟义方再次谢过马妃,喝了那碗茶,才恭敬地退了出去。

  “哎呀!咱们欣月的烧退了没?来,让爹好好瞧一瞧,你这小脸蛋红彤彤地,像极咱们院子裡的桃花,来日必定出落成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

  这几天,女儿又病了,同样是动不动就生病,发烧乃是家常便饭,又患了燕口症……吃东西就疼得直哭,让夫妇俩头痛得不得了。佟义方早上起来和晚上睡前,都要到女儿房中看望她。

  离华皇后生产已又过了几日,他这阵子都在宫中、太医院两头跑,能见女儿的时间,也只有这两个时候而已。

  今晚一从宫中回来,他马上就往女儿房裡去,人还没到,宏亮的声音已先传入房中。

  杜秋娘刚哄女儿吃了碗肉粥,此时听见丈夫回来,连忙抱著女儿迎上前,笑开嘴道:“你这一回换的那帖药颇有疗效,月儿疮口癒合得好,刚刚才吃完了一碗粥呢。”

  听闻女儿病情好转,食欲又佳,佟义方佟於松了口气,“如此果真是好,那方子是王太医给我的,他精通小方脉科,看来果然名不虚传。”

  他与妻子杜秋娘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爱侣,两人的感情虽未浓烈到生死不渝,但是细水长流的情意却捐流成河,绵长而深浓,不曾有过一丝偏移。

  早年妻子曾怀过孩子,可是那一年的天寒地冻冻死不少人,当年尚在太医院进修的他忘了带进宫的宫牌,秋娘发现后,匆匆忙忙的想为他送来。

  谁知雪下得太大,路面湿滑,秋娘跌了一跤后不幸小产,而后寒气上身,落下寒症,致使身子佟年虚寒,不易受孕。

  他非常自责,在子嗣方面从此不敢强求。

  一晃眼,十多年过去了,他本以为求子无望,即使妻子一再以“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要他纳妾,他依然坚拒,认定此生仅得一妻,心愿已了,不作他想。

  谁知秋娘去了一趟送子娘娘庙,回来没多久便传出喜讯,两夫妻都三十好几了,得知有孕欣喜若狂,三牲五果地上庙裡叩拜谢神,感谢神明赐福佟家。

  虽然女儿因母亲的体虚和寒凉……出生便体弱多病,瘦小得比巴掌大一点点而已,可仍是他的掌中宝、心肝肉,疼得巴不得把全天下最好的东西全给了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