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黄袍霸商 >  上一页    下一页


  说起这位马婕妤的掘起可是传奇,去岁春时沈煜在御花园裡赏桃花,忽闻林中竟传出绝妙琴音,婉转如天上仙乐,不由得好奇,循著乐音寻找,发现桃花林间竟有个美人翩然起舞,随著那曼妙舞姿,美人身上的红绸轻罗飞扬,恰似林间最妖冶的一朵红桃。

  自那日偶遇后,这位原是七品小官之女马静瑜,在宫中出任典乐女官……年之内获得皇帝连番擢升……跃而成了如今的马婕妤,几乎得到皇帝的专宠。

  众多内侍宫女光瞧皇帝对她屡屡打破嫔妃规制的待遇就明白不能小覷了这位嫔妃,加上马婕妤出手大方,宽待下人,大伙儿自然纷纷向她靠拢示好,盼著能多得些甜头。马婕妤能独得皇帝专宠,除了美色才艺与深諳侍奉之道,排除异己的手段也是高超,但后妃争宠在后宫可是再常见不过,下人们可不管这些,他们只在乎跟著哪位主子所捞得的油水最多,前途最无限。

  自知沈煜处分眉儿的心意已绝,华皇后深深一叹,闭上了眼睛,蹙紧著眉,彷彿十分痛苦的模样。

  沈煜见她额上沁出一层薄汗,示意宫女拧了帕子来,亲自替她擦汗,待擦完汗,手要伸回,却被华皇后拉住了。

  华皇后握著他的手,略高的体温烫得他有些不适,她的面容看起来极疲倦,望著他的眼神却是清明,令他有种被看透的感觉,不由得想抽出手来。

  “皇上。”她唤了一声后,却踌躇著未再开口,气氛变得凝重,那伺候一旁的女官素来佟俐,见状便称要让帝后两人好好说话,带著其他宫女与沈子旸先行出去。

  旁人都退下了,华皇后才开口道:“我听闻皇上晋封了马婕妤。”

  沈煜见她虽未说什么,语气裡却有几分怪罪的意思,油然而生一股心虚,吶吶地不知该说什么,只道:“瑜儿她人乖巧,极识大体,她……”

  “臣妾知道皇上喜欢她,但历来晋封嫔妃得按礼制,晋封贬废皆有法度,皇上这半年来将她从一介女官拔擢为婕妤已是非几恩典,如今再……”

  “皇后,朕承认对瑜儿确实有私心,但她善解人意,贤淑贞德,是个值得朕这么优待的可人儿,皇后若多与她往来,就能知晓她的好,知道这么做不会太过。”

  尽管他说得振振有词,但谁听不出是强辩的藉口?

  当一个人想对另一个人好时,是不需要理由的,她眼前的帝王更加是这样的一个人,见他著急的想说服自己,她的心冷了下来。

  沈煜虽是好色,却也颇念情分,尽管登基后嫔妃满宫苑,与她依旧是相敬如宾,未曾有过薄待,可近来渐渐明显有些不同了,他对她的尊重像道墙一般阻挡著她,使他的心无法贴近她的。

  眼见他对马静瑜的专宠,她当然会嫉妒,这是她从未有过的荣宠,可即便她再不喜欢,却非得端著好皇后的贤德架子,不闻不问,身为六宫之首,她自认比皇帝更知道马静瑜是个怎么样的人,也知道某些嫔妃在她的手中吃过亏,眼见深爱的丈夫被爱情蒙蔽了眼睛,她顿时不想再保持沈默下去。

  “皇上,马婕……马妃她真的这么好吗?她的善解人意真是好事吗?”

  面对她的质问,沈煜彷彿被触及逆鳞一般,脸色一沈,不悦地皱眉,与她拉开距离。“皇后,你这是什么意思,朕作梦也没想过你真的会说这种话,曾几何时你也变得像石嫔那样的妒妇?容不得人。”他站了起来,冷冷抛下一句,“你一向有贤德之名,朕希望你别辜负了这个名声。”

  见他态度剧变,甩袖离去,华皇后愣了一愣,整个身子有如浸在寒冰湖水中般,忍不住瑟瑟发抖。

  罢了、罢了,日后再找机会劝諫就是,甫生产完的她也累了,先让她好好睡上一觉……

  佟义方从熙凤宫中退了出来,沈煜念及他女儿病重,见皇后已经顺利生产,便给了他一天的假,让他赶紧返回家中。

  皇后此番生产耗伤血气,正气不足,有点产褥热的徵兆,但因病症轻微,其他太医也应付得来,佟义方这才放心离去。

  陪著皇后一天一夜,他不说未曾闔眼,从昨晚用过一碗粥后,到现在连水也没喝上一口,如今早朝已退,百官们各自回衙门办公,他一路往宫门行去,没遇见什么人,可才正要跨出宫门口,身后却传来一声叫唤。

  “佟大人且慢!”

  他停下脚步回身一看,见是马妃身边的宫女。

  那宫女快步上前,行一礼后才道:“佟大人,马妃娘娘有请。”

  尽管疲累难当,但听说娘娘有请,他哪裡敢不从,连忙跟著赶往青嵐宫。

  来到辉煜的青嵐宫中,刚收拾停当……点也不显刚换了宫殿的仓卒。佟义方被引著到暖阁晋见马妃,尽管隔著帘子,但光听马妃那热切招呼他的清亮声音,他也听得出这位刚被册封的贵妇正是春风得意。

  “佟太医,本宫听闻皇后娘娘顺利诞下小皇子,如今娘娘身子可安好?”

  佟义方心裡奇怪,马妃只是想打听这件事就召他前来,似乎太大费周章,但表面上仍道:“皇后娘娘和小殿下皆安然无事,娘娘产后虽有些高烧,幸好并无大碍。”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