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黄袍霸商 > 上一页    下一页


  “生了,生了!皇后生了一名小皇子,皇上万福,奴婢给您贺喜了……”小宫婢欣喜地道贺,喜不自胜自个的主子又给皇家添了一名贵不可言的麟儿。

  “生了,朕的皇后又给朕生了个儿子……是吉兆,是吉兆呀!哈哈,有祥鹤来贺,是我腾龙的大喜事……”沈煜欢喜得嘴都闔不拢,直笑道是天之骄儿,天上神仙下几。

  鹤为祥兆,又是皇子,岂非上天神諭,庇佑腾龙王朝万世昌隆,千秋兴盛,国富民强,帝业不衰。

  不等女官通报,迫不及待的沈煜已一掀明黄龙袍,眼泛笑意地步入熙凤宫中,龙步昂然的走到刚梳洗完的粉嫩幼儿身边,身为人父的慈爱笑意浮现脸上,轻手轻脚地抱起睁著圆呼呼大眼瞧他的小东西,以指轻逗软软的小脸。

  沈子旸也一脸好奇的盯著这个小皇弟,小小的手、小小的脚、小小的嘴巴,什么都小小的,这是母后生的小皇弟?怎么看起来像皱巴巴的小猴子,好丑。

  “父皇,弟弟的背上有星星。”好小,比起米粒大不了多少。

  听到太子的惊讶声,沈煜转过小皇子一瞧,“太子眼真利,真有星状胎记,而且不只一颗,是六颗……咦,若是多一颗岂不是北斗七星……”

  脚踏七星是帝星,背上七星乃将相名臣,他这皇子莫非是辅佐帝星的良臣?他暗暗思忖,心底对甫出生的幼子兴起怜爱及栽培之意,两子一为太子……为辅臣,相得益彰,日后定能匡正朝纲,造福百姓,再造腾龙王朝盛世。

  “什么星星?孩子抱来让我瞧一瞧。”在皇帝面前,气虚体弱的华皇后不称本宫,以我自称。

  “皇后,辛苦你了,又为朕添了一名佳儿。”沈煜将怀中皇儿交给一旁的宫女。

  宫女一接手,小心翼翼地捧著小祖宗,裹上襁褓,轻轻放在华皇后身侧。

  依照祖宗规矩,皇家子嗣不能由生母抚育,以防外戚对皇子的成长多有干扰,甚至灌输不该有的观念影响其心志,造成兄弟阋墙的遗憾。

  尤其是皇后所出嫡子,更是攸关整个社稷,对其教养更为注重,绝不允许有一丝差池。因此皇子们一出生最多只能在母亲身边待满足月,过后便由专门哺育的乳母带走,另设皇子宫殿……日仅有晨昏两次定省,相处约半个时辰便被带回。

  所以皇子和生母的关系并不亲近,偶尔几句交谈也索然无味,大多是提及功课上的事情,母子亲情反倒是其次,平淡地有如一杯白开水,波澜不兴。

  是故太子虽在旁边候著也不主动亲近华皇后,因为她虽是生他的人,却不曾抱过他、说过一句疼惜的话语,永远是雍容端庄、高高在上的国母模样,不似一名母亲。

  “臣妾应该的,能为皇上诞下麟儿是臣妾的福分。”华皇后略显疲色的轻抚小皇子面颊,笑不露齿。

  “呵呵……朕很高兴,皇后想要什么赏赐,朕全允了你。”喜获皇儿,他十分开心。

  很细微地,她眉头微微一顰,“臣妾不要什么赏赐,臣妾只有一个请求,希望皇上勿怪罪眉儿妹妹,她……”

  一提到石玉眉,沈煜明显不悦的眼一沈。“朕已降她为石嫔,皇后莫要再为她求情。”

  “石嫔?”眉儿她……她能忍受帝王的无情吗?一向心高气傲的女子骄纵惯了,肯定不服气。

  华皇后心裡隐隐浮现一抹不祥的念头,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正要发生,而她无力阻止。

  她和眉儿与镇南将军夫人陈永娟是情同姊妹的手帕交,因彼此父兄走得近而感情甚篤,多年的世交交情更让三人往来密切……度有意同嫁一夫,入宫为帝妻。

  不过镇南将军墨烟啸早一步向先皇提出赐婚请求,得一如花美眷,从此举案齐眉,夫妻恩爱,羡煞不少未嫁女儿心。

  而她和石府千金一前一后入主中宫……为后……为妃,同为帝王的女人,相处起来倒也和睦,少有争风吃醋的宫闱之争,各自守著一方小天地。

  可是自从马县令的女儿进宫后,后宫平静的日子便起了变化,没来由的不安紧紧扣住她的心,彷彿可预见一场大风暴即将到来,祸起萧墙,难挽狂澜。

  “她差点害了朕的皇儿,朕没把她打入冷宫已经是朕的宽宏大量了。”他言语冷淡,不复昔日对爱妃的娇宠。

  色衰则爱弛,古往今来有谁能避免,奢望帝王之爱更是难如登天,皇帝身边最不缺的就是才貌双全的美女,随时有年轻貌美的女子等著伺候一国之君。

  十五岁进宫,如今已二十有三的石玉眉算是老人了,能得八年宠幸已属不易,后宫佳丽三千,又岂能她一人独佔。

  只是石玉眉怎么也没料到一步错,步步错,误中奸人挑拨,以为自己会圣宠不衰,皇上不会因一名七品官之女而对她多有责难,身为贵妃的她岂会不如一名小小的婕妤?

  可事实证明,男人一旦不爱了,心如铁石,他的心在别的女人身上,她不过是花开过盛的摆设,再也引不起帝王的怜惜和爱宠,含苞待放的新人一如沾露的牡丹,艳不可言,挑弄著帝王的心,使其沈溺其中,不可自拔地贪恋。

  如今宫中谁不知,除了华皇后这位深受皇帝敬重的发妻,真正深深夺得这位无上帝王心的,正是那一年多前忽然成了沈煜心尖上宠儿的马婕妤。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