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黄袍霸商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朝宠幸后得君宠,三年内由嫔为妃,最后荣升贵妃一位,为皇上生有一子三女。

  可惜幼女死於体弱……子不幸染上重疾,不到三足岁便夭折,餘下二女并无特殊才华,故而少召见帝王面,连带著她的恩宠也渐稀,皇帝目前最宠爱的是入宫一年的马婕妤,已有大半年未召石贵妃侍寝了,难免多有怨言。

  “皇上千万别多心,奴才认为只是巧合而已,贵妃娘娘胆子再大也不敢拿皇朝子嗣开玩笑,就算她有墨将军撑腰……”邢公公巧妙地点到为止,反倒留下诸多臆测。

  “眉儿太恃宠而骄了,仗著将军府的势力就想爬上天不成她最好求神拜佛皇后此番平安无事、诞下皇儿,否则朕绝饶不了她!”谁敢伤他皇子定不轻饶。

  “皇上息怒、皇上息怒,别为了贵妃娘娘伤了龙体,她不过是因皇上近日来常留宿雨霏殿而冷落她,这才忿忿难平,想找人出口晦气罢了。”邢公公低下头的嘴角微扬,看似无意地抚摸腰袋裡藏掖著鸽卵大小的碧海珍珠。

  一听石贵妃妒海生波,怪起他的新宠,沈煜眼神阴寒无比。“好,她想计较,朕就让她瞧瞧这腾龙王朝裡谁才是说话的人!传令下去,石贵妃不守礼法,性情蛮横,以下犯上冒犯一国之母,今日起贬为石嫔,马婕妤德容兼备,进退得宜,朕封她为马妃,赐青嵐宫一座。”

  沈煜本就有意封他宠爱的马婕妤,只是事出无名,怕坏了宫中体统,因此迟迟未赐封号,想等她一怀上龙胎再行封赏,以免宫中人多口杂,传出帝王无道,荒诞淫秽后宫的流言,有损国君威名。

  皇帝也是人,也有私心,谁在此时最得他欢心便是新宠,心头的一块肉,他是一国之君,想给一名嫔妃恩宠有何不可?天下之大莫非王土,帝王之爱无远弗届。

  在这时候,谁也没想到仅仅七品县官之女的马婕妤,日后竟会成为母仪天下的马皇后……手遮天地掌控大半个腾龙王朝,颠覆皇室朝纲。

  “佟太医来了、佟太医来了,皇……皇上,佟太医来了……”气喘吁吁的粉面小太监高声喊著。

  不远处,一名中年青衫男子提著药箱,喘著气的疾步而来,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滑落。

  “恕……恕臣来迟,臣有罪……”佟义方发丝凌乱,眼眶下有著一夜未宿的暗影。

  沈煜神色冷肃地一挥手,“不必行礼了,快进去瞧瞧皇后,要是没让朕的皇儿安然出世,朕诛你九族!”

  “是,臣遵旨。”佟义方不敢迟疑,药箱一提,赶忙冲进熙凤宫。

  救人如救火,何况是高高在上的凤凰女。

  烈日当空,有风无云……片湛蓝天际飞鸟三、两隻掠过,黄色琉璃瓦反射出日光,照著郁郁绿叶,叶疏落影,竟照出炫目霓彩,七色连虹夺人目光。

  熙凤宫裡传出阵阵凄厉的哀嚎声,一盆又一盆的血水被端出殿门外,从清早的阵痛到日落西山的黄昏,华皇后足足痛了三天三夜,差点一度没气了,胎死腹中一尸两命。

  幸好佟义方医术高明,以汤药吊著气,不时和快昏厥的华皇后说话,佐以针灸和特製灵药,佟於不负使命地迎接小皇子来到人世,母子均安,得天护佑,他也松了口气。

  “咦!皇上您瞧,皇宫上方怎么有鹤?”不好,鹤为祥瑞,对……不利。

  邢公公暗暗一惊,留心皇帝的神情。

  抬头一瞧,沈煜为之愕然,“是世上少见的仙鹤呵!至少有上千隻吧!”

  羽毛通红的丹鹤成千上百地盘旋熙凤宫上空,久久不散,来回飞翔,仰头对空鸣放,美丽而绚烂的身影在空中形成一道又一道的红光,美得叫人屏息,不敢呼气。

  丹鹤是稀有物种,此时居然出现一大群,哪儿也不去的在熙凤宫屋顶盘桓,这是多大的喜气呀!让人不得不多加猜测,皇后肚中的孩子福分之厚,连上天都祝福。

  天降神蹟,佑我腾龙。

  “哇!好多的大鸟,父皇,这些鸟从哪裡来,为什么只在母后的寝宫上头飞?”被鹤群吸引来的太子沈子旸仰起小脑袋,童稚的双眼睁得又大又圆,眼中尽是一隻又一隻掠过天际的鹤影。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