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黄袍霸商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一章 早产
  
  九皇子腾龙王朝康明二年“不好了、不好了……快!快来人呀!皇后娘娘跌了一跤,她……流了好多血,快……快请太医来……快一点……娘娘要生了……”

  一群穿著华美宫装的绿衫宫女神色相当慌张,跌跌撞撞地从皇后寝殿“熙凤宫”奔出来……张张白得几乎没有血色的芳容佈满惊惧……边无措地奔跑……边高声喊人,担心伺候的主子若有个闪失,她们十颗脑袋也不够大刀一砍。

  腾龙王朝的华皇后名红鸾,乃当朝宰辅华相之女,为人敦厚温婉、嫻雅恬静,出众容貌更为当朝第一美人,深受皇上沈煜宠爱,受封为“无双国母”。

  她已生育一子为皇七子沈子旸,今年六岁,活泼可人的模样和皇后如出一辙,皇上喜爱疼宠不在话下,立为太子,封厚赏赐不曾少过,如获至宝一般命其承欢膝下,不离左右。

  相隔六年华皇后再度怀上龙胎,可见圣宠不减,在诸多嫔妃之中独佔鰲头、荣宠一身,让后宫佳丽们又妒又羡,恨不得皇上也能宠爱有加,雨露均沾,深宫内院不寂寞。

  但是皇上只有一个,而年年进宫的秀女美人却有无数人,纵使帝心有情,不贪新厌旧,可为了皇嗣的传承,又岂能独独偏宠几人,不再宠幸新人。

  唯一的例外是帝后情深的华皇后,少年夫妻的情意缠绵鲜少有人能代替,由太子妃身分相伴到沈煜登基为帝,多少情丝盘结成网,牢牢网住共同织就的浓情蜜意。

  只是帝王身边的女人一多,难免情就淡了,浓香浅绿的佳人一个个攀住皇上的左臂右膀,再浓的情爱也有如明日黄花,在不知不觉中慢慢凋零。

  所以华皇后又受圣眷怀有龙种一事,实是大喜大贺,是宫中的一桩大喜事,太子之前的六名皇子因体弱早夭、或在权力斗争下惨遭横祸,在他之后的八皇子也活不过周岁,皇家子嗣其实并不繁盛,如今若能再得一子,皇后的受宠将非他人能及,王朝上下仅她一人矣!

  “太医呢?怎么还没来,想把朕急死是不是,要是皇后腹中孩儿有个万一,朕让你们的人头一颗颗落地!”

  他的皇后呀!还有小皇子,母子俩都不能有事。

  一身明黄色龙袍的康明帝沈煜满脸焦急,负手在殿门外走来走去,两道浓眉拢成小山丘,心急如焚地听著皇后传出来的呻吟声,声声扯痛帝王心窝。

  虽然宫裡太医甚多,但对妇科最为擅长也只有深受皇家信任的佟义方,他的医术与医德堪称当今第一。

  “皇上勿急,已命人去请佟太医入宫了,他年近四十才生一女,昨夜小女儿高烧不退才请旨外出……”准了假的太监总管邢公公尖著嗓音回话。

  “朕也不是不通人情,朕亦是为人父者,自当体会佟卿的无奈,可是皇后这一胎胎象不稳,在这节骨眼上他出什么宫,皇家子嗣由得他怠忽吗?”是非轻重居然分不清,枉为人人敬重的臣子,天家皇嗣重于一切。

  毕竟是一国之君,话说得有些重,为人臣子者当以尽忠为先,岂可因个人私事而误了皇家大事,稍有疏忽,他一个小小太医哪担得起,轻者流放边疆、重者满门抄斩。

  “皇上,事出突然,谁也料想不到,皇后的产期理应在下月初三,可提早了十天,这……谁也不愿意……”邢公公话中有话,面有难色地打住了话。

  沈煜龙顏冷凝,“说,是怎么回事,皇后为何会早产,是谁冲撞了她?”

  出身帝王之家,他不会不晓宫中嫔妃的手段,为了巩固地位,这些女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他的亲娘周皇后便是被如今的夏太后所害,但即使明知凶手是谁、用何种手法相害,可碍于先帝遗旨,他不但不能加罪于她,还得视若生母奉养,让夏太后颐养天年……生尊荣至她百年之后,而身为皇帝的他无法为生母讨回公道,眼睁睁地看著害死亲娘的夏太后坐享本该属于周皇后的殊荣。

  “唉,这个……奴才不敢说。”邢公公装出一脸惶恐,战战兢兢地抖著身子。

  “朕的命令你敢违抗?”他冷言,龙威凌厉。

  邢公公仓皇地跪下求饶,“皇上,奴才不好多言,不过听底下的小太监说皇后腹痛之前,石贵妃曾匆匆忙忙的从熙凤宫走出,脸上似乎还带著愉快的微笑。”

  要陷害一个人不用多,只要适时的加上几句话。

  “什么,是石贵妃。”她又不安分了。

  石贵妃闺名玉眉,乃镇南将军墨烟啸的表妹,因其表哥的关系而与皇帝结识于将军府,沈煜见她貌美又能歌善舞,年方十五宣旨入宫,封为昭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