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黄袍霸商 >  上一页    下一页
楔子


  挟怨重生是风?是雾?还是低云飘过的嵐气?淡淡地……一抹血腥。

  那艳丽如枫的云层呀!是雨的呜咽,是血色濛雾,是心底无法抹去的牵挂。

  月儿一般柔和的女子,是他今生唯一的遗憾吧!

  再也不能了,听她柔柔的嗓音诉说天的辽阔,看她含羞娇顏上那抹浅浅晕开的緋红,眼神执著地追随他一举一动。

  淡了,是她令人舒心的笑语。

  远了,是那道执意令他丧命的背影。

  他终究错过什么,又相信了什么,为何这一刻满心满眼的悔恨,不甘心就此闔眼。

  被辜负了。

  原来人性如此丑陋,为了登上高位,满脑子算计,为了成全自己的私心,谁都可以牺牲。

  曾经,他是一枚棋子,如今,他是弃棋……个不得不除去的阻碍。

  他的死轻如鸿毛,某些人因此得意,却不会有人因而神伤,除了那如月般温柔的女孩。

  沈子旸沉沉地坠入一片黑暗之中,他死后并不似旁人所说,感到飘飘如羽,沈重的四肢宛如船锚,拖著他直坠入无底深渊,受到那股不知名力量的作用,他就连想动根手指头都困难。

  通体冰寒,他忍不住频频发颤,这样刺骨的寒意令他怀疑自己是不是来到阴曹地府,然而他却未曾见到传说中长著骇人形貌的勾魂使者,或是阴森诡异的幽冥世界。

  啊,我好恨哪,月儿……

  望著无止境的黑暗,他心裡充满遗憾,那在他灵柩旁哭泣的女孩身影,时时盘桓在他的脑海,忆起自己对她的爱怜,他那早已冻透失温的心,不由得淌过一股暖流。

  那股温暖稍纵即逝,他顿感悵然……想到自己於她只是无缘的过客,日后与她携手相随者另有其人时,心裡的不悦源源不绝地泉涌而出,狂躁地流窜,闹得他心慌意乱、怒气横生,偏偏这般浓烈的悔与恨寻不著发洩的出口,被囚禁在他的体内,翻搅得更加汹涌澎湃。

  充填他满心还有无尽的仇怨,恨自己识人不清,更恨那双狡诈如狼的姑姪俩,为图私欲,竟以一杯毒酒断送他的一生,夺走他的幸福……

  他是腾龙王朝储君沈子旸,本拥有无上尊荣,哪知死得极其窝囊。

  到底是他过於天真了,生於尔虞我诈的天家,却毫无保留地轻易给予信任,以为多年的相处已让他看清身边人的本性,不想竟是被玩弄於股掌之间。

  他视若生母的母后马皇后、未婚妻马玉琳,忆起临死前两人那得意嚣张的面容,忆起这对姑姪的阴毒手段,他益发不服,他向来不是睚眥必报之人,然而这口气怎么也吞忍不下。

  他不该死的,也不能死,他还有很多未完成的事等著他去做……

  传说人若含冤而死,执念将化作怨魂徘徊人世,他若能一雪仇恨,定让所受的苦痛百倍还诸於那两个可恨的女人身上;若能重返阳世,再看看心爱的女子,他即便化作厉鬼,为天地所不容,也在所不惜——他激愤地想著,满腔强烈的不甘与怨恨最后凝聚成一滴热烫的珠液,从眼眶逼出,他感到有股温热的气流被缓缓注入体内,慢慢流经四肢百骸,让他冻寒的躯体逐渐暖热起来。

  那一股热流轻轻挤压著他凝滞在胸腔的一团苦气,他随之感到舒畅,但那股热流随后却好像使不上劲,临到咽喉口了,却不再往上,令渴求解脱的他因等待不及更受焦躁煎熬,倍感难受。

  好痛苦……快……就差一口气,快给他渡口气,他的喉头锁得好紧,胸口闷得彷彿要炸开一般……

  “啊!咳!咳咳……”

  驀地……大口污水呕了出来,伴随著是压抑不住的连声剧咳,随著猛烈的咳声不断逼出他的喉咙,体内那股堵塞的不适感也逐渐减轻。

  一丝丝微弱的光线从眼皮透入,刺激得他不禁眨动沈重的眼睫,但他竟是乏力得无法顺利睁眼。

  “啊,快来人呀、快来人!”

  他猛地脱离幽冥之境,还没反应过来……股尖锐的嚷嚷声迫不及待地钻入他的耳中,吵得他头疼欲裂。

  他使劲全力驱动四肢,可感到十分困难,手脚完全不听使唤,好不容易勉力睁开双眸,又被强烈的阳光晃花了眼,眼前一阵白茫茫,无法视物,手使劲动上一动,也没成功支起身子,反倒又引来哄然嘈杂声,那声音听来无比惊惶。

  “诈尸了、诈尸了,傻子八儿变成殭尸作祟了!”

  没想到,老天爷真遂了他的心愿,让他活过来了。深深吸进一口气,沈子旸立时通体畅快,复活的喜悦充斥他的脑海,令他没多注意旁人的反应与言语。

  直到眼见自己那异常短而白胖的手指,忽觉得不对,他惊惶地摸上自己的面容,还好,鼻子眼睛嘴巴都在,再往上一摸,不由得一惊,不是束发戴冠,竟是綰著总角髻!

  有人抱起他,来到一个房间,经过一面铜镜前,他瞥了一眼,惊诧不已——老天爷是在同他开玩笑吗?他、他怎么变成个孩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