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红娘闯高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〇


  夏侯骜睁大眼,不敢相信地看着圣旨上头一行非常小的字,若不仔细看还真会看漏了。

  他是跟舅公学过几年武功,又被狠心的父皇丢到西北军营操了几年,但他的小身板还没完全长成呢,会的剑法最多砍过萝卜还没杀过人,凭什么叫他护国?!

  “不行,我要去找父皇理论,他正值壮年哪有退位的道理,过三十年再说,本皇子拒绝当劳工头头。”劳心又劳力,全年无休,还要为国家百年大业贡献龙躯慰安,他不干。

  三兄弟的父母都是穿越人士,因此比起寻常皇室子弟他们少了那份拘谨、多了更多二十一世纪才有的知识和观念,私下说起话来也像极了现代人。

  “大哥,你以为以父皇的奸诈,他还可能留在宫里吗?早早便出宫逍遥去了!”夏侯鸿睁着想睡的大眼,努力不让自己睡着了。

  “鸳儿呢!”他不信父皇会把心肝宝贝扔下。

  “早也一并带出宫了。”夏侯鸿撇撇嘴。

  十岁的夏侯鸳是夏侯祯和宫徽羽唯一的女儿,此时她正兴奋地赤着脚,在下江南的船只船板上跑来跑去,身边跟着一名年约十五,模样酷似富春的侍女吴悦。

  富春跟着宫徽羽入了宫,如今是后宫品阶最高的嬷嬷,除了皇后以外谁也不能使唤她,她的丈夫吴顺则当了唯一不用去势的内务总管,领着两个住在宫外的儿子忙里忙外,几个皇子还喊他一声吴叔。

  “当心点呀!我的小小姐,别滑了脚,小心、小心地上有水,湿……”

  啊!她的脸湿了。

  夏侯鸳的个性和父皇如出一辙的相似,也是个腹黑的,偏偏小小的脑袋瓜子又聪明得很,常常恶意作弄人,看到别人出糗她就开心,拍手叫好。

  像此时明知船板有水,吴悦紧张地要她小心避开,她反而不听阻止偏往水上一跳,溅得吴悦满脸的水。

  “小悦,别理那个小冤家,过来尝尝冰镇梅子,咱们不给坏小孩吃。”如今三十有四的宫徽羽看不出是四个孩子的妈,皮肤依然白嫩犹如少女,长开的娇颜明媚清艳,宛如盛开的牡丹,美得叫人移不开视线。

  “什么坏小孩,明明是爹的小心肝,娘不疼你爹心疼,我们鸳儿是世上最可爱的小公主。”夏侯祯笑着将横冲直撞的小粉团儿抱住,高高举起。

  “父皇……爹爹骗人,您看过世上所有的公主吗?怎么知道我是最可爱的?”夏侯鸳人小鬼大,嘟起小嘴问。

  出了宫,皇家贵人成了寻常百姓,连称谓都改了。

  “哼!你爹惯是会骗人的,他一骗你娘就是十八年,说什么最多三年就陪我游历天下,三年又三年的,等得黄花都枯了。”一骗再骗,骗到信用破产了。

  “老婆,我也想履行诺言呀!可是枭儿、骜儿那么小,你舍得离开他们吗?”

  “这次不一样,没玩个三年五载的我不甘心,你比较心狠,哪天我反悔了你要劝住我,那几个小混蛋没有我也能活到当老祖公。”这次她携夫带女“离宫出走”,是因为那群臭小子,居然在背后说母后老了,老人才爱唠叨,恼得她决定给他们三个翅膀硬的一点教训。

  她哪里老了,在她前一世的年代才是花开正艳的年纪,有着女人风情万种的妩媚,能让一群狼字辈的男人狂嚎不已。

  “好,我们玩到你喊累为止,再找个山明水秀的地方养老,不回宫了,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由着他们折腾吧!”他们在一旁看着就好,提早过退休生活。

  “真的不回宫?”宫徽羽眼中有着喜悦。

  他轻笑。“这次不骗你。”

  “阿祯,你真好。”她双手环着丈夫雄腰,轻吁。

  “我会一直对你好,到我们白发苍苍,到我们走不动的时候。”到了生命终了,他还是会牵着她的手一起走。

  “好,我陪你。”能遇到他并且与他相爱是她的幸运。

  “林晓羽。”

  “夏文轩。”

  两人互视一眼,笑着握住彼此的手。

  “我们要幸福喔!”

  (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