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红娘闯高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〇


  人在生气的时候难免说些不中听的伤人话,不论有意或无心,定国公盛怒下的一番胡话的确伤了妻子的心,她不做解释地忍受来自各方的谩骂和异样眼光,以为公道自在人心,她不会平白受辱,丈夫会明白她从未做出对不起他的事。

  岂知这一等就是十年,直到夏侯祯为了他的小羽儿,决定为当年的冤情翻案,讨回她堂堂正正的嫡女身分。

  “嗯!很好,做得不错,爷重重有赏,江南织造的位置如何?”他要将人安插进去,绸缎的生意很好做。

  江成风一听,喜出望外,但刻意的掩住上扬的雀跃嘴角。“有三皇子的人在,怕是不好出手。”

  “你这老滑溜还装什么谦虚,爷说给就给,别给爷出纰漏,以后有得你大口肉吃。”带人无非是赏罚分明,该给的就给,不该给的谁也别伸手,他两眼明亮得很。

  “嘿嘿,四爷是主子,小的自然要谦卑。”做不成忠臣就做第一佞臣,把上位者吹捧得舒舒服服,才有好果子吃。

  “不过要等等,等爷那件事办成了再说。”玩了这么久,总该给自己一点点奖励。

  “您还没打算把那份名单上交给皇上?”听出他话意,一旁的傅清华蓦地一讶,惊呼出声,那是令三皇子声望下跌的有力罪证啊!

  夏侯祯意味深远的噙笑,一指点在颚下。

  不是不交,不过要等自己的私事办好,否则皇都一乱,谁都没心思来贺喜,破坏他的大喜日。

  “傅清华,我要你备好的聘礼送到定国公府了没,要是聘礼不够体面,我拎了你的脑袋当彩球,挂在花轿前头。”他不介意血染礼堂,红色喜庆嘛。

  傅清华一脸惊吓地摸摸颈项。“别别别……你交代的事哪敢马虎,大雁一对,玉麒麟一双,金锁一对,金镶玉项圈一对,八角赤金蝙蝠镜,碧玉瓞、琥珀碗、夜光爵、玉枕、头面,七彩百子千孙帐……”

  长长的聘单他念了好半天还不到一半,什么紫貂皮一卷,玄狐皮六张,水獭皮六张,银狐皮六张,狼皮六张,大毛黑灰鼠皮一卷,拂手、玉石、金马鞍等,不胜枚举。

  他念到口干喝了杯水,直到夏侯祯满意地一颔首,他才在黄金千两后头做终结,那时他已累得气喘吁吁了。

  “全抬过去了?”够他的小羽儿风光大嫁了。

  “一件不留。”四皇子府派了两百多名下人,花了一整天工夫才把聘礼抬进定国公府,府里、府外的人看得两眼都直了,瞠目结舌地忘了把掉了的下巴推回去。

  “江成风,把帖子拟好,一府一府送去,让大家沾沾爷的喜气。”他大婚不忘收礼,嘱咐要重礼,一头头的肥羊不宰了太可惜。

  “四爷放心,绝不负所托。”江成风拍拍胸脯保证。

  这厢正一团热络的筹办四皇子续弦的喜事,剪囍成双,闹烘烘地为迎进新主母而欢腾,红字贴满府,大红灯笼高高挂起,热热闹闹的忙得乐不可支。

  而在定国公府这一边,要做新嫁娘的宫徽羽可是一点也高兴不起来,还有点愁云惨雾的萧瑟,她回府是为了当个扬眉吐气的公侯千金,而不是嫁人。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迎来的不是父女团聚的欢喜,而是由她爹亲手交到她手中的赐婚圣旨,四四方方的御印盖在圣旨左下方,她的终身大事就此决定。

  宫徽羽没将圣旨看完,因为她已经完全傻眼了,没法相信这么荒谬的事也会发生在她身上,她何德何能蒙皇上青眼,给她搞了这出乌龙剧?

  而且四皇子是谁,她根本没见过。

  还是个继妃,那表示他之前娶过妻,但不幸香消玉殖了,鳏夫再娶就不用太挑剔了,随便指个公侯家的嫡女就算了事,反正皇家媳妇不算委屈,所以她该三叩首感谢皇恩浩荡?

  令人讶异的事一桩接着一桩,打得宫徽羽晕头转向,她还没从娘亲洗刷冤屈一事回过神,便匆匆忙忙地收拾行李返回定国公府,才刚喘口气一会,奉了父亲口谕的周总管又请她到正厅,她爹又丢来一颗震撼弹——

  许以四皇子为继妃,聘礼已至,择日完婚。

  这是她爹对她说的第一句话,她耳朵嗡嗡鸣叫,以下再说什么她也听不真切了。

  “羽儿,别担心,四皇子不会让你受委屈,你只要安心的备嫁就好,其余由娘来操心。”她的女儿长大了,出落得如同不染凡尘的天女,她还来不及疼惜就要嫁人了。

  相较于宫徽羽的落落寡欢,强颜欢笑,人逢喜事精神爽的宫夫人倒是红光满面,容光焕发,上扬的眉宇和嘴角有着止不住的笑,面色红润地仿佛年轻了好几岁。

  一扫之前的郁闷,心结也解了,丈夫抱歉的眼神让她忘了受过的苦,只记得曾经的美好,那放开的心胸像黑夜过后的第一道曙光,豁然开朗,旭日升起又是新的开始。

  她的喜、怒、哀、乐全系在丈夫身上,他轻轻地握住她的手不放,她眼中就只剩下丈夫一人。

  她甚至忘记要向女儿透露四皇子其实就是她们所认识的甄夏,他用的是假名,更何况女儿和四皇子走得近,她以为女儿早已知情甄夏便是夏侯祯,也就没必要多此一举告知,她当女儿眉宇间的轻愁与苦闷是舍不得离开爹娘,不想太早嫁作皇子妃。

  “是呀!女……女儿,四皇子的聘礼已抬进府里,满满地装满三个库房,由此可见他是看重你,真心要迎娶你为妻。”笑得不自在的定国公挠挠头,不敢直视女儿的眼睛。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