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红娘闯高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〇


  搜括油水、民脂民膏比谁都在行,把百姓剥三层皮也不手软,靠着他夏侯禕的势力,地方官员不敢插手管,由着他的手下无法无天的作威作福。

  而他们的确为他捞了不少好处,让他有源源不绝的银子成就千古大业,可是偷鸡摸狗容易,真要他们办一件正经事却难如登天,明明安排地妥妥当当的,却被这群混帐给搞砸,叫他如何不气恼。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金龙宝座人人想要,近在咫尺,只差一步就是他的,他为什么要因为这些废物,眼睁睁地看着其他皇子夺走他的尊荣?!

  越想越气的夏侯禕不是个能耐住性子的主儿,他提腿一踹,踢向底下跪着的领头人胸口,将他踹得往后一翻,口吐鲜血。

  倒了一个还不满意,为他办事的下属个个没逃过他的怒火,顿时间倒的倒,惨叫的惨叫,一群人面色发白地东倒西歪。

  “三爷,不是属下无能,我们确实照您的吩咐做了,但是有另一拨人忽然冲出,抢了咱们的货就走,属下们也不得不出面,和他们打了起来,接着四爷的人又一拥而上……”他不敢直言是他们这一方先动手的,只因咽不下一口气。

  “哼,以老四的身手不可能打得过你们,你们没有及时解决他就是你们的错,我不接受诿过推错,自个儿该受什么罚不用本皇子开口。”一群没用的东西!

  “三爷,属下可以用性命起誓,当时码头上一片混乱,十几艘货船同一时刻烧起来场面混乱不已,四爷也被对方给暗伤了。”

  他们又要抢货又要救火,折损不少人马,最后猛烈的大火扑灭不了,造成人货两失。

  “可有查出对方是谁?”四爪金龙绣在石青色衣袍下摆,金丝银线腾空而起,映照着夏侯禕狠厉阴沉的侧面,那眼中不可抑制的怒火何其鲜明。

  “属下们怀疑是二爷所为,他一直有意踩我们的点,多次将手伸向我们的粮仓,他背后有宰相公孙止,属下们不好应付。”其实他想说的是胜券不大。

  历经两朝的公孙止是朝野出了名的老狐狸,其心机不容小觑,他能在朝中权倾一时,靠的绝对不是一时运气,而是精于算计的缜密城府,近年甚至大收科举学子为门生来壮大势力。

  加上他是端妃之父,夏侯祈的外祖,透过这一层密不可分的血缘关系,他自是替夏侯祈精心谋划出策,如果上位者是夏侯祈,公孙一族岂不成为玉煌国第一家族,受尽无限尊荣。

  “哼!老二哪一天不想着谋夺该属于我的位置,一个失宠嫔妃所生的皇子也配和我较劲,他也不想想,父皇有多久没召见他了,想爬上那个高位他还不够资格。”要是老二能安分点,他登基后尚可饶其一命,不然……

  朝野官员促立太子,目前呼声最高的便是三皇子夏侯禕,他有最强而有力的支持者,君宠高过皇后的母妃佟贵妃,她的枕边风胜过文武百官的谏文,得以左右皇上心意。

  善于见风转舵的官员都是成精的老妖,他们懂得看风向,风往哪边吹就往哪边靠,一人奏请,百人呼诺,几乎一面倒的靠向他。

  若非皇上正值壮年,身体康健并无任何病痛,自诩还能在龙位上坐二十年,也许夏侯禕早已被立为太子,因为佟贵妃的受宠,连带着他也备受重视。

  难怪夏侯禕敢气焰高张,不把其他皇子放在眼里,因为他理所当然的认为自己是这片江山的主人,舍他其谁,谁与争辉,金銮宝殿上的位置是他的。“四爷那边要不要派人盯着?”他指的是四皇子府。

  根据玉煌国朝令,成年皇子一旦成了亲便辟府另居,从皇宫搬出,每年朝廷有一定定额供给皇子府的开销,另有财帛、土地的赏赐,直到皇上大行后另封王爵,返回封地为止。

  若是皇子争气点,懂得生财之道,商铺、米粮、航运……哪里不是聚宝盆,只要有商业头脑运用得宜,富可敌国并非难事,皇上乐见他们发展所长,唯一的要求是不得动摇国本。

  “不是说他受伤极重,目前下落不明,极有可能惨遭不幸?”死了一个皇子算什么,他少了一分阻力。

  夏侯禕没把四皇弟当是争位的对手,即便他近来一改过去的庸碌无能,但生母出身低贱的他难有作为,他一脚就能踩扁他。

  何况他明查暗访河南节度使段文义的贪渎案,误打误撞的敲下黄蜂窝,同时得罪诸位皇子,如今是死是活还不确定,但是以当时刀剑交击的凶险,八成凶多吉少。

  “据手下的回报,四爷的确被一剑刺向心窝,坠入江中,打捞多时仍不见踪影。”他亲眼目睹喷出的鲜红,以及四皇子往江面倒去的那幕。

  “人死了就算了,用不着费心,过两日本皇子上奏父皇,追封他一个谥号,设灵堂供众人祭拜。”如此老四也算走得风光了。

  “但是四爷知道我们不少事,手中还握有涉案名单和银钱往来密件,要是他大难不死……”他们就麻烦了。

  夏侯禕不耐烦的挥挥手。“把二皇子盯紧了,他才是我们的心头大患,老四的事不用理会,难道他还能从地府爬起来不成。”

  夏侯禕最大的缺点就是目中无人,自大又无自省能力,向来搞不懂真正的对手是谁,把自己摆在高位,看不起不如他的“下等人”。

  “是的,三爷,属下马上派人到二皇子处盯梢。”

  身着五品官服的官员一退下,一阵浓郁花香由内室飘出,头插赤金镶红宝石九珠连串凤钗,额前垂饰金凤展翅末坠,一身雍容华贵的美艳女子翩然而至,肤白胜雪,皓腕上挂着一粒粒大如鸽卵串起的东珠手链,明媚得光采夺目。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