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红娘闯高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八


  那段令人发霉的日子,即便宅到能睡上一整天的她也快抓狂了,没病硬闷出病来。

  当初能下床走动,还是她和富春磨了许久才应允,一见她香汗薄沁,富春又要她得马上回到床上躺着,形同废人。

  如此看来,这位姓甄的仁兄未免太神勇,他伤在离心脉约二寸的左肩,听说流了不少血,差点要伤重不治,不过这会儿瞧他又搬树苗又扛土的,哪有半点伤势惨重的样子。

  “墨隐,你家主子真的有受伤吗?我看他是吃了十全大补丸吧。”精力充沛到令人怀疑他吸食了提神的药物。

  “……流了不少血。”一身玄衣的墨隐乃两名护卫之一,另一人叫墨城,出自同一个门派——百年大族,飞羽门。

  宫徽羽灵慧,一听即知大有内情。“流了不少血的另一种涵义是伤势其实不重对吧?仅是见血不伤骨。”

  “……”他什么也没说,默然。

  此行下江南是奉了皇命,查河南节度使段文义贪渎一案,一个小小的五品官敢贪上百万的赈灾银,还将手伸向家有余裕的百姓们,他的上头肯定有人,来头还不小。

  此事不查则已,一查就有惊人发现,循线往下探,竟扯出一笔笔烂帐盘根错节,皇宫里的几位皇子亦牵涉其中。

  而他们伸手的,主要是盐。

  不管是官盐或私盐,家家户户不可或缺,获利颇丰,藉由漕运的南来北往,可赚取令人眼红的暴利。

  想要坐稳那个位置,人脉、兵权、银子缺一不可,银子用来收买人心更是不二法宝,只要财源不匮乏,何愁文武百官不低头,锦绣山河都可以用银子砸出来。夏侯祯这次受伤败在太轻敌,低估了对方的垂死挣扎,幸好伤口未伤及筋骨。

  “想套话何必舍近求远,摆张让我看得顺眼的笑脸,哥哥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原本在另一头的夏侯祯不知何时冒出来,打断他们的对话。

  还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咧,分明是挖好陷阱的笑面狐狸。宫徽羽鄙夷地一瞟。

  “你有多少财产?”一句话,钉死他。

  “……”夏侯祯眉头一拢,久久不言。

  “说不出来了吧!诚意呀因人而异,天底下有几个光明磊落、说到做到的大丈夫,你不用觉得自己食言,说大话的人到处都有,不差你一人。”

  刷地指腹一转,一柄红骨细钉的描金扇在指间滑转,金光一闪、一点,某人的额头吃了一记。“太多了,总要多点心思算一算,哪天你到哥哥府上盘算盘算,库房钥匙让你保管,算出个数字再报给我。”

  库房钥匙?!那不是……向来面瘫的墨隐、墨城变了脸色,主子爷云淡风轻的几句话令两人同时心有所悟地互视一眼,再看向一无所知的曼丽女子。

  原来如此呀!爷的心思果然藏得深。

  “你当我闲得慌呀!没事跑到你家当帐房,做替人数钱的过路财神。”数得再多也不会是她的,何苦来哉。

  夏侯祯目光一闪。“我不查帐,看你能在帐册上动多少手脚,拿得走就是你的。”

  她一听,先是水眸亮如星辰,熠熠生辉,可那流星般的光芒一闪而过,随之是烟火燃尽后的沮丧。“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的良心过不去。”

  “你不是君子,你是叼钱的小女子。”他笑了下,暗指她非君子,无须来知礼守法那套。

  看他扇子又要落下,宫徽羽机伶地护额。“要照顾这一庄子的老老小小,我的确很缺钱没错,不过嗟来之食难吞咽,会噎死人的。”

  她不太痛快地瞅了瞅令她食不下咽的男子,一股被欺压的火苗顿时熊熊燃起。“可当初我怎么看着你银票拿得非常爽快,一张也没落了。”就是这表情,隐忍怒气又不得不折腰的愤怒,太合他胃口了。

  “所以我现在身陷水深火热之中,遭到现世报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实在太像了,那模样和某个恶劣的奥客如出一辙,用钱砸得人挺不直腰,还得屈膝卖笑脸,博君一笑。

  眼前笑里藏刀的“甄夏”让宫徽羽想起穿越前那个讨厌的客人,相亲相了半年多没一个看中意的,不是在文件审核期被刷掉,便是只给人一次相看的机会,而且小气地只请一次咖啡,嫌吃饭太浪费时间,还要女方自行付费。

  每个对象他都能找出毛病来,有时资料查得比她还齐全,反过来取笑她不用心,不过素月姐最喜欢这种给钱给得超大方又挑三拣四的客人了,暗地里希望他一辈子找不到老婆。

  她真不晓得他干么不自己找个对象就好,还要花钱请人牵线。

  “甄夏”和那位夏先生可以结拜当兄弟了,他们的共同点是钱太多,拿来砸人毫不费力,并能从中得到变态、扭曲的乐趣。

  双子座的男人呀!聪颖又狡猾,机巧善变,才思敏捷,善交际,口才佳,性格如风,难以捉摸。

  为了把小神算的角色扮演得更入木三分,她把那几本不知怎么跟着穿过来的专业书背得滚瓜烂熟——没事就看书,不熟也难,随便就能倒背如流。

  不知那男人现在如何了,她最后的记忆停在他们在餐厅吃饭,接着就失火了……

  “这话说得真教人伤心,羽儿妹妹伤了哥哥的心,甄哥哥对你还不够好吗?”这年头好人难为,幸好他志在枭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