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红娘闯高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七


  “面对爹的心里已经没有你有那么困难吗?你不走出来,谁能拉你一把,你总以为有朝一日爹会接我们回府,你们能重回昔日的时光,但是……破镜难圆,纵使修补过也是有裂缝,你真能如愿以偿,毫无芥蒂?”

  那是骗人的,不可能没有怨恨,时间磨出的伤口要用时间去治愈,即便有那么一天-他们的路还长得很。

  宫夫人沉默不语,向来唯唯诺诺的女儿忽然变得言词犀利,她不知道该伤心丈夫的狠心绝情,还是惊讶女儿不再是个要糖吃的小丫头了。

  “咳!咳!别介意,你们母女俩继续闲话家常,当我不在。”夏侯祯以扇柄轻拄下颚,斜眸一睇。

  骤然想起有客在堂,宫夫人抱歉地拭拭泪,温婉的苦笑。“让你见笑了,妇道人家一时的失态。”

  “不必介怀,我母……亲亦是水做的,动不动就两眼泪汪汪,梨花带雨。”女人的通病,见怪不怪,只要不把眼泪往他身上抹,他都可忍受。

  身为皇家龙子,他的母亲自是后宫嫔妃,位阶虽不高,但总归是皇上的女人,称之母妃并不为过。

  “还让公子来安慰老身,实在惭愧……对了,羽儿,公子有伤在身,会在庄子住上一段时日,你要细心招待着,不可有一丝怠慢和不敬。”

  “咦!你受伤了?”仔细一瞧,她这才发现他的脸色略显苍白,唇色淡了些,银白锦衣换成了青色流云暗纹织锦长袍,左肩靠近胸口处微微沁出不太明显的暗红血丝。

  勾起唇,夏侯祯神色自若的浅笑。“小伤,要不了命,只不过得借个地方养养,没什么大碍。”

  “也对,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她小声地嘀咕着,庄子里多了一个他,她不太踏实,莫名有些不安。

  “咦?你说什么?”听得一清二楚的夏侯祯假意没听见她的自言自语,逗她逗上了瘾。

  很适合当墙头草的宫徽羽连忙收口,端起含蓄的笑颜。“我是说还不知道公子如何称呼,总不好无礼地胡喊一通。”

  “他是夏……”

  宫夫人正要开口点明夏侯祯皇子的身分,但是蓦然一沉的冷然眼神扫至,话到嘴边化成轻烟,散了。

  “我姓甄,单名一个夏。”越少人知道他,那些人找到他的机会越低,也能确保庄园内所有人的安危。

  “甄夏?”真吓?还假吓呢!什么怪名字。

  “你可以喊我一声甄哥哥,羽儿妹妹。”他眼波一送,顿然桃花朵朵开,魅惑至极。

  甄哥哥?羽儿妹妹?她的鸡皮疙顿时一粒粒立正站好。“甄公子,你打算住多久?”

  “看情况。”少则十天半个月,多则月余。

  “你看我们庄子里以女人居多,能挽袖干活的家丁少得可怜,平日自给自足所获不多,你要不要添补一些金银俗物,我们怕养不起你这贵人。”以他的挑剔,肯定不好侍候。

  “羽儿,你在干什么,你怎么可以……公子肯到我们庄子是我们的荣幸,岂可满口荒唐。”是她没教好女儿,让她学着那些乡野妇人一般出口粗鄙,她太羞愧了。

  “亲兄弟明算账,他吃我们住我们的,理所当然要意思意思一下,要不然他住得也不安心,你说是吧!甄公子。”做人要实际点,没有比白花花的银子更善解人意的东西了。

  饿死的是穷人,噎死的是富家翁,她们都苦哈哈地勒紧腰带过日子,为何不能发挥罗宾汉的精神,劫富济贫?

  “夫人别急着苛责令嫒,她话中倒有几分道理,不过……”夏侯祯笑得有几分阴谋的味道,深潭般的双阵闪动着燎原星火。“叫声甄哥哥来听听,叫得公子我舒坦,那一张张的银票就会生了双翅膀飞到你手上,如何?”

  “真的?”她水眸骤亮。

  “真的。”好个小财迷,见钱眼开的模样真逗人。

  “不反悔……”她不相信狐狸说的话。

  “爷儿不缺那百儿千两,逾时不候。”骨节分明的手掌往上一翻,身后的玄衣男子立刻送上厚厚一叠银票,他数着玩一会又展成扇状,无限风情地振风。

  缺钱缺得凶的宫徽羽见状,立即没骨气的捏着软嗓,娇喊一声令人发酥的……

  “甄哥哥。”

  “嗯!莺声燕语,清脆悦耳,多喊几声多数银。”逗她能换来心头的愉悦,何乐而不为。

  钱财是身外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留着何用,何不用来买快乐,他很久没发自内心的大笑。

  “甄哥哥。”一张银票。

  “甄哥哥。”又一张银票。

  “甄哥哥。”再来一张票。

  “甄哥哥。”还是银票一张。

  “甄哥哥。”银票……银票数到手软啦!

  宫徽羽笑到嘴都阖不拢,一时没忍住,说了句令夏侯祯黑瞳一锐的话。

  “看情形应该是双子座,真好哄,顺着毛摸就妥当,管他是双面人还是双重个性,不死守原则就对。”

  双子座……他吗?

  夏侯祯微眯眸心,唇畔残留高深莫测的笑弧。

  受伤的人该做什么?

  以宫徽羽过来人的经验来说,无非是一天十二时辰不离床半步,除了出恭外,就是待在温暖的窝了,吃、喝、睡都在上头,从早到晚喝四次苦到要人命的汤药,然后和服侍的丫头们大眼瞪小眼,数数看谁的睫毛比较多。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