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寄秋 > 红娘闯高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六


  深幽如墨的黑瞳一转,似笑非笑地染上几许轻佻。“我与姑娘是初次相见,莫非是认错人了。”

  “你……”咬了咬下唇,她忍住脱口而出的质问。“是我看错了,以为是送猪肉到庄子上的王二麻子,他一脸麻子,穿上了衣服倒也人模人样,风度翩翩。”

  他认不出她?

  宫徽羽可没这么傻,从他嘲弄的眼神中分明在取笑她故作端庄,他还没揭穿她女扮男装她便自露马脚,定力太差,伪装的功力太生嫩,想骗人还差得远。

  “我这模样像麻子脸吗?人言美目盼兮,真是可惜了,姑娘有眼无珠枉长了一双美目。”暗讽他?她太嫩了,不是对手,不过她方才乍然一惊的神色倒是取悦了他,平添几许趣味。

  “撒上一把芝麻也是麻子脸,长得太好看的人会遭天妒,不如你在脸上划两刀,当个气拔山河的刀疤男……”面容出色的男人都是少心少肺的缺德鬼,正如她认识的某男。

  看着眼前美得像画中人儿的男子,宫徽羽不自觉地想到相亲无数次,但无一次成功的夏某人,他们两人在某方面非常像,都有让人恨得牙痒痒又讨人厌的毒舌性。

  “娘……”居然对她这么凶。

  “嗯——还要我说第二遍?”横眉一瞟,气势凛然。

  “是,娘。”迫于无奈,她笨拙地行了个礼。“羽儿年幼,不知分寸,望贵客海涵,不怪罪羽儿一时出言不当。”

  该死的男尊女卑,去他的繁文褥节,她不过说两句实在话提醒他生得好容貌的祸害,为什么得低头认错。

  很不服气的宫徽羽背着娘亲在身后握起小粉拳,做出捶打的小动作,让人瞧了暗笑不已。

  “公子,小女有不是之处,老身代为致歉。”宫夫人言语客套。“无妨,令千金活泼可爱,不失赤子之心。”他拐着弯取笑她稚气,愚不可及的天真。

  看着女儿无邪的面庞,她微微叹了一口气,“她自幼无人管束,也没人教她礼仪规矩,我虽有心却使不上劲,累得她糊里糊涂也不懂人情世故,见的世面也少。”

  “夫人别妄自菲薄了,在我看来已经是可取的,若我在夫人的处境,恐怕更难以自处吧,还要独自带大幼女,夫人难为了。”一个女人若在失去夫家的庇护下还拖上稚女,想要生存下去着实不易。

  但是若为了无情无义的丈夫而黯然神伤,以养病为由弃女儿不顾,那她这个娘亲就做得太失职了。

  目光幽然一闪的夏侯祯看向面露郁色的宫夫人,她眉头纠结的细纹绝非一朝一夕造成的,试问一名长期浸淫在自己忧伤中的母亲,甚至因此积郁成疾,她还有余力分给需要她照顾的女儿吗?

  不过这是人家的家务事,他一个外来过客管不着,只是小丫头“憎恶”的眼神引起他的兴趣,让他不免多瞧一眼。

  听到有人同情她的遭遇,宫夫人鼻头一酸。“再艰难也要过日子,我只盼着女儿能寻门好亲事,日后有个能依靠的良人,我的心愿也了了,再无所求。”

  真无所求?是自欺欺人吧!她眼中还有对定国公的忿忿和怨怼,以及不甘心受到的屈辱,其实她还想要回到元配的位置,堂而皇之的回定国公府。夏侯祯看穿她的口不对心,嘴角噙笑,不做评论,女人最终的依赖还是男人。

  “娘,女儿不嫁,我才十六岁,寻什么良人,你不怕我所嫁非人,良人变狼人,狼心狗肺的把我折磨至死?”她实在没法相信这年代的婚姻制度,一夫多妻她哪受得了。

  她是懒,而不是傻,要和一群女人共同一个男人,她怎么想都觉得恶心,就像浑身长了虫子似的,与其如此,她宁可让出所谓的夫君,也不愿成为他其中之一的女人。

  宫夫人微怒的一斥。“说什么浑话,哪有女人不当嫁的道理,娘为你找的夫婿绝对是最好的,他不敢对你有二心,否则娘就算死了变成恶鬼也会找上他。”

  什么恶鬼,这才是气话吧!“娘,我没嫁妆。”

  即使她想嫁,人家也不见得肯娶啊。

  “羽儿,这点你不用忧心,会有人拿出来。”她嫁女儿岂可寒酸,非十里红妆不可。

  宫徽羽很不想戳破娘亲的妄想,不过她是孝顺的女儿,不能让她一直活在自我欺骗的虚幻中。“娘,如果你指的是我亲爹,你还是别指望太多,若他还记得有我这个女儿,他不会连着十年不闻不问,也不在乎我过得好不好。”

  “不是这样的,羽儿,他只是误会了……他会想起你的,你不能胡思乱想……”她想解释却词穷。

  她知道,丈夫的所做所为出自他不肯承认的嫉妒,只会打仗的他以为她真正喜欢的是胸有点墨的文人,对诗词歌赋的喜爱更胜于与他的感情,毕竟当年她是以诗画闻名的江南才女,上门提亲者多为文人雅士。

  而她高中榜眼的表哥更是公认的第一才子,也曾登门求娶,可是在皇上的御笔赐婚下,她和表哥正在议中的婚事便硬生生夭折,没多久她便嫁予受封为定国公的丈夫。

  “娘,天大的误会禁不起岁月的拖磨,为什么你还认为爹的心中有你,一个男人若把你放在心里,他不会让你受任何委屈,即使九十九个人说你不好,他也是唯一觉得只有你最好。”真正的爱不是把人丢开不管。

  “羽儿……”宫夫人眼眶蓄满泪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